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我以后会乖
    叶西见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军区了。

    她还是不舒服,醒来的一瞬间,精神瞬间就亢奋起来,没有丝毫疲惫的感觉。

    但是她浑身都好痛,身体相当疲惫。

    她知道,这可能是那个药的后遗症。

    在床上缓了几秒,撑着坐了起来。

    蓝傲琛正在对面的办公桌旁坐着,似乎正在处理什么事情。

    他察觉到叶西见的动静,合上手提电脑,朝叶西见看了过来。

    见她醒来,眼神看起来也比之前清醒多了,这才松了口气。

    起身,朝她走了过来。

    坐在了床沿边,用额头,试探了一下她额头的温度。

    热度已经退下去了不少,比先前好多了。

    叶西见的记忆,还停在最后蓝傲琛撞门进来救了她那时候,后面的,几乎一片空白。

    她怔怔地看着蓝傲琛,半晌,朝他问,“我睡了多久了啊?”

    “三个小时。”蓝傲琛轻声回道。

    但是她亢奋了两天,这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

    “才三个小时……”叶西见努力回想了下,还是想不出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蓝傲琛见她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之前的事情,将她搂入了怀里,心疼道,“别想了,我陪你再睡会儿。”

    叶西见顺从地点了点头。

    蓝傲琛合衣陪她躺下,叶西见闭着眼睛,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窝在他怀里,许久许久,忽然开口问他道,“琛哥,我还干净么?”

    在顾恒言进了房间以后发生的事情,她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了,只是记得自己一遍遍地让顾恒言不要靠近自己,顾恒言后来还是

    碰了她。

    到底碰到什么程度,她真的记不清楚了。

    脑子里的记忆,就像是被人按下了清理键。

    蓝傲琛搂着她的那只手,不由得稍稍紧了些。

    “我进去的时候,你裤子还穿得很好。”纵使心里愤怒,却还是,用尽量不在意的语气,轻声朝她回道。

    “哦……”叶西见轻轻松了口气。

    那就好,她还以为,顾恒言已经和她发生了关系。

    倘若是那样,她这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

    蓝傲琛知道她心里难受,只是在压抑着自己不要表现出来。

    沉默了几秒,低头,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朝她轻声道,“蜜宝,即便真的发生过什么,你在我心里,也是最干净的。”

    叶西见原本还在忍着。

    听到他这句话,猝不及防的,鼻子微微一酸,情绪便控制不住了。

    她扭头,将自己的脸,埋进了蓝傲琛怀里,伸手,轻轻搂住了他的腰。

    “我以后会乖。”她朝他,很小声地说了一句。

    蓝傲琛察觉到了衬衫上的湿意,轻轻摸着她的小脑袋,咬紧了牙,没再说一个字。

    叶西见哭得累了,才觉得有了些许的困意。

    睡下时,一只手还搭在蓝傲琛的身上,搂着他。

    她害怕,自己睡醒过来时,发现蓝傲琛没有来救她,一切只是她自己的幻想而已。

    她真的害怕。

    这辈子从未这么害怕过。

    蓝傲琛陪她半躺下了,一只手枕在她的小脑袋底下,一直没有抽开。

    临近中午时,房门外传来了两声轻轻的敲门声。

    一个保镖在门口轻声道,“爷,下雨了,乔许还在外面跪着呢,他身上还有伤……”

    蓝傲琛望向门口,一双深沉的眸中,充满了冷意。

    他早就提醒过乔许。

    “还有,顾恒言已经醒了,在医院说,有些话想当面对爷说。”

    现在顾恒言的话,是最有可信度的,蓝傲琛一直在等,等顾恒言清醒过来。

    虽然,他只要一想到顾恒言,就想杀了他废了他!

    他垂眸,望向怀里已经睡着了的叶西见。

    斟酌了下,小心翼翼抬起她的脑袋,将已经发麻的手肘,从她脑袋底下抽了出来。

    随后,尽量放轻了手脚,开门走了出去。

    出门时,又朝叶西见看了一眼,才关上了房门。

    他走出大门,经过花园的时候,看到乔许跪在鹅卵石路上,跪得笔直,脸色苍白,被雨淋得浑身都湿透了。

    他看到蓝傲琛出来,立刻朝蓝傲琛低声道,“爷,您罚我吧!”

    蓝傲琛走到他跟前,微微低头,看着他,和他对视了两眼,随即面无表情地收回了目光,朝外面走去。

    乔许知道,蓝傲琛心里在怪他。

    有的时候,沉默才是最可怕的。

    他已经失去了蓝傲琛对他的信任,这才是最可怕的。

    蓝傲琛已经有三天,没跟他说过任何一句话。

    他知道蓝傲琛有多心疼叶西见,他把叶西见带回来了之后,两天多了,叶西见直到几个小时前,才安稳地睡了一觉。

    足足两天多,她都像疯了一样,时而安静,时而大吵大闹,安静的时候,也是坐在那儿自言自语,连蓝傲琛都认不出。

    蓝傲琛好不容易将她哄睡了,没一会儿,她又会惊醒过来,继续发疯。

    幸好,只是一时的药性。

    乔许看着,只觉得心惊肉跳,一阵阵的后怕,他不知道,要怎么弥补这次的过错。

    倘若叶西见真的出了大事,他哪怕死一百次都不够弥补的!

    是他没用。

    蓝傲琛虽然没有罚他,但是冷漠才是最伤人的。

    他转身,看着蓝傲琛的背影,消失在雨幕之中,忍不住叹了口气,继续在鹅卵石路上跪着。

    几分钟后,他忽然察觉到,背后有人撑了把伞,在他头顶上。

    他以为是蓝傲琛回来了,猛地回头,朝身后望去。

    抬头,却看到了蓝染的脸。

    两人对视了一眼,乔许眼里的欣喜,便瞬间黯淡了下去。

    又默不作声地回过头,继续跪着。

    “又不是你的错。”蓝染走到他面前,蹲了下去,朝他心疼地小声道,“你傻了吗?”

    她看到他的左肩,有血渗了出来,血迹落在鹅卵石路上,被雨淋成了粉红色。

    乔许继续保持着沉默,微微垂着双眸,没有理她。

    蓝染看着乔许这个样子,又是心疼,又是自责。

    忍不住撇着嘴角,哭了起来,“是我的错,总行了吧?是我那天不该缠着你给你电话!你跟大哥说啊,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