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心悦之人
    苏蔷刚从里屋出来,小清、小和两个丫头便迎了上来。

    “夫人请殿下去暖阁叙话。”许是因为回到了熟悉的地方,两个婢女脸上都有了些活泼的气息。

    东宫一起随驾前来的侍卫随从都被安排在了抱厦休息。苏府下人不多,此时忙做一团,院子里倒是冷清了起来。

    她重生后在这个家里也不过待了几天便嫁人了,故而如果让她独自走去暖阁,恐怕还是会迷路的。

    “这就去吧。”她应声道。

    苏府倒是不大,两个婢女陪在她身旁,没多久便走到暖阁。

    魏氏正坐在八角椅上吃茶,旁边静静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使唤婆子。见苏蔷进来,她屏退了其他人,又一次握住她的手。

    “蔷儿,”细细描画的小山眉下,一双略有些浑浊的眼睛似乎要垂下泪来,“你还好吧。”

    苏蔷随着她坐下来,不太明白魏氏这话里带着的担忧是来自哪里。

    “女儿一切都好,母亲不是都看着嘛。”

    不会是因为太子没有跟来,觉得自己在东宫被冷落了吧。向来的确是新婚夫妇一同归宁,但是夫婿因事不能回的也不少见。

    魏氏朝左右看了看,握住苏蔷的手使劲儿攥攥,紧张道:“你父亲交代你的那些,可莫要做。”

    原来魏氏知道了苏亦铭的计划,怪不得她吓成这般。

    苏蔷抿嘴笑了,抬手给魏氏的杯子里添了茶,柔和道:“放心吧,父亲没要我做什么。”

    魏氏的胸口浅浅起伏,好一会儿欲言又止。

    苏蔷捧了茶盏奉上,道:“母亲要说什么,尽管说吧。”

    魏氏接过苏蔷手里的茶盏,却并没有喝,而是又放在桌案上,这才道:“母亲知道你一直心悦的是摄政王殿下,可是太子毕竟是国之储君。虽然眼下摄政王看起来棋高一着,但是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定。只要太子顺利登基,你就是皇后了。夫妻最重要的是同心……”

    苏蔷手里的茶壶抖了抖,险些掉在桌案上。

    苏蔷心悦的是摄政王殿下?

    魏氏说,苏蔷心悦摄政王?

    难怪太子看到她和摄政王在一起说话,发神经说要把她裹了送去摄政王府。

    只是,这事该是闺中秘闻,苏蔷大门不出的,魏氏可能知道,太子怎么就知道了。既然知道,怎么还娶了她。

    苏蔷以手扶额,顿时明白了当初苦主自缢的原因。

    心悦之人不能嫁,要嫁给他的弟弟。纵使这人地位尊崇,也终不是良人吧。不知怎么,她忽的有些心疼这个姑娘。

    崔晚歌没有尝过男女相爱的滋味,不过戏文里倒是写过很多。这个苏家的女儿,原来跟戏文里那样的忠贞烈女别无二致。

    可惜自己重生为人,借了她的身子,还是嫁给太子了。

    “蔷儿,”魏氏的手抚上苏蔷的鬓角,“你懂娘的意思吗?”

    “唔,”苏蔷回过神来,“母亲放心,女儿都依你。”

    魏氏的眉头这才舒展开,又帮苏蔷扶正了头上的步摇,这才站起身道:“娘去厨房安排几样你喜欢的菜,你去歇一歇吧。”

    魏氏刚走,厚重的门帘又被打起,苏薇探头探脑看向里面道:“长姐在这里呢!妹子一通好找。”

    又一次看到她这个妹妹,苏蔷忽的想起很多事来。

    其实太子和苏蔷的婚书早就拟定,苏蔷也没有那么轻易便赴死而去。只是在那一日,她正漫不经心检点嫁礼,她的妹妹苏薇进来了。

    “长姐你知道吗?”和苏蔷五分相像的小脸明媚中又有几分羞涩。苏薇大步走进来,依着红檀木箱子坐下来道:“今日皇后娘娘差人过来了。”

    “是吗?”苏蔷淡淡地回应着,把一支红石榴簪花拿起来,归置到箱子里去。

    “你猜皇后娘娘派来的内侍说什么?”苏薇丝毫不关心自己姐姐的情绪,自顾自道。

    苏蔷薇笑着摇头,等苏薇说下去。

    苏薇却几分羞赧地拿帕子掩住面目,过了一会儿才放下来道:“听说,是要提一提摄政王的婚事了。”

    摄政王年届三十而未婚娶,早就成了京中一大奇事。

    有人说是因为他常年在外征战,耽误了人生大事。也有人说摄政王早有意中人,只是那女子年龄尚小,摄政王在等她长大。不过更多的人,说摄政王早些年发过誓言,除非彻底驱除多次进犯北境的金人,否则绝不婚娶。

    苏蔷听苏薇这么说,原本波澜不惊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怎么说?”她抬头问道。

    “哎呀讨厌!”苏薇脸上飞起一片云霞,眼珠咕噜噜转着,娇嗔道:“没想到中秋才见过一面,皇后娘娘就替摄政王相了相人。这不,长姐一出门,可能妹子我也待不久了。”

    这意思,宫里内侍是要提点苏家,皇后娘娘看中了苏薇,准备迎娶为摄政王妃了?

    怎么可能。

    苏蔷先是不信的。

    且不说摄政王李璋愿不愿意,皇族看中嫡庶之别,苏薇的身份,嫁给京城普通的世子都算高攀。嫁给摄政王……

    可是苏薇继续道:“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不过母亲说了,可能是做侧妃吧。毕竟是有空置正妃之位,先迎娶侧妃的先例的。”

    原来是这样。

    苏蔷的脸忽然煞白一片。

    看苏蔷不说话,苏薇顿了顿又道:“长姐,你和摄政王的事,已经过去了。就把他让给我好不好?”

    后面的记忆,便是苏蔷从嫁礼里挑出一匹蓝色的缎面,挂在了屋梁上。

    或许她狠心赴死,不仅因为自己所嫁非人,还因为自己的妹妹要嫁给自己的心上人。从此抬头低头,无数个相逢团聚的日子,她都要忍受妹妹喋喋不休讲述她的家事。

    而自己,只能忍着。

    关键是这个妹妹,是知道自己心事的。却为了荣华富贵,不惜插刀。

    如今的苏蔷在心中叹了口气,看着苏薇又一次脸含羞涩地走过来。

    “怎么?”苏蔷道:“妹妹不在房间做女工,寻我做什么?”

    许是这语气过于生硬,苏薇神情微怔,缓了缓才道:“妹妹想求姐姐一件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