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归宁
    霁月街靠近苏府的数十丈街面上,仍然装饰着前日婚礼时的红彩绿植、挂着织锦红灯,一派喜气洋洋。

    东宫的马车直接行到了正门处,那里早守候着苏府的家主仆从。见苏蔷下车,呼呼啦啦跪了一地。

    苏家世代为官,且每一个都能安然归老,没有因牵涉贪腐或渎职被朝廷查办的。到这一代,苏亦铭更是官居吏部尚书,为正三品,掌管全国官吏的任免、考课、升降等事务,地位显赫。

    苏府长女苏蔷、长子苏锦是正妻魏氏生养,次女苏薇是姨娘林氏所生。苏锦年十七,读书勤勉。苏薇年十五,也已经到了该选婿的时候。如今苏蔷嫁入东宫,即便苏薇是庶女,也身价倍增了。

    苏蔷抬步疾行,把苏亦铭和魏氏扶起来,这才点头叫其他人起来、不必多礼。魏氏今日特意穿了新衣,一双慈目上下把苏蔷看了好几遍,似乎唯恐她在东宫受了委屈。

    “宫里的饭虽好,到底吃不习惯吧。”等到了里屋,魏氏牵着苏蔷的手,关切道。

    苏蔷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

    她的母亲早已亡故,父亲虽然交代下人照顾她饮食起居,但到底不曾给予慈母般的关怀照料。

    “还好。”苏蔷柔和道,眼神避开魏氏的探询。

    林氏和其余家人说不上话,只有苏薇忽的问道:“长姐归宁,怎么不见太子殿下?”

    苏蔷朝她看过去,小小年纪,眼中的讥讽之意倒是藏不住了。

    苏蔷心中微沉,似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擦过层层痛楚。

    她明白过来,那是真正的苏蔷的记忆。

    她的这个妹妹,倒不是恶人,不过是心比天高,愤恨自己不是嫡女罢了。因为此,又因为苏蔷是个软弱好欺的,故而言语间颇为不敬。魏氏宽宥,不曾对她苛责,故而她更加得寸进尺。

    当日东宫的聘礼刚到,她就缠着嫡母,要了几匹绸缎制衣。

    “太子殿下身体不好,轻易是不出皇城的。”魏氏替苏蔷答道:“今日一早,东宫传信过来,说太子感染风寒,更加不能出来受冷了。”

    苏蔷微笑点头,竭力维持淑女仪态。

    “蔷妹一切安好即可,太子光临,反而让大家拘谨。”站在苏亦铭身旁的苏锦道。

    众人点头附和。

    苏蔷朝苏锦看过去,她身体里那个苏蔷的记忆里,这是一位喜欢读书以至于跟家人疏于亲密的兄长。如今为妹妹说上这一句,倒是少见。

    苏蔷还未答话,便听到苏亦铭道:“蔷儿刚回来,你们不要缠着她问东问西。锦儿还有功课,薇儿还有女工,这便都散了吧。”

    众人明白这是苏亦铭要单独跟女儿叙话了,便都告退了出去。走在最后的魏氏扭头看了苏蔷一眼,似有满腹的话还没有说。

    “父亲大人有话请讲。”婢女关了帘子出去,屋内仅剩他们两人后,苏蔷屈膝一礼道。

    “太子病了,是不是因为你……”这话显然藏在苏亦铭心中一个早上了,此时问出来,连胡须都是抖的。

    “不是。”苏蔷坦然道:“女儿还没有得手。”

    回来的路上她也想了想,若是中了她昨晚放在酒盏里的毒,该不会只是风寒这么简单。

    太子这人不怎么样,运气倒是很好。一而再再而三的,都没有中她布下的毒。或许就不该这么麻烦,直接一刀子捅了更痛快些。

    苏亦铭眼中露出一丝失望,却又道:“罢了,为父也觉得这样不妥。”

    “如何不妥?”苏蔷道。她奇怪苏亦铭怎么突然转变了想法,大弘朝想让太子死的人成千上万,如今苏亦铭既想辅佐摄政王,又有机会动手,怎么会轻易放弃。

    “为父只是觉得,你是个娇弱的女儿家,为父不该让你涉险。”苏亦铭目光沉沉,脸上却有些关切。

    “父亲明明知道,若不是盼着太子死掉我好恢复自由,女儿是不会嫁的。”苏蔷眉头微蹙道。

    苏亦铭神情微怔。

    他这个女儿,最近颇有些奇怪。

    一向乖巧听话的她先是做出自戕的举动,等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又说宁死不嫁太子。他试探着让她去刺杀太子,竟然便毫不犹豫答应了。

    苏亦铭看着他这个女儿,甚至怀疑她是不是魔怔了。

    不过眼下女儿地位尊崇,他还是要好好解释。

    “为父私下探查过太子殿下的身体,听太医讲,就算调养得当,也活不到二十岁了。”说着痛惜般摇了摇头,“只是要委屈女儿了。当初父亲没有为你推掉婚事,实属不该。”

    初嫁而丈夫亡故,就算恢复自由身,苏蔷也会被扣上克夫不祥的帽子,成为京城的禁忌。

    不过苏蔷不在乎这个。她在乎的是:如今边境不稳、皇帝陛下因为重疾随时可能殡天。若现在的太子承继大统,按他这些年贪生怕死又唯恐打仗的性子,那么要不了多久,南夷可能反叛,被赶到天山以北的突厥也可能破界卷土而来。到时候,他死或不死已经没有意义了。

    至于苏亦铭有没有真心觉得她嫁得委屈不知道,她只知道就算苏亦铭没有让她刺杀太子,也少不了会从她这里探听太子的动向消息。从太后挑了苏家的女儿嫁入东宫那一天起,苏亦铭就把心思用到了自己女儿身上。

    不惜谋逆刺杀,也不想皇位落在太子手里。

    苏蔷眼底一片冰凉。

    “若女儿行事成功,可能牵连到尚书府吗?”她思索片刻,淡淡道。

    “那……那倒不会。”苏亦铭神情惊讶道:“为父给你的药,是专门让太子病发的,轻易查不出源头。”

    “这样啊,”苏蔷神情淡淡的,“那些已经没有了。”

    新婚之夜她把那药下在酒里,太子没有喝。

    “那便罢了吧。”言语间虽然有些遗憾,苏亦铭还是劝说道。

    苏蔷退后一步,“若女儿行事成功,还望父亲大人救女儿一命。”她说着便跪了下来,在苏亦铭惊诧的目光中磕了一个头。

    无论如何,她想顺利脱身,还是需要尚书府的帮助。

    “蔷儿这是做什么?你是我的女儿,为父当然会救。”苏亦铭说着,把地上的苏蔷扶了起来。

    苏蔷抿嘴笑了,似放下了心中一颗巨石。她微微屈膝道:“那么如果父亲大人没有别的事,女儿想随处走走,去母亲那里问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