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殿下没心情
    太子妃殿下。

    原来这么一唱一和的,在这里等着他呢。

    急慌慌来议国子监祭酒的事,临了了,才露出真正的居心。

    就这么惦记吗?这才嫁过来几天而已。既然这么惦记,当初怎么不拼死护着她,不让她嫁过来呢。

    是了,指望她刺杀自己呢。

    既把人家当枪使,又心心念念忘不了,何必呢。

    李琮几乎就要哑然失笑了。

    他把杯盏放在桌案上,在果盘里挑拣了一片蜜饯细细在嘴里咀嚼了,才淡淡问道:“既然这种技艺已经失传,太子妃怎么懂的?”

    郭奉御抬起头,脸上摊着逃离生天的庆幸,恭维道:“小人也是听说,去年乞巧节后京中贵女比拼刺绣手艺,有人拿了太子妃殿下亲绣的一张帕子,赢了头名。那帕子上的鸳鸯,正用的金银跳线技艺,栩栩如生。小人不敢逾越,绝不敢让太子妃殿下屈尊为尚衣局刺绣。只请太子妃殿下透漏要领,不吝赐教。”说着又以额头触地,战战兢兢中露出些希望来。

    礼服破损,几乎是欺君之罪。他这个奉御还没有被革职查办,都是因为如今摄政王监国理政,事情还没有捅到皇帝陛下那里去。正在他觉得人头不保的时候,打听到如今的太子妃殿下就会这门手艺。他不敢来求太子,跑到摄政王府里去求,没想到也是运气好,摄政王竟然一口答应下来,还亲自带着他过来。

    郭奉御心里,满满的都是庆幸。

    若太子妃肯指点一二,无异于他的再生父母。

    “原来是这样。”李琮明亮的眼睛看过来,微微一笑。郭奉御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停了半拍。

    都说太子长得酷似先皇后,可笑起来的时候,还真是更像陛下多一些。那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面前坐着的是皇帝陛下了。

    只是这病容,似比皇帝的病还要重些。

    “曲芳,”李琮唤了一声,“去请太子妃过来。就说——”他顿了顿道:“就说摄政王这里有件要事请她来帮忙。”

    “是。”曲芳点头垂手退出去,一路步履匆匆去请太子妃。太子妃寝殿里没有太多人服侍,想必都被她遣去别处了。

    “请我?”隔着海棠色的串珠帘子,苏蔷疑惑道:“请我做什么?”

    她刚遣走了小清小和,把匣子里早先藏好的小匕首拿出来细细打磨。听到曲芳在外面说太子相邀,觉得这事有些蹊跷。

    太子是个性子冷的,夜里连寝宫都不回,怎么会主动邀她呢。

    曲芳在门外略踌躇了一刻,还是决定直言相告。

    “摄政王带了尚衣局的人来,说是请教殿下您的金银跳丝刺绣技法?”

    “金银跳什么?”下意识地,苏蔷这么问了一声。

    她懂什么金银跳什么刺绣技法啊,她压根就没有学过女工。她倒是懂金刀银刀哪种刀入肉快些。

    事实上,都比不过铁刀。

    “金银跳丝,”虽然有些意外,曲芳还是老老实实解答道:“听闻去年乞巧后,太子妃殿下的一张绣鸳鸯帕子就是用的这个技法。”

    苏蔷在脑海里仔细回想了一下,并不记得有这个帕子。

    看来苦主也不是什么记忆都给了她,或许只有手里拿根针,才能想起来?可是万一想不起来,岂不是闹了笑话了。

    苏蔷歪了歪脑袋。

    还有这个摄政王,没事瞎折腾什么?难道还以为她旧情难忘,能多见一面是一面吗?

    思量了这些,她对着帘外淡淡道:“请大管事回禀太子殿下和摄政王殿下,就说本宫去不了。”

    去不了啊。

    曲芳心中没有遗憾,竟然有几分欢快。

    他虽然是个无根之人,也觉得自己家太子妃长得如此漂亮,不益多接触外人。万一太子吃醋了还了得。

    不去就不去吧,他回去就说太子妃身体不适,两厢都给个面子也就了了。

    说是这技艺失传,大不了把那礼服拆了重绣就好。换个技法,也不是不能看。反正尚衣局不是东宫的人,犯不着为他们劳动自己家女主子。

    曲芳心里这么想,嘴上就这么说:“那奴家去回禀太子,就说殿下您身体不适?”

    说什么身体不适啊。

    无论是崔晚歌还是苏蔷都死过一回,她最忌讳身体不适了。

    不行,自己不能咒自己。

    “不用,”她开口道:“你就说本宫没心情。”

    没心情?

    曲芳怔楞片刻,应了声是,低头缓缓退出去。

    可直到殿门口,也没有听到太子妃唤他回去。

    看来果真要这么说了吗?

    他觉得自己此时,有点像适才刚刚踏进东宫的郭奉御。

    “不来?”太子挑了挑眉,脸上带着惊讶道:“你有没有说,是摄政王有事请她帮忙。”

    “说了。”曲芳老老实实应道,眼睛看着地面,随时准备身上被太子丢过来的杯盏砸到。

    “你这么说,太子妃也说不来吗?”太子一边问,一边斜着眼睛看李璋。李璋倒是面不改色,只是肉眼可见呼吸都慢了几分。

    “那她有没有说,她为什么不来?”太子刨根问底。

    妇人家会找什么借口,无非说身体不适。

    李琮在心里冷笑。

    “太子妃殿下说——”服侍在太子身边多年,曲芳是以能言巧辨体察主子活下来的。可如今……

    “说!”太子看李璋已经拿起杯盏喝了一口掩饰脸上的不安,催促道。

    “太子妃殿下说,她,她没心情。”曲芳一口气说完,噗的一声,看到摄政王李璋把含在口中的茶水吐出,仪态尽失,慌慌张张站了起来。

    “没心情啊……”太子拖长了声音,对摄政王的失态浑然不知,看向郭奉御道:“你听见了。”

    “听见了听见了!”一直跪着就没有起来过的郭奉御埋头道:“是小人该死,扰了太子妃的心情。”

    “这也真是的,让你白跑一趟。”太子装作体恤道:“本宫这个太子妃,是被本宫惯坏了的。哪日她有心情了,本宫再帮你问问。你说这样可好?”

    在郭奉御唯唯诺诺的点头叩头和感激声中,曲芳总觉得,今日太子的心情似乎不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