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殿下的眼中钉
    室内一团和气,宫婢已经奉上热茶,等着太子和苏蔷上前敬茶。

    苏蔷掩下心中莫名的思绪,抬手去端茶水,才发现李琮已经松了她的手,自顾自向前走去。

    他们规规矩矩跪在太后面前敬茶。太后显然很高兴,喝了茶水,又赏了一柄绿头攒百花玉如意,一樽元青花茶叶罐,一张白子嬉春图,一面鸳鸯四扇屏。

    皇后亦赏了些珠宝饰物,且说皇帝陛下因着太子新婚的喜气,身体已经好转,却不能多去打扰,所以那边的奉茶便暂且免了。虽然见不到,皇帝却亲笔写了几个字,当做对他们的勉励。李琮和苏蔷跪着接了赏赐,转身坐在太后身边的矮榻旁。

    殿内气氛融洽,太后和皇后一边打趣天气,一边询问太子的身体饮食。摄政王亦寻机跟太子聊起昨夜东宫骇人听闻的刺杀,又禀报禁军调查的结果。李琮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吃着茶水,神情颇为冷漠。

    苏蔷随便挑拣了一把南瓜籽,细心剥了吃上几口。因为搭不上话,越发觉得无聊。趁着太后说要回寝殿休息,便也告退出来。

    外面虽然凉了些,到底没有室内暖融融却让人拘谨的氛围。苏蔷伸了个懒腰,打算随便逛一逛。

    出了连廊便是恢弘却不失精巧的皇家园林。比之自己自小生活的略显破败的府邸,这里显然更有趣味。苏蔷看前面用白色的鹅卵做了一条溪水状的浅滩,忍不住走了过去。

    她穿着薄底的宫靴。这种靴子里面填了些鹅绒,虽然足够暖和,鞋底却很柔软。此时踩在卵石上,感知着脚底传来的凉意和卵石的轮廓,心情竟然好了很多。微微闭眼一瞬再睁开,忽听得身后一阵悉索。

    她没有允许人跟着,宫婢和内侍不会靠近。苏蔷微怔,打算寻路走出去,避开跟无关人等的照面。

    一个声音温煦却如春风般传来:“蔷儿,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抬步欲走的脚步微顿,转过身来,眼前是摄政王李璋。他的眼中仍旧是那种莫名的郁结,不过因为离的近了些,她看到那郁结里又有几分关切。

    若没有听错,他叫自己蔷儿。

    苏蔷眉头微蹙,退后一步道:“王爷不也在这里吗?”

    李璋明亮的眸子忽的黯然一瞬,嘴角轻抿,柔声道:“你明知道的,我是来寻你。”

    苏蔷定不准此时该如何回复,索性又退一步,做出要离开的模样。

    李璋便忽的急道:“你还好吗?昨夜有没有受惊?”

    昨夜?

    昨夜是她与当今太子殿下的洞房花烛之夜。虽然有刺客混入东宫行刺杀之事,但是她是安然无恙的。

    其实,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名刺客呢。

    那么如今李璋,是在以太子兄长的身份关怀吗?不过那一声“蔷儿”,实在有些逾规越矩。

    苏蔷站定在原地,规规矩矩向李璋行了一礼,脸上带着些疏远淡薄的笑,缓声道:“多谢摄政王殿下关心,本宫一切安好,不必挂怀。”

    李璋哦了一声,嘴角微张,讪讪道:“那便好,那便好。”

    这是传说中在外浴血杀敌,在内掣肘群臣的摄政王吗?苏蔷心内疑惑却不动声色地微一行礼,准备结束这场让人心内不适的对话。

    忽的一个清越的声音传来。

    “出来逛也不带上氅子,天气多冷。”苏蔷微一转头,就见凭空里一个白乎乎的大氅兜头罩下来,把她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来。接着太子李琮才出现在眼前,他一边抬手给自己系上帽带,一边继续责怪道:“嫌东宫药味不够浓,要把自己冻坏吗?”

    这虚情假意的关心吓得苏蔷险些一哆嗦。这是怎么了,一个时辰前他还坐在肩辇上看自己气喘吁吁的笑话呢。如今是要做出夫妻恩爱的样子给摄政王看吗?

    下意识地,苏蔷抬手便去挡李琮认真挽着帽扣的手,结果刚刚伸出手去,便觉得脸庞一热。

    那是李琮的手探进帽兜,握了握她的脸。

    “看,脸都冻冰了。”他说着转过头去,似这才发现摄政王李璋也在此处,恍然道:“王兄今日倒是有闲,奏折都批完了?”

    李璋脸上一黑,嗡声道:“太子说的哪里话,本王不过是把奏折理出头续分门别类罢了,不敢妄批。”

    李琮意味深长又似浑不在意地哦了一声,右手探出,刚巧握住苏蔷伸出阔袖的手,微笑着道:“那么就请王兄接着赏景,臣弟宫里新得了几坛好酒,赶不及要带太子妃回去尝尝呢。”

    说完微一点头,便扯着苏蔷往回走。

    匆忙间,苏蔷只来得及微一屈膝,人便被风扯布帛般带走了。

    她正准备抬头责怪李琮动作鲁莽,就见李琮前一秒还打趣嬉笑的脸,此时已经如寒冰一般。

    所以刚才对摄政王的随意调侃,都是装出来的轻松自在吧。

    摄政王赢了这京城万人颂仰,却绝对赢不了太子的心。

    宣成帝还是王爷时便生了李璋,而李璋的母亲当年不过是王府里小小的贵人。原本贵人先于嫡王妃诞下男胎,是要过继给嫡母的。但是当年嫡王妃却力排众议,允许李璋在亲生母亲身边长大。李琮晚于长兄出生,却在九岁时便被立为太子。哪知过了半年,当年的皇后便身患急症不治而亡。许是因为这种病症会传给孩子,没过几年,李琮的身体也越发病弱。

    两年前宣成帝感染风寒久治不愈,却没有让李琮摄政,而是准了大臣们的奏请,从北地唤回了李璋。摄政王印下,从此他便成了太子李琮继位的最大绊脚石。

    太子能给他好脸色看,委实不容易。

    只是在苏蔷看来,京城乃至全大弘的百姓,恐怕都希望摄政王做皇帝多一些。至于太子,不过是一个因为身体不好,喜欢滥杀无辜又作恶多端的刽子手罢了。

    想到这里,苏蔷撇了撇嘴。

    早有内侍和宫婢得了他们的消息,抬着肩辇远远跟在后面。他们一路出了宫城,李琮终于松开她的手。

    “怎么?”他忽的道:“看你这依依不舍的样子,要不要我派人拿棉被裹了你,送去摄政王府?”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