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血染东宫
    打斗中泼洒在地上的名贵美酒混杂着血腥气,弥漫在整个东宫正厅。半个时辰前,这里还坐着开怀宴饮的皇族贵胄。等诛杀刺客的东宫侍卫和禁军办好差事后退下,殿内就只剩下一个身着红袍黄领四龙纹喜服的少年。

    他半靠在春凳上,乌发上白玉冠顶的东珠轻轻颤动。红烛映照之下,他的脸色却仍如冷玉般白,眼底透出几分病态,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闭着,旋即睁开,室内似冷了几分。

    镶松石的阔角短靴在地上顿了顿,他站起来,身子禁不住微微摇晃。躲在殿门旁的内侍曲芳慌忙踱过来,手中的拂尘递给后面跟着的小徒,双手扶住少年的胳膊。

    “殿下有些醉了,不如……”

    想到之前这殿中发生的事,饶是这些年见惯了风雨,曲芳的声音不由得有些颤抖。

    大弘朝太子殿下李琮年十七,在迎娶正妻的婚礼上被人刺杀。若不是护卫舍身挡住了致命一击,恐怕此时喜事便成了丧事。

    听到曲芳这么说,他的眼眸微微垂了垂,声音冰冰凉凉道:“审的怎么样?”

    “禀殿下,”曲芳略有些嗫嚅,哑着嗓子道:“除了当场伏诛的,还有三个活口。禁军那边说,还没有撬开嘴。”

    “撬什么嘴,”李琮狭长的眸子斜睨了曲芳一眼:“既然来了,想必没准备回去。”

    “那……”

    “还是杀了干净。”

    说完这句话,像是再也无法忍受殿内酒血混杂的气息,他甩开内侍的手,便向后殿走去。

    想明白太子去的方向,曲芳忙前行几步,弓着身子几乎要啃到殿内的织锦花毯,慌乱道:“殿下不可啊。今日殿下大婚,不该脏了您的手。余下的事,就交给奴才们吧。”

    李琮眼中几分厌色,脚步未停,只是使劲儿咳嗽了几声。还未走到殿门口,便听到外面有序的声音传来。通禀声后,一身甲衣的禁军统领夏时彦掀了竹帘探头进来,拱手挡在李琮身前。

    看到来人,李琮脸上更冷了几分道:“怎么,已经惊动了父皇吗?”

    禁军统领夏时彦,三代良将,不参与党争,只听命于皇帝。

    夏时彦微低着头,面上恭谨道:“陛下今日歇在鸾平宫,还没有听到动静。摄政王的意思是,太子殿下只管安寝,余下的他会安排。”

    “呵,”李琮冷笑出来,薄薄的嘴唇似被牙齿在内咬噬过,露出一缕血红。“如今禁军也成了摄政王的狗吗?”

    这话不好听。夏时彦脸上一阵红白,嘴角抽了抽。好在来之前已经在腹内打过草稿,此时应起来倒也快。

    “陛下连日心神不宁,病体没有好转的迹象。今日皇后娘娘伴驾,请了南地神医圣手。一遍针行过,方才睡下。故而……”

    “好了好了,”李琮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本宫只随便说说,大统领不必拿这些话唬人。我自歇了便是。”

    曲芳听到这句话,似溺水时抓到一根圆木,禁不住高兴道:“正是正是,老奴这便引路。”

    不知怎么了,曲芳总觉得自七日前太子犯病呕血以后,性情越发让人琢磨不透了。好在如今大婚毕,尚书府小姐已经过门。听说这位小姐是诗书皆通、貌婉心娴、恬静贤淑,京城一等一的贵女。今晚……嘿嘿,曲芳忙敛起脸上的神情。作为无根之人,他觉得自己想的有些多了。

    无论如何,只有主子高兴了,他才有好日子过。想到此处,曲芳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太子妃,隐隐生出些期待来。

    东宫颇大,从行大礼宴宾客的前殿一路行来,到寝殿外,足足走了一炷香。太子今日虽有些醉,却没有乘辇,由六名宫女提灯引路,身边还护着十多个全身甲胄的护卫,晃晃悠悠往前走着。今日才遇到过刺客,护卫们不敢松懈,步履间透着一种如临大敌的谨慎。

    守在寝殿门口的侍卫和宫女显然听到了前殿的风声,此时一个个噤若寒蝉、肃容而立。倒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内务府女官脸上含笑,屈膝一礼道:“太子殿下,请容婢子伺候殿下和太子妃行合卺礼。”

    曲芳面上含笑,对着女官微微点头。是了,虽然拜过堂,但是这合卺礼,却是顶重要的一项。

    要放铜盆,吃“子孙饽饽”,还要对饮交杯酒,这才算礼成,才能坐帐。别说是尊贵的皇家,就是粗鄙乡野,也是这一套喜礼。

    “都免了,你们退下吧。”冷不丁清淡的声音传出,太子伸出手去,食指按压,接着往一边微微摆动。

    熟悉太子的人都知道,这是在赶人了。

    女官领了旨意来教引太子妃见礼,已经有好几日明面上波澜不惊,暗地里喜不自胜。如今就这么被驱赶,不只面子上挂不住,也担心事后被皇后娘娘责罚。

    所以她又曲了曲膝,一张脸上笑容依旧恭谨道:“殿下,此乃祖宗礼法,若今日免去,恐怕……”

    “啪——”的一声,李琮忽的抬手从身边侍卫腰间抽出刀来。

    女官愣神间,那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前殿死了不少人,本宫不介意再多你一个。”他嘴角扬起,似乎很满意女官强壮镇定却掩不住惊慌的震颤。

    说完这句话,他再不看左右,抬脚踢开了裹红绸的寝殿大门。

    那把刀却依旧架在女官的脖子上,在她的颈间微微晃动,颤悠悠的却不曾掉下来。

    曲芳忙伸手取过刀,微微抬头,猜不透太子殿下为何如此。

    当朝太子虽因不遵礼法规矩数次险些被群臣弹劾,但是如今大喜的日子,多少双眼睛盯着呢。简简单单喝杯交杯酒都不愿意吗?这样不好吧。

    这样不好吧。

    坐在喜帐前抬起头来,却被厚重的喜帕阻挡了视线的尚书府小姐苏蔷,也这么想。

    她坐得端正,虽等了许久,但是鬓发不乱、心中不慌。可是如今听到门外的声音,清水般的眸子下一张小脸微微有些发白。

    偷偷低头,看到绣牡丹的喜服阔袖中藏着的自己的手。手指细嫩修长,尾指上套着寸许长的嵌东珠金色套甲。

    那里面已经空了。

    是的,那名叫“食骨”的毒药,已经被她偷偷放进合卺美酒中。而她自己,已经事先服过解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