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装得娇滴滴
    那宫婢是不小心跌倒的。她穿了新鞋子,觥筹交错间地上又洒了酒水,抬脚时一个紧张便摔落下来。

    身子压住太子殿下,而手里的酒壶几乎摔到太子妃头上。

    好在李琮被扶起来后没什么大碍,而苏蔷的手格挡开了酒壶,也没有什么事。

    李琮被内侍伺候着换了外袍,没理会郑夙微在自己身边絮絮叨叨的抚慰和关心,一双眼冷眼瞅着苏蔷。

    屋里散发着浓烈的酒香。

    苏蔷脚边掉着几片酒壶碎渣。

    身上却滴酒未沾。

    当时情境混乱,内侍和宫女忙着护他,都没有注意到苏蔷的手几乎一碰那酒壶,酒壶便碎了。

    他虽然身子弱,学武只是为了健身用。但是也知道拍击下坠中的酒壶又瞬间击碎,需要多么精确的判断,多么大的力度。

    他这个太子妃,可一点都不像传说中日日在家绣花描红的女子。

    没听说过捏针能锻炼臂力的,更没听说过官宦女子学武艺的。

    她虽然此时正搓揉着手背唤宫婢为她擦拭药膏,但是李琮却看得出来,她神情里没有多少痛苦。

    那微微蹙着的眉和眯起来的眼睛,更像是装的。

    看来她不仅仅会下毒,身上还练过。

    这个能耐,说不定跟阿贡不相上下。

    想不到迂腐的苏亦铭暗地里会把自己的长女培养成这么厉害的一名刺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培养的,怎么就躲过了他的眼线。

    李琮觉得自己有些轻敌。他的视线从苏蔷脸上移开,清澈的眼睛如冰湖蒙雾,深不见底。

    “本宫没事。”他的视线落在郑夙微头上,安抚她道:“郡主不必如此惊慌,虽然我身子弱些,可也不是你捏的泥人,被压一压便死掉了。”

    “太子哥哥还记得夙微捏的泥人?”郑夙微脸一红,背过身去。

    苏蔷在心中嘁了一声。

    李琮却又转了话头道:“不是说要跟姐妹们聚一聚吗?正好我这几日也空闲的很,不如明日你叫上王兄还有三弟,我们一起去校场玩上半日,如何?”

    东宫西南面倒是有个校场,但那里是皇族子弟操练或者比武的地方,郑夙微一个女儿家,全然不感兴趣。

    不过她还是乖巧地点头道:“如此实在是太好了,正巧可以欣赏太子哥哥射箭。”

    射箭有什么好欣赏的。

    苏蔷任宫婢把名贵的药膏涂在她手上,在心里不屑地嘀咕了一声。

    也就这些皇族子弟会把射箭练得花拳绣腿一般。射箭就是为了捕猎或者拼杀,还欣赏。

    啊呸。

    “太子妃也来吧。”李琮看她脸上划过莫名其妙的神情,淡淡开口相邀。

    “臣妾不懂射箭,就不去了吧。”苏蔷推辞。

    郑夙微立刻小步走到她身旁,蹲下来抚摸着她被药膏裹住的手指,哀求道:“嫂子你就来吧,你若不来,我一个女儿家也没个人说话。你还不知道他们,一上马就把人家忘了,丢十里地都想不起来。”

    说着嗤嗤笑起来,似回忆起什么好玩的事。

    “就这么定了。”李琮神情不容反驳道:“明日迎客,太子妃可不要让客人觉得我们东宫怠慢。”

    又来。

    苏蔷在心中叹了口气。

    这东宫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

    敢情吃的喝的东西不要银子吗?

    瞥了他一眼,看到有宫婢小心跪在地上收拾碎掉的壶渣,心中一凛。

    脑海中闪过她击碎酒壶的场景。

    太子不会是怀疑我会功夫,要试探一下吧。

    这想法一出,便在心里再也驱散不去。

    这天夜里苏蔷翻来覆去睡不着,把睡在床板旁的小清叫起来。

    “我会射箭吗?”她忽的这么问道。

    尚书府的小姐,八成不会吧。果然,被唤醒的小清莫名其妙地摇头道:“小姐怎么问这个?小姐你连弓箭都拿不起来吧……”

    弓箭才几斤几两,苏大小姐的小身板也太差了。

    ……

    “我拿不动。”

    苏蔷站在晨风猎猎的校场边,伸手提起一把银弓,试了试放下去,一脸遗憾道。

    周围便响起宽容友好的笑声。

    郑夙微一早便来了。

    不久后,摄政王带着个随从,三皇子李琅带着嚒嚒管事内侍一大堆人全都出现在东宫。

    摄政王喜欢出行简单,只带一个人是很正常的。

    而三皇子,则是因为年龄太小还养在宫里。他的母亲兰妃几乎步步不离他左右,真必须让他独行,便安排一群人在旁伺候着。

    如此娇惯之下,三皇子不仅穿得花团锦簇,神情间也毫无英武之气。

    李琮和苏蔷今日换了骑马装,翻领窄袖衫下一条柔软的海纹裤,风帽小小的挂在脑后,看起来英姿勃勃。苏蔷瞥了一眼李琮,发现他脸上的病容都少了许多。

    他们刚到校场,便有人献上五把虎贲弓,这是近日内务府和兵部一起做的。说是把兵部的强弓改良,又装饰了鹿角和玉器,适合皇族子弟游猎用。

    苏蔷瞄了那弓一眼,比之自己常用的那把,这弓还是好看胜过实用。

    每人都拿起一把,就连九岁的三皇子李琅都使劲提起来挂在脖子上。

    郑夙微也双手合力拿起一把。

    只有苏蔷提了提便放下去,一脸羞愧的样子。

    “太子妃不必介意,这本就不是女儿家能用的。”摄政王李璋隔着三皇子,开口抚慰看起来无比沮丧的苏蔷道:“若太子妃想学骑射,大可让内务府送来女子用的黄杨小稍弓。”

    他神情温和,努力遮住眼中的柔情。

    郑夙微听他这么一说,原本提溜起来的弓也啪地放在案子上,悻悻道:“不怪嫂子拿不起,夙微也拿不动。”

    两个女子的示弱让能提起弓箭的三皇子越发起劲儿,憋着一口气道:“兄长们再不试试这箭,小弟就要试了!”

    李琮淡淡看着他们,嘴角微抿道:“那今日首发,就由三弟来吧。”

    立刻便有内侍递了箭矢给三皇子,他奋力拉动弓弦,铮的一声箭矢脱弦而去。

    众人仔细瞅瞅,靶子上什么都没有留下。

    三皇子气馁地跺了跺脚道:“再来!”

    接连三箭都是脱靶,他羞恼地把弓箭掷在地上,不玩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