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他们记得
    的确过来好多人。

    这些人穿着粗布衣袍,肩挑手拎的,默不作声推开赏花的人群,朝这边走来。

    因为人多又不怎么守礼,惹得四周穿戴华丽的赏花人一阵喧哗。

    苏蔷和小清默默退到路边,看着这一群人走过去。

    家有丧事,国公府的确会多请些人帮忙。但是这一群平头百姓,既不是庙里会招魂讲经的居士,又不是府里日常相熟的朋友亲属。这个时候来到这里,不会是来生事的吧。

    苏蔷冷眼看着他们一步步靠近国公府,为首的黑衣汉子把手里的东西放在石狮子旁,打了个躬对迎出来的门房道:“听说国公府今日为大小姐治丧,我等特来吊唁。”

    黑衣汉子显然长途跋涉而来,额角冒着汗,脸上风尘仆仆。苏蔷不记得这人,显然门房也不记得。

    裹了半身粗麻白衣的门房浅浅回了礼,问询道:“请问诸位可有名帖。”

    “咱们没那东西!”黑衣汉子坦白道:“咱乡下人不懂那个,街市上帮写名帖的书生崽一份名帖要三文钱,咱也掏不起。”

    国公府下人们向来不是捧高踩低之人,闻言点了点头,又道:“既然老乡没有名帖,那么总要把居址名讳报给在下。在下好去屋里回禀家主。”

    “咱们不进去!”那黑衣汉子道。

    “就是!”他身边一个短衣戴着个灰皮帽猎户打扮的年轻人也帮腔道:“小姐尚未出阁便离世而去,我等都是粗狂男人,去灵堂上香也不合规矩。就把唁礼放下便走。”

    原来肩挑手拎的这些,是唁礼吗?

    苏蔷望着他们手里提着的,沉甸甸的物什,看不出是什么。

    她记得自己曾随父亲去朝廷大员家里吊唁时的唁礼,一般就是挽联和装着点心瓜果的各式箱盒。

    却不知这近百人都带的什么。

    “老乡莫慌,”那门房道:“吊唁而不进家门,小人会被家主责怪的。无论如何,进去喝杯茶再走吧。”说着便侧起身子,做出相让的模样。

    这一群人倒是铁了心不进去,又有心急的,干脆从后面挤到门房身前,把手里的唁礼往门房手里推。

    门房拗不过,只好回身叫了管事的出来。苏蔷认得出,这位是辅国公府的二管事,姓宋。

    宋管事听了门房禀报,倒是直接取了纸笔过来,温声道:“既然诸位乡亲不进去,那便允许小人记了礼案,好给家主一个交代。”

    来吊唁的人明显松了口气,当前的一人往前几步,把石狮子旁放着的物什送到宋管事身后小厮手里道:“这是我们临溪村的,十斤鹅蛋十斤鸭蛋,五只乳鸽。”

    “请问,这位小哥是我们家主的朋友吗?”宋管事问道。

    “不敢不敢,”汉子受宠若惊道:“几年前京城春猎时,有贵人把狼赶进村子,咬死了好些牲口。大小姐一人一箭进村,把那野狼射杀。这事咱们可不能忘,唁礼微薄,还请不要嫌弃。”

    又有人把怀里的物件小心奉上,哀声道:“去年小人上京告状,险些被那曹太岁的儿子打死。是小姐一鞭子把那人打翻在地,又亲自把小人送去京兆尹府。当日小人便对小姐说,若能活着回去,要送小姐小人家传雕刻的神兽。小人食言,如今送来,还望不弃。”

    又有人上前把东西放下道:“这是俺们的,开春没什么好东西。这是新猎的虎皮,咱们不会做东西,就送了整皮来。”

    虎皮是稀罕物,若好不容易猎得贩卖,可顶全家一年的伙食。这人却似全不在意这虎皮的价值,塞进小厮手里道:“俺家大儿跟着小姐在南境平叛,来信说被困在峡谷,幸得小姐连夜跋涉救了性命。却没想到小姐自己却回不来了……”说着便用衣袖拭泪,哭了起来。

    这哭声感染了周遭众人,他们一边叙述着跟崔家小姐有何渊源,一边哀哭天不佑人竟然夺了小姐的性命。

    这动静惊得国公府内又出来了些人相劝,好一会儿才止住。眼看众人的唁礼已经送进去,为首的汉子忽的带众人退后一步。

    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人都停止了哀哭或诉说,随着汉子的脚步后退一步。

    “跪!”汉子大喝一声,当场跪了下去。

    呼呼啦啦,近百人众在长街跪了一地,惊得赏梅的人纷纷停下张望。

    “送崔小姐!”他们异口同声道,同时额头贴地,很久才直起身来。

    崔府的人也已经跪在对面,同样以跪礼以谢来客。

    站在一棵梅花树下的苏蔷别过头去,眼眶湿润。

    或许朝廷忘记了崔家做过什么,还好百姓们没有忘。为着这样的百姓,一切都是值得的。

    “小姐……”她身后的小清已经泪流满面,连太子妃都忘了叫。“没想到崔小姐是这么好的人,真是可惜了。”

    真是可惜了。

    苏蔷眼底一片冷色。

    可是天有公道,崔晚歌死了,却以苏蔷的身份活了下来。只要她能再获自由,她这个崔家女儿,便能再次回到崔府,保护弟弟、照顾父亲。

    那日她在剧痛中昏死后不久,却见头顶床盖华丽,自己躺在一张罗汉床上。周围的丫头婆子看她醒来,忙出去呼唤老爷进来。

    进来的老爷却不是辅国公,而是吏部尚书苏亦铭。

    她迷惑地问:“我怎么在这里?麻烦苏大人送我回府。”话刚说完,苏亦铭便又奔出去请了大夫进来。

    她过了两天才弄明白,原来苏府的小姐不想嫁给太子,不惜自缢。她在南境拼杀时曾心心念念想要回京,如今回来,却是占了别人的身子。

    她也不想嫁给太子。正纠结如何拒绝这门婚事,没想到苏亦铭已经塞了毒药到她手里。

    “为父不为难女儿,你若能杀了太子,便可回苏府来。”

    她重生后有很多事要做,却没想到这第一件,竟然便是刺杀当朝太子。

    太子因嫡子身份得以入主东宫,这些年来做出的人神共愤之事何止一两件。她毫不犹豫便答应了。

    阵阵梅花香气入鼻,苏蔷已经听到东宫管事吆喝着车马越来越近的声音。

    “回府吧。”她深深看了一眼辅国公府,转过身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