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东风巷中无东风
    东宫负责陪着太子妃归宁的小管事有些愣神。无论是皇族还是百姓,哪一个女子成婚后不盼着归宁和父母团聚呢?昨晚曲大管事专门把他叫到身前,叮嘱务必走最宽的御街,以免马车颠簸。走最近的巷子,以免苏府和太子妃都心急。可今日刚一出来,太子妃便吵着要去看梅花了。

    看就看吧,想起太子妃贴身婢女来询问的时候,规规矩矩的,说是看他的意思。小管事心里暖暖的,如今不把他们当奴才随意使唤的主子很少了。

    况且太子妃出身名门世家,是一等一的闺秀,是绝对不会出了马车抛头露面的。

    这样就好,回去后只当这件事不存在,连禀报都没有必要。

    马车被小管事指引着拐到东风巷中。这巷子颇宽敞,两边种满了梅花树。此时花开正旺,一簇簇红梅枝下,多有游人观赏。

    前面两辆马车并行错身,东宫的马车便停了一下。小管事伺候在马车前,轻声禀报道:“此处略拥堵些,殿下可以掀开车帘赏赏梅花了。”

    马车内却没有什么动静。

    到底是大家闺秀,虽然已经嫁人,还是这么守礼。

    小管事心内琢磨着,忽的就听到马车前面打帘子的声音响起。太子妃苏蔷已经施施然从马车中跳了下来。

    这个……

    初春乍暖还寒,小管事脑门上的汗一下子全冒出来了。

    苏蔷今日穿着绯色垂地衫襦,肩披白锦帔子,双鬟望仙髻上一只凤钗轻轻颤动。明媚的脸上没有擦珠粉,却光鲜灼目。刚一下马车,便引得很多人朝这边偷偷张望。

    婢女小和迅速上前,给苏蔷戴上一层云纱罩面。苏蔷倒似浑不在意,抬脚朝着梅花开的最旺处走去。

    “快,跟上跟上!”反应过来的小管事忙吩咐侍卫随从。马车晃晃悠悠地,跟在苏蔷身后。

    苏蔷站在原地定了定,才辨明方向,朝前走去。

    她已经有一年不曾来过这里。去年梅花开的时候,她刚刚离开京城。这会儿回来,却已经是物是人非。

    沿着开满梅花的巷道,她像寻常赏花人那样边左右看看,边往前走去。跟在身旁的小清禁不住道:“去年梅花开的时候,小姐就说若不是老爷管束的严,真想来看。没想到今年便看得到了。”

    尚书府嫡生的小姐,自小就是按着淑女行止教养起来的,除了女儿节和乞巧,恐怕都不能随意出现在街市之上。

    苏蔷点了点头,指着前面行人稀疏处道:“那里人倒是很少,莫非花开的不好吗?”

    说话间她已经快行几步,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后面的马车挤不过来,小管事在人群那一边急得直跺脚。

    这下好了。

    苏蔷心里吁了一口气。

    她知道前面为什么行人稀疏,因为再走一条街,就是辅国公府。今日辅国公府办丧事,为未出阁的嫡女崔晚歌治丧。

    就算没有丧事,寻常百姓也会规避开国公府,免得造成滋扰。

    走不多久,便看到了前面红色梅花里夹杂的,稀疏的白色。

    国公府门庭阔郎,门前两头石狮子,门口石柱上有先帝亲笔提写的“将门虎威”四字。

    如今门庭悬着白帛,丈高的幡杆已经立起来,楮钱纸零零落落撒了一地。走的近了,她甚至能看到门口上贴着的“崔府治丧,闲人回避”字样。

    国公府这些年不少办丧事,办的多了,甚至于下人们都能把流程说得头头是道。这个时候,他们该是已经请了天后庙的茶师傅来主事,后院空地处也应该起了白亭,开始扎彩制衣了。

    崔晚歌的棺椁停在哪里呢?

    人是昨日回来的,但是死讯却已经到家四五日了吧。灵堂应该早就搭好,供桌、焖灯和水果五谷应该都已经备好。只是这国公府里,比崔晚歌辈分低,可跪在灵前烧纸的,就只有她的弟弟崔晚彦了。

    崔晚彦,如今也不过才九岁。

    不知道他有没有见过长姐的遗容。

    还是不要见吧。

    那日她先是中了迷香,昏昏沉沉的从帐里逃出去,还没走多远,背心便是一凉。

    混乱中她杀了多少人呢。若不是身体渐渐不听使唤,那劈向她肩膀的宽刃砍刀,她应该能躲开的。后来是腿,是腰,她几乎是被分尸而死。

    “崔小姐若觉得冤屈,记得是朝廷不想你回去。”最后一丝意识消失之前,她听到这么一句。

    朝廷吗?

    她来之前,兵部已经奏明皇帝,若这次平叛有功,要为她请封女将军。她二十岁还未出阁,就是为了撑起辅国公府。

    南地会说她是怎么死的呢?

    不管南地那边给了什么样的借口掩饰她的死因,不管对她的尸身缝合遮掩得有多仔细,如果崔府的人细查,还是会起疑的。

    只是,国公爷已经老了。

    就算起疑,也不能做什么了。

    他肯定非常后悔,后悔自己听了女儿的话,把女儿派去南地随大军平叛。她多骄傲啊,骄傲自己是看着兵法识字的,骄傲自己的阵法谋略连父亲都辩不过,骄傲自己入军营一年,已经可以率众凯旋而归。

    她敌得过虎狼反贼,却敌不过人心险恶。

    苏蔷看着眼前的白色,微闭了闭眼。身边的小清疑惑道:“太子妃不是要赏花吗?国公府在办丧事,莫要……”

    莫要沾了晦气。

    尚书府和国公府向来不和,小婢女却也说不出后半句话。

    是啊,如今国公府已经没落,是晦气盈门了。朝廷已经忘记崔家数代打过多少江山、死过多少忠良。百姓已经忘了崔家数代护过多少城池,赈过几次粮灾。

    国公府就凋零在这一片梅花开遍的东风巷里,就连如今唯一的子嗣,也都还被朝廷惦记着。

    苏蔷转过身去,眼底一片冷光。

    “走吧。”她说。

    小清眼中虽然仍有疑惑,却忙应了声是,踮起脚尖看东宫的车驾被阻在了何处。

    “咦,”她忽的道:“那边过来好多人,好像都不是赏花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