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宝贝,和小宝贝
    叶西见,可是他的宝贝,他的宝贝,肚子里还怀着一个小宝贝。

    那些人妄想将他和两个宝贝分开,绝无可能。

    “好吃。”叶西见细细品了会儿,点头回道,“你也尝尝看,待会儿也给乔许他们尝尝看吧?”

    “做错了事情,还想吃东西。”蓝傲琛冷嗤了声。

    那他还不是原谅他们了?

    叶西见心里默默嘀咕了句,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还要死不承认。

    蓝傲琛喂着叶西见吃完了一个,再夹起第二个的时候,便听到院子门外,传来了汽车的急刹声。

    叶西见也听到了声音,正要回头看,是谁来了,蓝傲琛用筷子,夹住了她的小嘴儿,不准她回头看。

    “好好吃东西,待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别多管闲事。”

    叶西见被夹得像个鸭子嘴,有点儿疼了,伸手拍了下蓝傲琛的手,愤愤地收回了乱瞄的目光。

    不看就不看嘛!过分了嗷!

    蓝傲琛继续慢条斯理地,将青团分成了几小块,送了一块到叶西见嘴边。

    叶西见乖乖张嘴,吃了下去。

    刚嚼了两口,就听到背后传来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

    是个女人。

    叶西见原本估计,大概是蓝正坤回来了,没想到是个女人。

    正要偷瞄一下,到底是谁来了,身后便传来女人气急败坏的声音,“阿琛!”

    叶西见听着有些耳熟,还没回头看,蓝傲琛又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不让她回头。

    叶西见不知道是谁,也不敢乱说话。

    蓝傲琛也不搭理对方,只是垂眸看着叶西见,耐心地,给她喂东西吃。

    “这个品种的猕猴桃很甜,没有涩口的感觉,阿姨给你在里面加了点儿蜂蜜,你尝尝看,这样打成的水果汁,好不好喝?”

    蓝傲琛又端起一旁阿姨递来的猕猴桃汁,递到叶西见嘴边。

    蜂蜜水稍稍加热了下,所以这杯果汁是温的。

    刚才医院医生叮嘱过了,每天吃点儿猕猴桃,能让叶西见开胃,说不定东西就能多吃几口了,而且能补充维c,对孕妇也好。

    叶西见抿了一口,还挺好喝的。

    并没有想要吐出来的感觉。

    “好喝哎。”叶西见有些惊讶地回道。

    蓝傲琛还没给她喂第二口,手里的被子,便被人从背后抢了过去,狠狠砸在了地上。

    蓝傲琛的脸色,瞬间变了。

    然而,他没有发作,而是皱着眉头,望向怀里的叶西见,低声问她,“吓着了吗?”

    叶西见倒是还好,稍微有些惊着了,摇了摇头。

    蓝傲琛见她表情比较平静,这才将怀里的她,放了下去,朝一旁的阿姨道,“重新给蜜儿打杯果汁,刚才那样的,送她上去。”

    他的宝贝,现在身体很虚,不能再被吓着,对他们的孩子很不好。

    现在的叶西见,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瓷娃娃,易碎,必须小心翼翼捧着护着。

    叶西见从他身上下来,回头看了眼,这才发现,摔他们杯子的人,是苏语。

    叶西见偷偷打量了眼蓝傲琛的脸色,他讨厌苏语,叶西见当然明白,也不知该叫她什么好。

    更何况,刚才蓝傲琛的态度,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苏语阴沉着脸,扫了眼叶西见,又转眸望向蓝傲琛,道,“蓝傲琛,再怎么样,你是我生的!你还把我放在眼里么?”

    蓝傲琛缓缓站了起来,颀长的身躯,在苏语身上,投下了一片黑影,压迫住了她。

    然而,他只是朝苏语冷漠地扫了眼,便望向门口的警卫员,低声道了句,“乔许不在,你们都是废物么?”

    “我说过,不许苏语踏进这儿一步,听不懂么?”

    刚才苏语进来得太急,而且气势汹汹的,她又是蓝正坤的前妻,警卫员也不知道该不该拦,就让苏语进来了。

    蓝傲琛说了这样一句,他们猛然间反应过来。

    苏语被蓝傲琛一句话,气得脸色更难看,沉声道,“这里也曾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进来?”

    “你也配。”蓝傲琛又冷淡地扫了苏语一眼,低声回道。

    最沉不住气的,先来找他的人,一定有问题。

    且不说,苏语是怎么知道,他在蓝正坤这儿的。

    大奶奶的消息,不过在群里放出来半个小时没到,苏语就赶来了。

    速度可真快啊。

    而且对于叶西见在这儿,苏语丝毫没有觉得惊讶,对于叶西见已经清醒了过来,苏语也丝毫没有表现出惊讶。

    显然,苏语是在暗中观察他们,基本了解了他们这儿的情况。

    蓝傲琛确定,叶西见被绑架,苏语参与在内了。

    只不过,现在还没抓到证据。

    等抓到了证据,别说她是他亲妈,是谁,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我再说一遍,带蜜儿上去。”蓝傲琛朝一旁愣着的佣人轻声道。

    叶西见心里,隐约明白了什么。

    “那我先上去了。”她想了下,若有所思朝蓝傲琛点了点头。

    蓝傲琛在防着苏语,却好像又在等着苏语,对于苏语的忽然到访,蓝傲琛一点儿都没表现出惊讶。

    叶西见也曾怀疑过苏语,但是更怀疑蓝无极他们。

    现在看来,她跟蓝傲琛的想法,是一样的。

    蓝傲琛目光紧紧跟着叶西见,直到叶西见回到了楼上房间,关上房门,警卫员在门口守着了,才又将目光,落到了跟前的苏语

    身上。

    “不知道苏女士来这儿,做什么?”他面色淡淡地,问苏语。

    “你这是明知故问!”苏语皱着眉头朝他回道,“倘若明天晚上最后的结果,像是两年前你四哥面临的情况一样,倘若蓝家把你赶

    出大门!你有想过这个结果吗?”

    “蓝傲琛啊,你这是一手好牌被自己打得稀烂!你为了一个叶西见,到底要堕落到什么地步?!”

    “堕落?”蓝傲琛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

    “你了解我么?又可曾知道我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不想要价值上千亿的股份,这种行为,于你而言,就是堕落。”

    “苏语,那你当初嫁到蓝家,嫁给我爸,就是为了分走蓝家的家产,为了让他净身出户的,是么?”

    话音刚落下,蓝傲琛脸上,便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