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对不起,我来晚了
    反正,叶西见原本就是他的未婚妻。

    他一定会对叶西见负责,一定会的。

    而且他妈这两天在家里也说过,要早些把叶西见跟他的事情,办了。

    他会对叶西见负责的。

    顾恒言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这个药对于男人来说,药性更烈,一上脑就一发不可收拾。

    叶西见朦朦胧胧间,感觉到,有一只手伸过来,解她身上的衣服,一个个炙热的吻落在了她的肩背上。

    她是趴着的。

    她知道自己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跟其它男人发生关系,不然事情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咬着牙,强撑着睁开了眼睛,看到睡到他身边的顾恒言。

    “不行!”她浑身一个激灵,稍稍清醒了一点,伸手去推顾恒言。

    然而她即便是费尽力气去推他,在发了性的顾恒言看来,她的力气也不过是绵软无力的,连掰开他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西见,对不起!”他在叶西见耳边,痛苦地向她道歉。

    “对不起,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不要害怕。”

    叶西见害怕的就是顾恒言会对她负责!

    她还没开口说话,就被他突如其来的蛮力,翻了个身。

    他将手探了下去,触到了她牛仔裤的纽扣。

    叶西见半睁着眼睛,死死瞪着在她上面的顾恒言。

    她和蓝傲琛之间,怕是要完了,倘若顾恒言真的睡了她。

    她隐约有种预感,后面会发生什么。

    “对不起!”顾恒言猩红的眼中,满是痛苦,死死皱着眉头,和她对视着。

    但是身体的需求,远远胜过他的理智,打败了他。

    他伸手,轻轻摸了下叶西见的脸,低头,朝她的脸吻了过来。

    然后,一点点地,他的唇,朝她的眉眼,朝她的耳朵,朝她的脖颈,密密麻麻压了过来,力道越来越粗暴。

    沾上了女人,这个药的药性,就更加难以控制。

    叶西见一动不动,怔怔地,看着顶上的天花板,眼泪无声地从眼角滑落下来。

    她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无用。

    但是现在痛恨,又有什么用?

    世上没有后悔药。

    就在顾恒言,快要吻上叶西见的唇的同时,楼下忽然传来了警车的声音,声音刺耳到要刺穿耳膜。

    而且不是一辆,是很多警笛夹在一起的声响。

    顾恒言的意识,稍稍清醒了些,松开了叶西见,回头望向窗外。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个强猛的力道,撞上了他们房门。

    一次比一次重。

    顾恒言和叶西见皆是一惊。

    顾恒言刚回头去看,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撞开了,几道人影迅速冲了进来,每个人身上都是背着枪,齐刷刷地对准了床上的两人

    。

    蓝傲琛冲进来,第一眼就看到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人。

    他愤怒到几乎要丧失理智,怒吼了一声,径直将顾恒言掀翻到了一旁,反手一拳,狠狠击中了顾恒言的太阳穴。

    顾恒言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蓝傲琛抓住了顾恒言的衣领,将他又从床上拖了起来,一拳一拳,往顾恒言身上砸了下去。

    一旁的警察见情况不对,几个人上前,伸手拦住了蓝傲琛,“蓝少!现在是什么情况都不清楚!清醒一些!”

    蓝傲琛低头间,对上了一旁叶西见的目光。

    她无声地躺在那儿,脸上满是眼泪,静静地望着他。

    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扯得不堪入目,头上也有血迹。

    只这一眼,蓝傲琛的心便狠狠一跳。

    “都滚出去!!!”他沉默了几秒,一下便掀翻了两个拦他的警员。

    房里的其他人,都不敢再做声了,飞快地扛走了被打得已经不省人事的顾恒言,退了出去。

    蓝傲琛死死捏着拳头,骨头吱嘎作响。

    强忍住心里要杀人的强烈**,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反手罩在了叶西见身上。

    “我来晚了,对不起……”他俯身,轻轻抱住了叶西见,在她耳边低声道。

    叶西见脸上冰冷的眼泪,沾湿了他的鬓角。

    他闭了闭眼,咬着牙,又朝她轻声道,“哥带你回家。”

    叶西见已经没有力气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蓝傲琛来了就好了。

    还好,他来了……

    蓝傲琛用他的衣服,将叶西见浑身包得密不透风,连带着脸也包住了。

    抱着她下去时,门口的警员正在问报案的邻居一些问题。

    叶西见透过衣服的缝隙,隐约看到有一对夫妻样子的人站在外面,和警员攀谈着。

    她隐约听到他们说了几句:“……我太太正好在花园里浇花啊,就听到有女人叫了好几声救命啊,然后就跟我说了,喊我报警…

    …”

    “……是啊,就感觉最近这个房子有点儿不正常,我们作为邻居也怕的啊!”

    叶西见听他们说了两句,就被抱进了车里。

    她的脑子,又开始一阵阵地发晕,意识开始不清楚了。

    身上也好难受,难受死了……

    她闻着蓝傲琛身上熟悉的,令人心安的沉香味,下意识地,往他那儿,靠得更紧。

    好想要蓝傲琛亲亲她,想要蓝傲琛碰她,想要到,快要疯了。

    刚才顾恒言碰她的某一瞬间,她以为亲她的人,是蓝傲琛,差点儿就沦陷了。

    蓝傲琛只觉得怀里的叶西见,触手滚烫。

    车上再没有旁人,他掀开叶西见的衣服,探手进去摸了几下,这才意识到,叶西见也被下了药。

    而且是药性很猛烈的那种。

    他只不过是碰了她两下,叶西见便开始喘气,迫切到忍受不住的样子。

    他皱紧眉头,斟酌了几秒,打开驾驶座和后座之间的一扇小窗,沉声吩咐,“找一处没人的地方停下。”

    ……

    车子在郊外一处人迹罕见的山脚,从下午一直停到了晚上。

    蓝傲琛不下车,远处的保镖也不敢回车上,站在路口,连头也不敢回地守在远处。

    时间越长,他们心里也就越慌。

    这证明向叶西见下手的人下手很重,事情越严重,蓝傲琛越生气,他们的处罚相应的,也会更重。

    尤其是没有跟来受了枪伤的乔许,因为叶西见是在乔许值班的时候,被绑架的。

    乔许平常,和他们底下的人处的挺好的,他们也不禁为乔许暗暗捏着把冷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