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继续求情,罪加一等
    意料之中。

    当蓝傲琛听到,对方是空号的时候,就明白,从这个号码里,查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除非从顾恒言这小子嘴里,撬出一些东西来。

    “所以我劝你,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要轻易去动顾恒言,他是最有价值的证人!”蓝正坤朝他低声道。

    蓝傲琛倒不这么认为。

    这小子,骨头硬得很,且自尊心非常强。

    他斟酌了下,面无表情回道,“这两天,随便寻个由头,直接把他关进军区监狱,给他点甜头尝尝。”

    蓝正坤平常做事也是这种风格,蓝傲琛这样说,他倒是没有反对。

    父子两人一起往外走的同时,蓝傲琛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轻声问,“苏语最近跟你联系过么?”

    乔许提醒了之后,蓝正坤当然去查了。

    他知道,苏语是能做得出这种心狠手辣的事情的女人,所以也怀疑是她做的。

    “她这几天在外地,参加一个设计展览,事情发生的时候,她正作为代表在台上讲话。”他低声回道。

    但是很可惜,苏语完全没有作案的时间。

    ……

    蓝傲琛回去的时候,听说叶西见醒过来一次,喝下了一碗安神汤之后,又睡着了,这才放了心。

    走到院子里,看到乔许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跪着。

    是蓝染。

    “哥……”蓝染听到蓝傲琛回来的动静,随即回头,朝他跪行着过来,伸手轻轻扯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

    蓝傲琛朝乔许看了眼,又垂眸望向蓝染,没说话。

    “哥,我知道错了,事情发生那天,是我生日,所以我就一直缠着乔许,给他打电话要他陪我……”

    蓝染顶着蓝傲琛的目光,越说,声音越小。

    解释到后来,停住了,抿着唇,不敢作声了。

    蓝傲琛的眼神好可怕,像是能把她吃下去一般。

    “哥你别这样,我害怕。”好半天,又小声从口中憋出了一句。

    “你知道害怕?你知道错?”蓝傲琛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轻嗤了声。

    “真的!”蓝染竖起三根指头对天发誓,“我发誓,我刚刚说的话,没有一个字是在胡说!”

    “而且后来我还帮你们找西见呢!我找遍了所有我能联系到的关系,我那天一直都在想办法,真的!不信你可以看我的手机,问

    我爸妈!”

    蓝傲琛轻轻扫开了蓝染拉着他的手,像是什么脏东西似的,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屋里走去。

    “哥!”蓝染的语调带着哭音,又叫了蓝傲琛一声。

    关门之前,从里面飘出来一句冷漠的话:“继续跪着吧。”

    听到这句话,蓝染倒是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没有更重的惩罚,就已经很好了!

    而且现在事情都还没查清楚,一定会有转机的,蓝傲琛一定会原谅他们的!

    她回头,看了眼乔许。

    倒是乔许,唇色惨白,微微低着头跪在那儿,一声不吭。

    从她跪在乔许身边,等着蓝傲琛回来开始,乔许就一个字都没说过了。

    蓝染知道,之前是她错了,她做错了很多事,让他们轻易原谅,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她不敢有脾气,不敢有怨言。

    只要乔许能原谅她,只要他愿意理她,就好了。

    蓝傲琛进了屋里,换了件衣服,回了房间。

    进去的时候,叶西见果然在床上躺着,正睡着。

    他放轻脚步,走到了床边。

    叶西见睡得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有人正在看着自己,于是睁开眼来,看了一眼。

    看到蓝傲琛已经回来了,哑着声音,小声叫了蓝傲琛一声:“哥,你回来了啊……”

    “嗯。”蓝傲琛柔声回道,坐在了叶西见身边,伸手搂住了她。

    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一边问,“我听说你吃不下东西,是么?”

    叶西见点了点头,回道,“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恶心想吐,一点儿都吃不下去,有点儿难受。”

    叶西见从回来那天起,就没怎么吃过东西,除了喝水,几乎就没怎么进食。

    不过三天左右的时间,看着又瘦了些。

    瘦得让蓝傲琛心疼。

    他以为她精神状态稳定了,进食情况会好一些,没想到还是跟之前一样。

    他想了下,轻声回道,“你前两天情况不稳定,所以没带你去医院仔细检查,等明天,我带你去医院做个血常规,再做个ct,

    看看是什么问题。”

    “好。”叶西见窝在他怀里,乖巧地点了点头。

    她停顿了几秒,忽然又朝他轻声开口问道,“乔许和蓝染在外面跪着,你知道的吧?”

    蓝傲琛听她提起这事,垂眸看向她,没吭声。

    叶西见见他不说话,想了想,小声道,“乔许好像都跪了一天多了,他为了我受了那么重的伤,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呀,还有

    蓝染……”

    “继续求情,罪加一等。”蓝傲琛不等她说完,径直打断了她的话。

    叶西见愣了下,松开了环住蓝傲琛的手,撑着坐了起来,静静望向蓝傲琛。

    两人对视良久。

    终究是蓝傲琛心软了,先开了口,皱着眉头,低声回道,“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怎么知道,蓝染没有参与在其中?”

    “所以,你不必为他们求情。”

    他是打算,等事情有了重要眉目再说。

    在没有查清楚之前,谁都有可能是共犯。

    他绝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参与在其中的人。

    他说完上面那句,随即岔开了话题,道,“不吃东西总是不行的,你先躺着休息会儿,我去给你下一碗鱼香茄子浇头的细面。”

    叶西见最喜欢吃的素菜,就是鱼香茄子。

    两人在一起做饭时,蓝傲琛见过她是怎么做的。

    看着也不是很难。

    蓝傲琛也不是全然不会做饭。

    叶西见将到嘴边的话,全都咽了下去。

    半晌,轻轻点头,只回了一个,“好。”

    蓝傲琛松开了她,将被子又往上稍稍扯了下,替她盖好了,便去楼下厨房,给她做面。

    已经十点多了,家里的阿姨已经睡下了。

    蓝傲琛谁都没有惊扰,自己打开了厨房的灯,在后面小菜园里,扯了两根茄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