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她身子发软
    国子监司业王沛今日回家有些晚。春闱在即,他却缺了顶头上司。这下所有文书资料全堆在他的案上,礼部那边三两天便把他叫过去催一遍进度、过一过流程。焦头烂额中,他恨不得就住在国子监了。

    王沛的夫人李氏,一面埋怨他不知道顾惜身体,一面伺候他用解乏的草药汤洗澡沐浴。在浴桶里泡了小半个时辰,王沛一把筋骨松松软软的,微闭着一双眼睛,几乎睡过去。

    就在灵台越来越混沌时,他忽的想起明日要跟同僚论选题,有卷备选的题库在书房里。于是擦干净身上,随便披了件中衣便踱步到一墙之隔的书房去。

    李氏跟在他身后,一边抱怨他不知疲累,一边提防他神志不清踩空阶梯。就见王沛晃晃悠悠进去,不过一眨眼功夫又冲出来。他手里抓着一张纸,鞋子都跑掉了,疯了一样道:“今日谁进过我书房?”

    “进贼了?”李氏的心提到嗓子眼里,就要大声叫护卫巡防抓贼。

    王沛却赶忙紧走两步捂住她的嘴道:“噤声!”

    他的一只手仍抓着那张纸,透过廊柱下昏暗的灯光,李氏能辨的出那是一副水墨画。

    ……

    “事儿成了。”

    阿贡无论汇报什么,神情总是一片漠然,看不出喜怒来。

    李琮正提着个水壶亲自给暖阁旁的一株梅花浇水,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

    “说什么呢,没头没尾的。”他今日的头发挽得松,又是在浇花,平白给人一种慵懒却华贵的气度。可是只这一句似责备的语气,便让四周冷了几分。

    意识到自己莽撞,阿贡的脸红了红,恭敬道:“今日早朝,王沛当着摄政王的面晕了过去。太医院的人行了半天的针,又强灌了好几碗药,才把他弄醒。醒倒是醒了,就是嘴歪眼斜的,说话都说不囫囵了,当场哭着跟摄政王告假一月。”

    告假一月,便正好错过春闱。

    李琮已经因病许久不上早朝,朝中事都是靠内侍或暗卫传给他,一直以来都觉得索然无味。今日听阿贡形容的有趣,便觉得没有亲眼看见,有些遗憾。

    “是用了装病的法子啊。”他把水壶放下,弯腰把根茎旁被水浇得凌乱的鹅卵石捡起来重新摆好。

    “是呀,”阿贡点头道:“没想到小小司业,竟然能买通太医院的人。早就听说太医院的人都站了摄政王的队,隔三差五的,往摄政王府跑得可勤快了。”

    明明身体羸弱需要看护的人住在东宫,可他们就是喜欢去给摄政王府的人切脉瞧病调养身子。

    阿贡说起这个,神情里颇有些不快。

    李琮站在花开一半的梅花树下,寡淡地笑了笑。

    一直在旁边伺候的曲芳道:“恐怕不是买通了太医院的人。太医院有五十多号人呢,他可不知道今日当值的是谁,如何买通?”

    李琮点了点头道:“王沛的妻子李氏,祖上是黄淮一带的名医。她虽是女子,只学了些皮毛。但是装一装病,也足够用了。”

    原来是这样。

    “既然王沛已告假,那么想必这几日圣御便会下来,朱学臣一跃成为国子监祭酒,往后他便在明处了。”李琮不无担忧道。

    “殿下放心,属下自会安排人保护。”

    “不用。”李琮摆了摆手,“东宫的人只要现身,就会引起摄政王府注意。李璋是个多疑的,必然会安排个自己人以佐助之名,盯着朱学臣。”

    无论如何,此次春闱,摄政王府已经输了东宫半截。

    想起这个,李琮在花树下微微笑了。

    这时候,有内侍小心靠近曲芳耳语了几句。曲芳神情如常点了点头,看李琮心情不错,便道:“禀殿下,和微郡主来了。”

    李琮脸上还挂着残余的笑,只是嘴角轻抿道:“她来做什么?”

    “说是来看望太子妃殿下的,昨日送了礼物,今日人便来了。”东宫的大小事务逃不过曲芳的眼睛,他原本该昨日便把这事汇报给太子。但想着和微郡主也算东宫的常客,便没有说。

    “随她吧。”李琮淡淡道,说着就要转身回暖阁休息。这个时候,不远处脚步声传来,隐隐可闻到珍贵香露的味道。

    “夙微拜见太子殿下——”随着这一声娇嗔的问候,不远处月亮门旁花花绿绿的已经跪倒一片。唯一一个站着的,是他新娶的妻子。

    苏蔷只是微微屈膝,心里有些疑惑郑夙微为何行礼如此隆重。

    郑夙微一早便来了。

    苏蔷迎她至花墙处,两人按初次见面的礼仪行了礼,郑夙微的一双胳膊便搭上苏蔷的袖子,似难舍难分了。

    苏蔷把她让进花房,茶水点心布了一桌子。郑夙微一边吃,一边夸赞东宫厨娘的手艺又有进益,又说前年埋在寝殿外辛夷树下的酒该启封了,肯定很香甜。

    那模样,倒像她才是东宫的主人,只不过出游了数月方归。而苏蔷,就是个给她看院子的。

    苏蔷在心中冷眼瞅着,嘴里淡淡附和,既不生气又不觉得有趣。

    如今京城的贵女都是这般争风吃醋的吗?也太没有水准了吧。苏蔷忽的就想起自己曾经养的两匹马来,有一匹为讨她的欢心,总是在她的肩膀上蹭啊蹭的,还试图发出好听的嘶叫声。可是她还是喜欢另一匹,因为另一匹跑的更快。

    不过或许太子就喜欢郑夙微这样蹭啊蹭的。

    话聊了才半柱香的时间,苏蔷便道:“郡主也太久没见到太子,不如过去太子那里看看?”

    这话正合郑夙微心意,她却推辞道:“太子有要事缠身,随便去打扰怎么可以?”

    苏蔷品了口红茶,拍了拍她攀在自己胳膊上的手道:“郡主又不是外人。”

    说着站起来,吩咐内侍陪郑夙微转去暖阁。哪知道郑夙微非拉着她过来,如今这刚见到人便行了这么大一个礼……苏蔷抚了抚额,不知道该不该伸手把郑夙微扶起来。

    正犹豫间,便听到郑夙微娇滴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许久不见太子哥哥,夙微膝盖发软,站都站不起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