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出师不利共枕眠
    哐当一声,门被人从外猛然推开。一阵凉风灌进来,吹得绣祥云挂玛瑙的门帘微微颤动。接着衣袂摩擦声起,是立在门口的宫婢跪下叩首的声音。

    苏蔷抬起头,寝室内的婢女嚒嚒已经走了个干净。影影绰绰间,一个红色的身影掀开门帘,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战战兢兢的内侍。

    透过绣龙凤的喜帕看出去,缓步走来的人步履有些紊乱。高,且瘦。混杂着酒气的,还有浓重的药草气息以及一缕隐隐约约的血腥味。在大婚之夜都免不了喝药,看来果如传言所讲,太子殿下李琮已经病入膏肓了。

    既然如此……

    今日死了也不算冤枉吧。

    苏蔷微微低头自顾自盘算着。虽然李琮不准备行合卺礼,但是只要他有意行夫妻事,自己便可想办法让他病发暴毙。到时候推说太子身体不好,于动情处抽搐不醒,估计世人便信了几分。就算宗正府和皇族探查,她有尚书府和摄政王府撑腰,全身而退该是没问题的。

    太子妃这个身份对她来说,不过是鸡肋一般的桎梏,远远不是她心中所盼。

    这么想着,便见那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这就对啦。先是拿喜秤挑开盖头,夫妻再次见礼。接下来该做什么,这几日东宫派去尚书府的教养嚒嚒已经说了好多。

    思虑间,那人影便到跟前。苏蔷的头更低了几分,努力装出诚惶诚恐又有些羞涩的神情。

    听说这神情,便是尚书府小姐该有的神情。

    李琮并没有拿起桌案上的喜秤。他低头默默看了她一刻,接着忽的伸出手,一把把她拉了起来。

    “哎。”慌张中她惊叫了一声,接着整个人便被扯住瞬间挪动几步,喜帕未揭,人便被抵在了护床的四合如意棂子板上。

    电光火石间,她的手已经被李琮钳制住,随着身体的后仰,狠狠磕碰在雕花床栏上。

    “你……”苏蔷牙齿中迸出一个字。

    此时当如何?

    抬腿踢他的膝眼,顺势踩在悬钟穴上。侧肩撞向他的心窝,借力缩拳挣脱出去。

    从小受的训练几乎就要让她这么做,可是身子未动,一个软软的东西便凑了上来。隔着红色的喜帕,封住了她的唇。

    那是——李琮的唇?

    苏蔷瞪大了双眼,忘记该如何反应。视线里除了灼目的红,还可用余光观察到那两名跟来的内侍正忙不迭退出去,顺势带上了殿门。

    苏蔷奋力挣了挣,然而这具身体显然抵不过李琮的力道。她被他拦在怀里,一动都不能动。

    好吧,既然这样……

    待会你总要放下我脱衣服吧,我就不信到时候……

    心里一句话还没有盘算完,忽的后脑勺冰冰凉凉的一麻。

    完蛋!

    苏蔷心中只来得及闪出这个词,整个人便软软乎乎向下一滑,依偎在了李琮怀里。

    出师不利啊。

    ……

    看着殿内红烛熄灭了多半,殿外女官的脸却瞬时红了。如此急慌慌的,哪里有半点皇族的规矩法度!

    曲芳轻轻咳嗽了一声,从袖袋里掏出个沉甸甸的钱袋,按进女官怀里。

    “适才……”他斟酌着词句:“让掌礼官受惊了。殿下他今夜吃了些酒,前殿又出了那样的事。”

    面子已经给了,且是东宫大总管太监的面子。女官顺势含笑接话:“无妨无妨,这里一切顺利,稍后奴婢自去回禀太后和皇后殿下。”

    掌礼官该去尚仪局回话,恐怕还轮不到一个小小的女官亲禀太后。不过这么一说,曲芳明白她是不会告状了。

    曲芳抽回手,又顺势在女官手腕子上握了握,以示领情。这才转身吩咐道:“还不快送掌礼官大人们回去!”

    立时有侍卫和宫婢应声。

    按礼,女官要在此处守到大合毕、用完热水,才能领赏回去。不过今日……圆脸女官想起不久前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

    罢了,什么祖宗法度、礼仪规训,还是保命要紧。

    她仪态不乱,抬手示意司礼监的随从跟上,便头也不回往外走去。

    寝殿内的两人却顾不得什么仪态。

    李琮把苏蔷丢在床榻上时,她头上的那张喜帕终于掉下去,露出她惊慌中昏迷过去的脸庞来。

    这不是李琮第一次见苏蔷。

    年前礼部和司天台提议太子当娶妻为皇帝陛下病体冲喜时,李琮就见过苏蔷的画像。三代科举致仕辅佐之臣——吏部尚书长女。画师不需要锦上添花,只照实描摹,绘得的相貌便得太后心悦。虽然摄政王当时阻了一阻,毕竟拗不过太后,最终还是定了苏家。

    后来送聘礼,太后为表重视,着李琮亲自去,又隔着屏风相看过。织锦四面屏挡住了苏蔷的大部分相貌,但是身姿风流,是养在闺阁中精简饮食不事杂务才能长成的样子。

    也就是说,跟京城大多贵女别无二致。

    他偏就不喜欢这样的。

    可是心中又含了些戏谑,想知道苏府和摄政王府卖的什么关子,所以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

    反正对他来说,既然命不久矣,便对婚事没有太多期许。

    此时喜帕软绵绵掉在苏蔷的肩膀上,裹肩的红帛上绣着一枝绿梅,以示忠贞。细嫩的脖颈由于护的好,白皙中微微有些泛红。脸上的红晕亦没有褪去,双眼紧闭,睫毛犹自在轻轻颤动。小巧的鼻子下唇色殷红,是新嫁娘该有的妆样。一枝缠金凤凰步摇斜斜歪下来,流苏遮住了大半个额头。

    这个样子,是美的吧。

    这么美的人,为什么也想要自己死呢。

    大约她自己也不想活着吧。听暗卫密报,东宫下聘第二日,她就寻了死路。后来被救活过来,在床上躺了许久才能下床走动。

    好好的人不想活,他那么想活,却没几日活头了。

    李琮的嘴角划过一缕促狭的笑。他站起身来,随便把身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喜服扯下来丢在地上。

    做了戏给内侍看,一番折腾下来,他的确有些渴了。

    桌上放着的,只有桂圆可勉强解渴。壶中倒是有美酒,李琮端起杯子闻了闻,便顺手倒在地上。

    还是用毒啊,一点都没有新意。

    他重又踱步回到床榻处,缓缓坐了下来。

    他的身子,是经不住彻夜不眠的。明日还有事做,睡在蛇蝎美人身旁有何不可。反正她中了迷药,除非他用药开解,否则苏蔷是起不来的。

    李琮旋即黯然失笑,掀开薄薄的喜被盖在自己身上,躺倒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