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毒酒一杯家万里
    那黑衣男子的动作快,苏蔷却也不慢。殿内听得一声惊诧的:“怎么没有人!”她已经站在了殿门口,抬手示意门口的内侍进去通禀。

    她原本想顺着原路回去寝殿的,哪知道殿内的惊呼已经惊动了侍卫。这个时候,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调整好呼吸等在殿门口,待内侍通禀后不久,东宫大管事曲芳就从里面出来,亲自伸出手做扶,要引着苏蔷进去。

    苏蔷不习惯被扶着走,微一点头,抬脚走进去。

    太子李琮依旧坐在矮榻后,听到脚步声,一双眼睛抬起来,刀锋般割过苏蔷的脸。

    她注意到,李琮特意瞥了一眼她的裙底。

    那里裹着岐头锦履的棉布已经被她丢在花丛里,此时干干净净,不曾沾染泥土。

    当着内侍的面,他没有给自己留什么面子。

    “太子妃深夜驾到,有事吗?”他手里尚有酒壶,嘴角一滴酒水未曾拭去,原本该是懒散的样子,可是说出的话却含着些疏离。特别是他说“太子妃”三个字的时候,像是要咬碎这几个字,再投进火炉里才解恨。

    这就对了。他们原本便没有夫妻之实,他也想不到自己娶的太子妃,是心心念念要杀了自己的刺客。

    那黑衣男子不知道已经避去了哪里,想必是从后门掠出,搜索宅院去了。

    曲芳垂首立在殿门处,像是透明人一样。

    苏蔷屈膝行礼,脸上带着恭顺的笑,开口道:“白日里太子曾说要带臣妾一起品酒,此时听闻太子在阅香殿,臣妾便赶忙来了。”

    早些时候他的确是这么说的,且是当着摄政王李璋的面。

    “你懂酒吗?”李琮问道。

    苏蔷神情微怔。

    “你懂酒吗?”她的父亲也曾经这么问过她。

    “不懂,可父亲大人可以教我啊。”

    平日里没有什么架子,宠溺她、满足她所有愿望的父亲果然只迟疑了一瞬,便温和地笑了:“若想懂酒,必然要先喝酒。”

    说完这句,他往左右看了看道:“只是咱们得瞒着你母亲。她身子不适,你可不能再惹她气恼。”

    那个下午,她尝到了人生的第一口酒,那是口感绵软适合女儿家饮用的红云浆。后来她又喝过很多种酒,父亲甚至为了让她尝到以前不曾尝到的口味,去朋友家索酒。

    没过一年,朝野中便传言说,皇帝陛下的肱骨之臣变作了酒鬼。

    只是母亲死后,父亲便不再碰酒了。他说自己的身体要好好保养,这样才能护着她和弟弟长长久久。

    可他也没能护住。

    苏蔷鼻头一酸,抬眼看着面前的李琮,点头微笑道:“尚书府也是有酒的。”

    李琮神情微微惊讶,讪笑一声,忽的把一壶酒往前推了推。

    苏亦铭看起来就是个老顽固,竟然允许嫡女碰酒吗?就算允许碰酒,若不是常饮且味觉机敏心思卓绝,恐怕也不能说一句懂酒。

    苏蔷见状缓步上前,在李琮对面坐了下来。

    桌上放着两只粉瓷小盏,都是干干净净的,显然李琮是直接就着壶喝的。她抬手把袖口轻轻翻折,再取了李琮推过来的玉壶,倒了浅浅一杯。

    这酒入口甘甜却烫得舌根焦灼,别有一番风味,只喝一口却让人暖意洋洋。苏蔷把酒盏放下,看向李琮道:“这酒倒是寻常,是正月饮的屠苏。”

    传说屠苏酒是神医华佗所创,以桂枝、白术等中药入酒浸制,可益气温阳、祛风散寒。正月初一的时候,家宴上必有此酒。所以她猜出此酒倒也寻常。

    李琮看了眼桌上十几壶酒,挑了一壶壶身最为精巧的推了过去。

    苏蔷却没有再饮,只是浅浅低头轻嗅,便道:“太子好手段,竟然得了先汉武帝宫中的九丹金液。”

    李琮脸上有几分错愕,嘴角微抿道:“献酒的人的确说是复原了九丹金液,竟是真的吗?”

    他只是这么说,却并没有要品尝的意思,只淡淡道:“看来苏小姐的确是懂酒的。那么你能闻的出,我手里的是什么吗?”

    他把手里一直握着的酒壶放在苏蔷面前,抬眼看向她红扑扑的小脸。

    一个懂酒又喜欢酒的人,也会自戕吗?看她现在生机勃勃的样子,倒跟传言中的苏家大小姐很是不同。

    自己一愣神间,苏蔷已经又抬起头,柔和道:“太子这一壶倒是难猜了,该是混合了好几种酒在一起。臣妾仅闻出了竹叶青、秋露白和寒潭香,其余的被这几种味道浓郁的遮住了香气,辨不分明了。”

    李琮看向她的目光清亮一瞬,沉声道:“你果然是懂酒。”

    苏蔷抿嘴一笑道:“臣妾已经和殿下品完酒,这便回寝殿安歇了。”

    她说完把那壶酒往前一推,就要站起走掉。

    “你不问我为何混了好几种酒吗?”李琮忽的问道。他神色沉沉,俊朗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不过苏蔷感觉的出,他对自己的厌恶似乎少了些,第一次想要好好跟自己说句话了。

    苏蔷屈膝道:“回殿下,听闻这几种酒搀在一起,容易宿醉而人事不知,非大喜或大悲不能承受。”

    其实这是一种损毁心智的喝法儿。

    古书上说,这几种酒掺着喝一壶,第二日醒来时会忘记日月朝夕,许久都不能清醒。有人大喜之后靠这种酒浇灭心火,恢复常态。有人却是大悲后靠这种酒忘记现实,苟且一日。

    想起之前他们说起国公府的事,想必太子是太开心了吧。

    李琮定定地看着她,把那壶酒握在手里,放在唇边深深一闻,道:“是!你说的对,本宫是,太开心了。”

    说完这话他冲她挥了挥手,便又加了一种酒到壶里。

    苏蔷脚步微顿,原本走的有些迟疑。可是听到开心二字,忽的别转过头,步履不停地走掉了。

    开心。

    他很开心呢。

    她心内冰凉,为国公府,也为自己。

    “殿下,太子妃已经走远了。”曲芳小心地走近李琮,把桌上苏蔷留下的杯盏收拾好放在一边。

    毕竟是少年夫妻,一起品酒作乐,多好啊。

    曲芳心里为李琮感到高兴。

    看来这苏家的小姐是娶对了,还是太后殿下高明啊。

    “这个!”李琮忽的把那壶混在一起的美酒塞进曲芳手里,“丢出去倒掉。”

    “这……”曲芳还沉浸在刚才太子和太子妃夫妻和睦的氛围里,一时有些闹不明白。

    “一定要丢掉,可别偷喝了。”李琮忽的笑起来,“有毒。”

    他说。

    能当着他的面便投毒的,世间也就仅此一位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