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我真的知道错了!
    乔许确实是故意没有在蓝傲琛面前,提及蓝染的只言片语。

    那天他刚赶到军区医院,拿着蓝正坤开的单子,取出了手臂里的子弹,便接到底下弟兄打来的电话,是蓝傲琛半小时前已经落

    地了,直接去了蓝家。

    蓝傲琛落地没有给他打电话,很显然是怀疑他和蓝染两人。

    这件事,他没有参与在内,但是蓝染很有可能参与了。

    他心里很清楚,倘若被蓝傲琛知道蓝染参与在内,蓝染就真的完了。

    他宁愿自己一个人担着责任,也不会在蓝傲琛面前提起蓝染任何一句。

    她若是能长大一些就好了。

    若是,以后不再那么任性,他帮她扛着,也是值得的。

    “乔许!”蓝染见自己说了一大堆话,乔许也不为所动,甚至没抬头看她一眼,哭得更是凶。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她丢掉伞,伸手抱住了乔许,“对不起,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她听说乔许在外面跪了一天了。

    外面又下起了大雨,他还身受重伤。

    她越想越是心疼,即便乔许才伤害过她,她还是不忍心,于是就过来找他了。

    “松开,你回去吧。”乔许动都没动,没有回应她,只是在她耳边,低声道。

    “我不走!等哥回来之后,我会跟他说清楚的!”蓝染死死抱住了他,倔强地回道。

    乔许沉默了几秒,低声反问道,“你想过后果么?”

    蓝染知道,蓝傲琛一定会把一部分怒气,发泄在她身上。

    但是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做错了事情,就该担着。

    乔许误会了她,却没有把她缠着他的事情跟蓝傲琛说,其实是在保护她。

    她懂了,全都懂了。

    但是她没有做的事情,也不该让乔许帮她担着!

    她听说叶西见被下了那种药,同样作为一个女人,她知道那有多可怕,也能理解蓝傲琛,没有保护好自己的老婆,是什么样的

    心情。

    她现在全都懂了。

    就一夜之间,全都明白了。

    乔许暗暗叹了口气,伸手,用不容反抗的力气,推开了抱着他的蓝染。

    “你走吧,别在这儿碍眼。”他用冷漠的眼神看着她,沉声道。

    蓝染险些被乔许推了一跟斗,却还是固执地赖在他面前,没有走。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你是想保护我,你别装了!”她大声朝乔许道。

    一边用力抹了把脸上雨水和眼泪,继续朝他吼道,“我以后再也不跟叶西见抢大哥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以后一定老老实实的

    !你别再推开我了好不好?”

    “这件事也有一部分我的错!要不是我缠着你,你那天就不会分神,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就算后果会很严重,我也要

    跟你一起担着!”

    乔许静静地看着她,看着她说完了这些话。

    他一句话都没说。

    两人面对面地跪着。

    好半晌,蓝染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哭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一边抽抽搭搭地向他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发誓我以后都不会了!但是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没有,这件事肯

    定不是我做的!”

    乔许怔怔地望着她,依旧是没有说话。

    他察觉到,门口有个人,正在看着他。

    他抬头望去,叶西见披着件外套走,站在门口,扶着门框,正看着他和蓝染两人。

    刚才乔许和蓝染的争吵,蓝染说的那些话,叶西见都听到了。

    叶西见睡到一半,身边空了,立刻惊醒了过来。

    于是便下楼找蓝傲琛,正好,听到了蓝染对乔许说的那些话。

    其实她也知道,蓝染就是妒恨她,即便之前她使了那么多坏,可没有一次是敢真正伤害她的。

    就那一次最狠的,让蓝创他们打了她。

    可蓝创打了她几下,蓝染便开口求情,让蓝创他们不要再打了。

    蓝染胆子很小,心也没有那么坏,所以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件事是蓝染做的。

    压根没有怀疑到她头上。

    她隔着远远的距离,和乔许对视了几眼,没说什么,又转身进了屋里。

    那是乔许的事情,她不会管。

    或许乔许这样做,也有他的用意在里头吧。

    那天出事之前,乔许还在跟她说,觉得蓝染还没长大。

    希望蓝染这一次,真的能吸取教训,不要总是再针对她,让蓝傲琛左右为难了。

    乔许看着叶西见进了屋里,又垂眸,望向跟前的蓝染。

    ……

    蓝傲琛赶到顾恒言的病房门口时,医生正在给顾恒言头上的伤换药。

    他被蓝傲琛打得左耳出血,轻微脑震荡,此刻只是清醒了过来,还躺在床上几乎不能动弹。

    因为顾恒言只是嫌疑人,并不能确定那天那件事就是他做的,所以顾家先花钱把他从警署保释了出来。

    蓝傲琛怎么可能放过他?

    直接将他转到了军区医院,进行医治看管。

    蓝傲琛走到病床对面的沙发前,坐下了,望着床上的顾恒言。

    医生见蓝傲琛来了,随即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给顾恒言换好了药。

    几分钟后,病房里就只剩下了蓝傲琛和顾恒言两人。

    “西见的情况还好么?”顾恒言朝蓝傲琛看了两眼,先开口轻声问道,打破了室内的沉默。

    “你觉得呢?”蓝傲琛冷冷反问道。

    “她当时的情况,好像比我严重些。”顾恒言叹了口气,回道,“估计还没清醒过来吧。”

    蓝傲琛此刻能平静地坐在这儿,和顾恒言进行对话,已经是奇迹了。

    而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顾恒言还能面不改色地,提起叶西见,这对他,无疑是一种挑衅。

    他双眸微微眯了下,轻声回道,“你敢再提她一个字,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死?”

    “信。”顾恒言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

    “你前天要是下手再重一点,我现在已经躺在太平间了。”

    顾恒言是个聪明人,也很清楚自己跟蓝傲琛之间的差距在哪,蓝傲琛想杀他,不过就是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但是,我现在是以一个男人的立场,在跟你说话,你是西见的哥哥,是她的家长,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先抛到一旁不

    说。”

    “我既然碰了西见,就一定会对她负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