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定个人,要个人
    隔天是个好日子。

    初春的太阳暖融融的,照得整个东宫的琉璃瓦都似上了新彩釉,在湛蓝的天空下散发着灼目的光。

    一大早,宫里的宣旨太监便在东宫宣下皇帝陛下的口谕。过了不到一个时辰,摄政王李璋便带着几人前来拜见。

    来的真快,倒是一点也不掩饰内心的急迫。谁都知道国子监祭酒虽然官职不高,但是由于负责官员考课,每次新科都能拉拢一群年轻有为的新官员。这些官员日后倘若升迁,更容易视祭酒大人为官场伯乐。这么一来,每一任国子监祭酒,都在朝堂举足轻重。

    曲芳一边腹诽,一边亲自把他们让进会客的章华殿,着人去东暖阁请太子过来。

    如今皇帝陛下虽然拟旨令李璋监国摄政,但毕竟李琮才是名正言顺的太子殿下。故而两人仍以兄弟相称,表面上是和和气气的。

    “听说王兄来,特地去沐浴更衣,故而来晚了。”李琮到时,李璋已经喝了一整壶的茶。桌子上但凡是盐渍的茶点,已经被他吃掉一半。

    李璋抬眼看去,李琮脸上虽带着病容,眼神倒是明亮。头发整整齐齐挽在冠中,看不出一点水渍。

    说是沐浴更衣,无非是晾着他吧。

    “太子真是拿为兄取笑了,为兄又不是庙里的菩萨,沐浴更衣做什么?”他说着站起来,迎着太子共同坐在议事的地榻上。

    “这是名册。”李璋摊开一张淡黄色的纸笺在李琮面前,没有再费心寒暄。纸上端端正正写着几个名字,其中两个,被御笔亲批,画了个圈。

    “太子觉得哪个更好些?”李璋神色认真,声音不大,似乎怕被人听了去。

    李琮低头看了,被圈住的名字,一个是王沛,一个是朱学臣。

    王沛是现下国子监司业,曾为被抄家赐死的国子监祭酒孙铛做副手,做过五年监丞,算是李琮熟识的人。这半年来,王沛其实相当于兼着祭酒的职务,国子监才运行良好。若论人品学识,他当得起。

    而朱学臣……

    李琮抬眼看了看李璋:“这人是陛下选的?”

    “有问题吗?”李璋神色自然地询问道:“是我看他不错,特意举荐的。”

    李琮修长的手指拨弄着那页纸笺,蹙眉道:“不过是个小小的书簿,怎地就被王兄看上了?”

    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檀香弥漫,带着几分疏离和警惕。

    “的确是个主簿,”李璋咂了口茶,脸上颇有几分赏识:“且是做了十年主簿却没有半次升迁的。不过我听说,他律法术法卓绝,就连大理寺丞,都曾找他请教问题。父皇显然也知道他,这才把他当做备选。”

    “找他请教问题?”李琮嘲讽道:“往自己脸上贴金谁不会?而且我听说,这个人喜欢流连烟花酒楼,日常就是写些酸诗。”

    李璋抬手拢了拢一缕掉下来的头发,哈哈笑道:“太子觉得他德不配位,那便刨除他这个选项便好。王沛如何?看太子的意思,对他没有意见吧?”

    “别,”李琮作势咳嗽了几声,身子往后斜了斜,靠在松软的枕靠上,淡淡道:“如今是王兄监国理政,不能因为我的几句胡言乱语便坏了王兄安排。到底选谁,还是王兄定吧。”

    “哪里?”李璋推辞道:“父皇让你我二人一起定夺,还不是叫你择选吗?毕竟这国子监祭酒,可是有为太子讲经之责的。若你不喜欢,为兄奏明父皇,再换人便是。”

    李琮轻抿茶水,默不作声。

    二人在这沉默中品了会儿茶,李琮才淡淡道:“既然父皇让从这两人中择选,那便王沛吧。”

    李璋闻言把杯盏放下,点点头,把那写着名字的纸笺珍而重之地又收起来,放在袖袋之中。

    “对了,还有一件小事。”等收好纸笺,李璋似漫不经心道。

    李琮低头吹散杯中漂浮的茶叶,等李璋继续说。

    “尚衣局那边出了点状况,求到我那里。正巧我今日要过来,便带着他们一起来了。太子若不嫌叨扰,可把他们唤进来。”

    尚衣局掌宫廷冕服,如今的长官姓郭,是个谨小慎微事事劳心的人。

    “王兄摄政监国,竟然连尚衣局的琐事都要挂心了。”李琮揶揄道,眉心一抹嘲讽划过。

    李璋打着哈哈,伺候的内侍已经唤了郭奉御进来。

    虽不是第一次见到太子,但是从郭奉御的神色看,若不是山穷水尽,绝对不敢来东宫转一圈的。

    这宫里谁不知道,太子是个嗜杀的。随便个下人若有半点违逆,便要落个身首分离的下场。他郭氏虽是个正五品奉御,但要他个人命甚至不用上报皇帝。

    郭奉御怀里抱着个三尺宽的樟木红漆盒,规规矩矩跪下来行礼。

    “你要请求太子什么事,尽管说说。”李璋示意他站起来,面色温和。

    郭奉御却不敢站,垂首道:“今年开春,宫里整备库房,发现当年陛下登基大典时穿的一件吉服破了。因这事,看护库房的管事已经被杖杀。但是吉服不能不修……”

    “敢情你觉得我这个太子有点闲,要教本宫做针线活吗?”李琮打断郭奉御的话,冷冰冰丢出这么一句。郭奉御只觉得冷飕飕如匕首过耳,咚的一声脑袋磕在地面上。

    “小人万万不敢,请太子殿下息怒啊……”说到此处,声音里竟然有了哭音,再也不敢说出诉求了。

    李琮斜睃了他一眼,没有做声。

    “好了好了,”李璋厉声道:“几句话就说明白的事,你吞吞吐吐做什么?”说着转头看向李琮,“只因为当年绣制礼服的金银跳丝技法已经失传,这才求到你东宫来了。”

    李琮抬眼看了看李璋,闷声道:“我这东宫里要是谁会这个,王兄一句话要到尚衣局服侍便是,整这些弯弯绕绕的做什么?”

    “这个……”李璋明亮的眸子一时间有些失神,好在郭奉御总算灵魂归体,跪在地上道:“不瞒殿下,那懂得金银跳丝技法的,眼下整个京城,就只有如今的太子妃殿下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