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她拳头很硬
    这声音软绵绵娇滴滴的,穿过东宫被太阳照得耀眼的琉璃瓦,裹在棉花里弹在人身上,让苏蔷浑身起了一层疙瘩。

    她抬头看太子,见李琮站在花树下神情玩味地笑笑,慢悠悠走了过来。曲芳跟在太子身后,脸上也带着笑。不过他的笑是那种因为熟悉这种场面,觉得放松的笑。

    看避在一边的宫廷内侍和婢女,也没有人像她这样,露出震惊的神情。

    看来这郑夙微,见到太子就是这么个样子。

    “和微郡主什么时候来的?在南境待了这许久,本宫还以为你不回来了。”李琮脸上难得露出柔和的笑,伸出手去,把郑夙微扶起来。

    像攀着苏蔷胳膊那样,郑夙微也环抱着李琮的胳膊站起来,整个人几乎在李琮身上贴了贴才站稳了身子。

    苏蔷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俩,考虑自己是不是该让到墙外面去,给他俩留足空间。

    “夙微赶着来参加太子哥哥的婚礼,结果路上耽搁了,太子哥哥不怪我吧。”说着一双眼睛看向苏蔷道:“哥哥娶的嫂子太漂亮啦,可惜以前没有走动过,这以后是一家人了,夙微常来看嫂子好不好?嫂子嫌不嫌烦?”

    倒是没有什么好烦的,况且她也不过是打着来看她的旗号跟太子私会罢了。苏蔷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或许有她在场,自己更容易趁着混乱刺杀太子呢。

    想到这里苏蔷笑了起来,看太子正看向她,似也在等她的回答,便施施然道:“妹妹跋涉而回,正是要养身体的时候。”

    果然要拒绝吗?郑夙微期盼的眼中一抹冷色划过。

    苏蔷继续道:“虽然如今天气暖了,出来进去的总是容易受寒。”

    太子一双明亮的眼睛轻轻眯了一下,等着苏蔷往下说。

    “所以——”苏蔷已经走过来靠近了郑夙微道:“不如本宫让人拾掇出来一个院子,置办了妹妹喜欢的家具软铺,就住在东宫吧。”

    她脸上带着真挚的笑,眼中甚至还有几分盼着别人同意的期待。郑夙微呆在原地,一时间忘记该同意还是婉拒。

    她同太子虽然是名义上的兄妹,可是却半点血缘关系也无,是需要避嫌的。她这么说以及表现的亲密,无非是想让苏蔷心里醋一醋,行为举止失当,便落给下人们一个心胸狭隘的口实。

    可如今她邀约,自己若应了,会被嗤笑不顾男女大防。她若是开口拒绝,又像是之前说过的话没有诚意。

    苏蔷说完这句,只是静静站着,嘴角扬起一条好看的弧线,等着她开口。

    李琮嘴角抿了抿,淡淡道:“多走动就是了,东宫琐事繁杂,倒不适合养身子。”

    我怎么看你日日闲的发慌呢。

    苏蔷偷偷白了李琮一眼,退后一步屈膝道:“臣妾思虑不周,还望太子见谅。殿下与郡主多日不见,臣妾去吩咐厨房备菜,不打扰二位叙旧了。”

    说完笑着对郑夙微点了点头,便带着一干人等消失在月亮门外。

    东暖阁小院落忽然空旷了很多。

    不由自主的,李琮朝苏蔷消失的方向看了看。

    回过头来,见郑夙微一脸柔情蜜意地看着自己。

    这也是个蠢的。

    他在心里说。

    你妄图三言两语便气一气苏蔷吗?你可不知道,她对我的兴趣只在怎么杀了我比较痛快罢了。

    想到此处,他转身吩咐道:“布酒菜,本宫要亲自为和微郡主接风。”

    身边的人笑得更是开心,娇嗔的红色从擦了铅粉的脸蛋上露出来。

    为示亲密,三人一桌成席。

    这还是苏蔷第一次跟太子坐在一张桌子前用饭。东宫的厨子都是精挑细选的,只是太子谨慎,今日的菜每样都要试毒,入口的时候多半已经错过了最美味的温度。

    苏蔷觉得还不如自己吃呢。

    原本她已经找了个借口推掉了这场家宴,可是太子亲自使唤曲芳到寝殿请她。架势之大,竟像是绑着她也要过来。无奈她只好过来,一边饮酒吃菜,一边听郑夙微跟太子聊他们年少时的趣事。

    两个困在宫里日日看头顶方块天长大的可怜孩子,有什么趣事可聊。

    郑夙微正说起他们书房进耗子咬烂了太师画作的事,说得花枝乱颤就差整个人跌在太子怀里了。太子兴致勃勃地听着,虽然不附和,但是也由着郑夙微扯。

    苏蔷悄悄探手抚了抚肚子,她是真的饱了。

    正寻思找个什么借口开溜,就听郑夙微已经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来了。

    “嫂子整日待在东宫会不会很无聊,京里几个姐妹约着去玩,太子哥哥若肯放人,嫂子愿不愿意大驾光临啊。”

    苏蔷半点兴趣也无,不过想知道郑夙微卖什么关子,问道:“约着做什么呢?”

    郑夙微掩嘴一笑道:“看戏听曲子,嫂子能去吗?”

    听说苏蔷是无趣的人,平日里绝不出尚书府大门半步,京中也没什么朋友。如今虽然已经嫁人,想必也不敢出门看戏听曲子吧。

    “能啊。”苏蔷利落道。

    郑夙微后面劝说的话卡在喉咙里,咳嗽了一声要拿起桌上的酒杯,却发现杯子已经空了。

    不等她抬头,服侍的宫婢已经走上前来,要给她添酒。

    苏蔷说完那句话,右手仍旧持银著夹菜,左手把自己的酒杯放下。

    耳边传来宫婢裙裾摩擦的声音,一个纤瘦的影子被灯烛投射到宫殿的墙壁上。苏蔷微微抬眼。

    就在一瞬间,伴随着宫婢的惊呼声,一壶酒自头顶摔落。于此同时,那宫婢整个人扑倒下来。

    几乎是本能的反应。

    苏蔷已经侧身避开倒地的宫婢,左手握拳向一边猛击。啪的一声,碎裂的酒壶向着李琮的方向飞去。

    更多的惊呼声响起,内侍涌向李琮。李琮被倒地的宫女扑在身上,似乎勉力挣扎而不能出,直到内侍把宫婢拉到一边去,他才慢悠悠被搀扶起来。

    他看了看苏蔷仍停顿在半空中的拳头,正要询问,就见苏蔷忽的捂住了手道:“这什么摔在我手上,好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