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她的死因
    听小管事这么一说,苏蔷才想起太子正病着呢。而作为他的新婚妻子,自己该去探望才是。

    “太子殿下不在寝宫吗?”她从马车上下来,问道。

    说起来,太子这两日就没有住过寝宫。这倒省得他们夜里相处艰难了。

    “回禀太子妃殿下,太子殿下病了的时候,一般是在东暖阁养着。听太医说,那边地气好,空气也宜人些。且因为暖阁外养着梅花,正是开放季节,景致也很好。”

    小管事一边答着,一边在心里寻思太子妃今日归宁已经舟车劳顿,若此时不休息便去探望太子,该是东宫美谈一件。

    寻思间,苏蔷已经由婢女伺候着裹好了披风,淡淡道:“既然是养病,便不该多有人打扰。本宫就回寝宫吧。”

    小管事一张笑脸抖了抖,艰难地张了张嘴,然而却只好应了声是。

    刚才可是有人给他报了信,今日一传出太子身体不适的消息,宫里宫外送名帖请求探望的可是排成了队,这里面甚至还有几个未出阁的小姐。

    太子如今只是娶了太子妃,空置的侧妃位,不知有多少人惦记着呢。她们平日里不好表示,可太子只要一有个风寒不适的,那送来的药材和香囊就能堆满库房。

    与之相比,自家主子也太不把太子殿下当回事了吧。

    苏蔷心里倒没有理会小管事会怎么想。她今日先见了辅国公府的冷清凄惨,再见了尚书府内的一团喜庆,觉得比上阵杀敌都让人疲累。太子病了自有太医守着,她又不懂医理。

    就算懂,她还想着杀了他呢,怎会施救?

    ……

    太子李琮正坐在东暖阁被药炉熏香围着的蒲团上。一只手随意翻开一本古书,一只手支在蒲团边缘,身子歪斜慵懒的样子,似乎随时会被一阵风吹倒了。

    暗卫阿贡正垂首站在不远处,一件一件禀报今日要事。

    “和微郡主从南地回来了,郑家派了百名护卫护送。一进京,那些护卫就交给了南城府衙安置。说是以后就留在京城,不回去了。”

    和微郡主郑夙微,是东南境海岛郑氏嫡女。十年前郑氏归顺大弘,为表诚意,送了年仅七岁的郑夙微来京伺候太后。太后是个有手段的,为稳住郑氏内不服大弘管束的一派,跟皇帝商量着让皇帝收了郑夙微作养女,封号和微郡主。

    李琮脸上神色不变,手指翻过一页书,神色沉沉。

    “国子监祭酒长时间悬置,摄政王给陛下拟了个名单。宫里的意思是:陛下要太子殿下和摄政王一起定夺,这件事他就不过问了。”

    原国子监祭酒孙铛,半年前被御史台弹劾曾与三年前参与科举舞弊,查实后被皇帝陛下革职赐死。自此国子监祭酒之位一直空缺,渐渐影响到今年春闱。如今再过半月就是礼部试士,再不定下来合适的人选,便成了笑话了。

    这消息还没有送到东宫,暗卫却已经先知道了。李琮抬了抬眼,没有夸半句,只点了点头。

    阿贡继续道:“殿下婚宴上那些刺客已经查到了些眉目,不过已经死无对证……”

    李琮放在书页上的手指划过黑色的字迹,冷然道:“死无对证有什么打紧?别人都闯到你们眼前了,本宫死了也便死了,你们的脸还要不要?”

    阿贡的脸白了白,闷声应了声是。

    李琮又道:“也怪本宫,前一日你们便查出那些人有问题,本宫一定要涉险,没让你们动。”

    阿贡的神色恢复了几分,恳切道:“殿下甘愿做诱饵,不惜在大婚的日子里让属下剿灭刺客。是属下无能……”

    “啪”的一声书页被合上,李琮抬手揉了揉额头,淡淡道:“还有什么事。”

    这话截断了阿贡自责的絮叨,他嘴角抽了抽,略迟疑道:“还有一件小事,不知道当不当得说。”

    李琮抬眼看他,被白玉冠束紧的长发散落肩头,他蹙眉道:“别啰嗦。”

    “是这样的,守着辅国公府的兄弟们报称,今日太子妃殿下归宁,特意绕道去了东风巷一趟。”

    “她去那里做什么?”李琮眼中有了一丝不解。

    “说是去赏梅,不过跟着的兄弟仔细打量,太子妃倒像是要到国公府门口看一看。”

    李琮拨开面前燃着药草的炉火,站起来踱了几步。白色圆领袍的下摆划过地榻,上面镶嵌的珠坠响起沉闷的叮咚声。

    似过了许久,李琮转过身来,神情认真道:“她以前认识崔小姐吗?”

    阿贡摇头道:“她们倒是曾有过交集,但是尚书府和国公府向来不和,故而私下里是不认识的。”

    李琮凝目看了看窗外刚刚绽开花苞的梅花,声音冷冷清清道:“说起这个,随崔小姐回来的必然还有给兵部的奏报。他们怎么说的?”

    果然还是忍不住要关心这件事。阿贡在心里叹了口气,把打听到的消息奉上:“副将魏槐林在呈报上说,抚军女将崔晚歌误入南夷人布下的猎虎陷阱,被井下刀斧所伤不治。”

    误入陷阱。

    这话也只有兵部那些打不动仗的老残废会信吧。

    李琮目光沉沉。

    她那样的女子,会莽撞地掉到陷阱里去吗。

    “给你这个!”那一年秋猎,她持缰停在他身边,丢过来一把匕首:“那边几个混蛋惊了狼群,说不定会跑到这里来。你闲逛可以,别送了命。”

    她无视他身上代表皇子身份的锦衣华服,大大咧咧便把那匕首丢了过来。他想告诉她自己有人保护的,只是他嫌烦闷,把那些人赶走了。如今猎场出了事,恐怕那些侍卫立刻就会围上来。

    可只是一眨眼间,她便已经拍马而去,朝着狼群惊散的方向。青色的衣裙衬得身姿更加飒爽,后背上的箭筒和银弓一颠一颠的,闪着耀眼的光芒。

    那一年,她才十六岁吧。

    十六岁独自猎狼的女孩子,会在二十岁被朝廷特批随军征战时掉入陷阱死掉吗?

    李琮的手指甲嵌入手心,滴落鲜血在地板上而浑然不知。

    “殿下,你……”阿贡看着他的神**言又止。

    “去查。”李琮忽的回过头来,“查她是怎么死的!查是谁下的毒手!无论是谁,本宫要他死一百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