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好喜欢,好喜欢
    十点多,快要到军区熄灯的时间了。

    蓝傲琛扯了茄子回来,细细削了皮。

    拿惯了枪的手,削起皮来,倒不是十分顺手,削得厚一条薄一条的。

    他又将茄子切成了细长条的形状,也是切得大一块小一块的。

    这些菜在叶西见的手底下,挺听话,到了他手上,却是难伺候得很。

    他用油爆炒了几下,便加了水加了醋和酱油之类的,放进炖锅里闷上了。

    闻着虽然香,但是好像和叶西见做的相比,差了一点点味道。

    他也不知道是差了什么,想了一阵,先把锅里的水煮沸,下了细面再说。

    下了面,也是觉得差了点儿什么,叶西见下的面,都跟他下的面不一样。

    他掀开锅盖,一阵热气迎面扑来。

    他怔怔地看着锅里,热气熏得他眼眶有点儿发酸。

    好在,她还在。

    即便他现在做得还不够好,她还能在身边,教他,要怎么改进。

    直到此刻,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他一个人站在厨房里,听着外面沙沙的雨声,那种后怕感,才一阵阵地朝他袭来。

    他无法想象,倘若没有了叶西见,他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背后的厨房移门,忽然传来了细小的声音。

    他回头看了眼,叶西见裹着他的羽绒服从外面走了进来。

    走到他身后,探着小脑袋,朝锅里看了眼,笑眯眯道,“你好笨,汤面里不加一点儿鲜酱油,怎么提味?”

    只是闻了下炖锅里的香味,又默不作声地,从旁边窗台上,拿了一头蒜,蹲在了垃圾桶边上,仔仔细细剥了起来。

    白生生的蒜,宛如叶西见的手指一样,白嫩。

    蓝傲琛转身走到叶西见身后,伸手,从后面,将她用力搂入了怀里。

    叶西见剥蒜的动作,顿住了。

    两人保持着这个动作,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之前,叶西见都不知道蓝傲琛是怎样的心情,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

    现在她好像明白了。

    有的时候,人在某方面的长大,可能就是在一瞬间。

    蓝傲琛的胸膛贴着她的后背,她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心跳。

    他扣在她腰间的指,用力嵌在她肉里,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揉进他的体内。

    她相信他,即便她真的不干净了,他只会用更大的力气抱住她,说他不在意,说在他眼里,她就是最干净的。

    “你怪我么?”许久,直到锅里的茄子烧得都快扑出来了,蓝傲琛才在她身后,轻声问她。

    “不怪你。”叶西见想也不想地回道。

    喜欢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既然她做好了准备回应他的喜欢,那无论受到怎样的伤害,她都不会后悔,也不会责怪他,是他间接给她带来的伤害。

    她早就想过,倘若跟蓝傲琛在一起,以后必然是艰难的。

    他们两人,先前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情,都走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次。

    即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的心意,也没有动摇。

    她就是喜欢他。

    即便他们之间,隔着地缝般的沟壑,她也有信心,将它填平。

    好喜欢,好喜欢蓝傲琛,喜欢到,任何人都无法替代他在她心上的位置。

    蓝傲琛听着叶西见毫不迟疑的回答,心里的愧疚,更是排山倒海而来。

    他轻声叹了口气,脸埋在她的后颈间,轻声向她道歉,“对不起,没有保护好你。”

    “没关系的。”叶西见笑了笑,小声回道。

    除了没关系,她没有别的回答,也没有别的想法。

    说完这句话,她便轻轻扯开了蓝傲琛的手,走到了煤气灶边上,将蒜拍碎了,放进了炖锅里。

    又加了一点儿水里面,改成小火慢炖。

    不过半分钟左右,香味就对了。

    “所以琛哥,你看,鱼香茄子,离不开这一点儿蒜瓣的调味。”她转身,笑眯眯朝他轻声道。

    “我们两人不也是这样么?”

    “你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只要在紧要关头的时候你能出现,那就好了。”

    蓝傲琛望着她,看着她脸上甜甜的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大概这辈子,他都不会忘记叶西见的这个比喻。

    他们两人就像是这道鱼香茄子,离了谁,味道都不对了。

    ……

    第二天早上,叶西见一醒来,蓝傲琛便抱她下床洗漱。

    叶西见窝在他怀里,小声问,“这么早去哪儿呀?”

    “不是说好,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么?你说胃口不好,自然是有原因的。”蓝傲琛替她擦着小脸,轻声回道。

    叶西见这才反应过来,对哦,蓝傲琛说了今天要带她去医院检查。

    她昨晚的睡眠质量,倒是好些了,现在还没睡饱,觉得很累,全身骨头都累得发酸。

    于是就任凭蓝傲琛摆弄,帮她洗漱,帮她穿衣服。

    裹得严严实实的,帮她戴上了口罩,这才送她去军区医院。

    蓝傲琛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倘若将叶西见的身份公之于众,只会让她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他以后要将她捂得更严实才行,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

    叶西见做了血常规,一个人坐在验血室外面的走廊上。

    蓝傲琛刚才被医生叫进了办公室,似乎是她的血液检验有什么问题。

    她一个人坐在外面的椅子上,轻轻晃悠着小腿,看着脚上的靴子。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就有些反胃,差点儿吐了,可昨天晚上的面,她只是吃了几口,应该不至于。

    现在还是难受。

    做完血检,蓝傲琛给她递来的面包,她看了一眼就不要吃了,就喝了两口热水。

    现在胃里翻江倒海的,幸亏胃里没东西,没东西可吐。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或许是之前伤到了,有脑震荡之类的伤。

    正在思考着问题的时候,她忽然意识到,边上有人在看着她。

    她随即扭头,朝那儿看了过去。

    看到了穿着病号服的顾恒言。

    若说对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一点儿心理阴影都没有,那肯定是骗人的话。

    叶西见和顾恒言远远对视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打算进办公室去找蓝傲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