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一眼望来的郁结
    这些日子苏蔷已经发现,相比小和温柔又胆小怕事的性子,小清性格刚烈颇有几分胆量。

    敢这么拦着传言中嗜杀如命的太子殿下,估计天底下也没有几个人了。传说曾有言官前一日在早朝上讽议太子,第二日便被太子堵在御街上,一把刀贯胸而过。

    小清显然无法拦住太子,殿门哐当一声,又一次被李琮踹了开。

    这东宫的门敢情都是需要踹的。

    “你这丫头!”门外传来内侍的喝斥声:“太子殿下亲自吩咐人给太子妃送来热水沐浴。你不谢恩,怎么还拦上了?”

    说话间果然听到有人抬着似乎颇重的木桶放在外殿,接着热乎乎的水汽弥漫开来,又有搬动屏风的声音,显然是为了围护浴桶。

    四名宫婢站在帘外屈膝行礼,是准备伺候自己更衣沐浴的样子。

    倒是再没有李琮的声音。

    他有这么好心?

    苏蔷眉头微蹙。昨夜带进东宫的毒药已经用完,她的妆盒夹层藏着一套沾毒的银针。本来想一会儿藏在衣衫中再进宫见驾,如今看来是不行了。

    所以这些人明的是来伺候自己,其实跟监视差不多吧。

    想到此处她再不迟疑,穿着亵衣便掀了帘子出去。宫婢忙屈膝请安,苏蔷淡淡应了,看到殿门已经被人关上,殿内热气腾腾的。

    沐浴净身,又按品大妆毕,苏蔷被引着走出寝殿。昨日她多半时间是被人抬着或扶着的,没想到如今自己走来,才发现东宫颇大。暗暗在心中记下路径,不多时便到了殿门处。

    再往外,就是皇城甬道。沿着甬道往前,便可到皇宫了。

    李琮已和随从内侍等在殿门口的抱厦处。他坐在轿辇上,正懒洋洋地把玩一块青玉。见她过来,东宫大管事曲芳走过来,示意苏蔷站在太子轿辇一边。苏蔷看这是单人轿辇,还未说话,便听到小清问道:“我们小姐的轿辇呢?”

    小婢女并不怕太子一行人的阵仗,一门心思要护着主子。

    曲芳忙躬身道:“回小清姑娘,按例只有太后、陛下和皇后才可乘辇进内宫。太子因为体弱,这才得了御赐轿辇。太子妃殿下今日该扶辇而行,以示夫妻琴瑟和鸣。”

    尚书府的大小姐,理应懂这些规矩才对。

    苏蔷微微一笑,浅浅道:“那便走吧。”

    小清不再争辩,看了看自家小姐的面色,含着怒气退在后面。

    离了烧地龙的屋子,二月里的晨风颇有些凉。苏蔷身上披着雪貂大氅,虽不冷,却有些重。走不多时,便有些微喘。

    这具身子还是有些弱。

    她抬头斜窥轿辇上的李琮,他面色比昨日还要白上几分,那种病态的阴郁却更盛了。坐在轿辇上晃呀晃的,活脱脱一块要落雨的云彩。

    若是以前,她抬手间便可以把这轿辇掀了。虽然不高,也能跌断李琮一条腿。

    瘸腿的太子还能承继大统吗?

    苏蔷在心中暗搓搓冷笑。

    李琮在轿辇上也笑了笑:“想必太子妃很是欢欣。”他冷不丁阴恻恻说了一句,吓得苏蔷以为他有观心之能,迈步慌乱一瞬,几乎崴脚。

    李琮眉头微挑,脸上的阴霾散去大半,继续道:“今日可以见到摄政王,太子妃脸上的笑掩都掩不住了。”

    见摄政王自己为什么会开心?

    虽然尚书府暗地里的确依仗摄政王,但是她苏蔷与摄政王,应该不过几面之缘罢了。父亲命她刺杀太子李琮,更跟摄政王没什么关系。

    况且摄政王由当今继后还是贵人时所生,比太子大了十多岁,算是她如今的伯兄。见他有什么好高兴的?难道有赏钱?

    苏蔷抬头看了一眼李琮,脸上带着些淡然处之的笑,柔和道:“见到摄政王,臣妾当然开心啦。摄政王乃国之栋梁,万民敬仰。臣妾在闺中时,常听到王爷的赫赫威名。若天下人人都像王爷,国可太平矣。”

    李琮嗤声一笑,不再言语。

    没想到自己娶的妻子,不仅敢在新婚之夜行刺夫君,装起无辜来也是一把好手。早有人告诉他,苏蔷自十四岁起便心仪摄政王李璋。也正因为此,才不愿意嫁入东宫,索性一死了之。罢了,谁不知道自己是将死之人。嫁给自己,是早晚要守活寡的。

    李琮低头看了苏蔷一眼。

    许是走的久了,她的额头溢出细密的汗珠。鼻尖红扑扑的,喘息间几缕白色的雾气裹着红唇。

    皇宫颇大,她这样的贵族小姐,弱柳扶风一样的身子,走久了也是一种遭罪。

    “再快些!”李琮的手指敲了敲肩辇扶手,“莫让皇祖母等急了。”

    随侍在另一侧的内侍曲芳忙应了一声,催促前后再快些。

    苏蔷暗暗咬了咬唇,默不作声地跟上。

    她虽然身子弱,心底可倔着呢。

    不多时到了长乐殿。内里的宫婢先迎出来,伺候苏蔷脱了大氅,放进手中一个精巧的手炉,这才引着他们进殿问安。

    这里是太后的寝宫,殿宇巍峨,内饰却多绣着仙鹤麋鹿瓜果之类,栩栩如生,观之如坠仙境。

    宫婢打了帘子退后,苏蔷跟在李琮身边,心内温习着见驾礼仪,脚步便慢了些。正要快走几步跟上,一只素白修长的手忽的伸了过来,还未等她惊诧,便牵着她迈过了门槛。

    那手有些凉,却颇有些力度。她挣了挣,眼前已经见到迎客的内侍和宫婢屈膝行礼,只好忍了。

    内里传来一个温和的女声:“若真是这样,可要罚皇后一杯酒。”

    接着便是慈祥却又爽朗的笑声回荡,倒是没有半点宫中该有的恭肃。

    又转过几步连廊,前面内殿的门被推开,苏蔷一眼便看到正前方坐着一位老人。她身子微胖,穿着紫红色绣祥云的宫装,头上发饰很多,衬得那一张圆润的脸庞越发明亮。看到太子和苏蔷到了,她一张脸瞬时露出些紧张,仔细端详了太子片刻,才似松了口气道:“来了好,听说你那里昨晚出了贼妖,哀家正担心你身子受不受的住。”

    李琮未放下苏蔷的手,扯着她便猛然跪了下去。苏蔷原本以为要前行几步才请安,如此被他一扯,险些磕碰在身边引路的宫婢身上。好在她自小机警,迅速调整了步伐,虽略有踉跄,却稳稳跪了下来。

    这才明白李琮为何牵了自己的手进来。

    “孙子向皇祖母请安,向母后请安。”不同于跟她说话时的略显刻薄,此时李琮的声音虽不高,却温润有礼。

    苏蔷这才意识到殿内不仅有太后,连皇后也在这里。她随着李琮请安毕,发现李琮仍未松开自己的手,便又随着他站起来。

    果然,太后身边不远处矮一级的坐榻上,坐着个面容娇美的妇人。看年龄约四十有余,脸盘圆润,粉颜含笑。发上插着九翅凤冠,耳旁明月耳珰闪烁柔光。她正看着苏蔷微微一笑,那笑容让人心安。

    这便是当今继后、摄政王的亲生母亲皇后殿下了。

    苏蔷微笑见礼,忽的听到一个声音道:“二弟来了。本王正要去东宫谢罪,可寻思着你要来这里,便先等在这里了。”

    苏蔷循着声音看去,忽的身体一僵,竟一时呆住了。

    这人约二十多岁,面容俊美却又有几分柔和。他穿着皇子惯穿的青蓝色衣袍,衣领绣一枝竹叶,头上白色玉冠上镶嵌五颗东珠。

    她认得他,虽然许久未见,但她知道这人是如今摄政的亲王李璋。李璋虽然跟太子说着话,那一双眼睛却落在她身上。

    那是温柔里带着几分郁结的眼神,让她心里有些不安。

    而自己僵硬的身子,加深了这种不安。

    因为这显然不是她该有的反应。这是她那具身子,似不想受她控制,在这人面前微微僵硬,又有些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