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执子之手
    看见三皇子李琅败兴弃箭,李璋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三弟的骑射课才开了几个月,射不中很正常。”他低头把弓箭捡起来,声音里含着些宽宥。

    李琅的小脸被冻得红扑扑的,懊恼地坐在竹凳子上道:“王兄就会哄我,还不是吕少傅不肯多教我。学了这么久,还在教绑弓的法门。”

    看他气馁又不甘心的样子,苏蔷忽的觉得似见到了自己的弟弟。她的弟弟崔晚彦,也是个骄傲又倔强的孩子。只不过将门之家出生的崔晚彦,早就可以五十步外射中靶心了。

    她忍不住道:“百步穿杨其实很简单,多练习就能做到。但是三皇子如今学的这个,可比射的准重要多了。”

    射箭难道不是为了射的准吗?

    听苏蔷这么说,李琅的眼睛扑闪扑闪看着她,整个人也向着她坐的地方挪了挪。

    他第一次见太子妃,没来由便觉得亲近。

    苏蔷抿嘴笑了笑,缓缓道:“皇子们辅佐陛下治世,就算入军营从军,也是是要做将军的。相比万军之中取敌人首级,懂得运筹帷幄、护佑子民,显然更为重要。学习绑弓的法门,就是在学如何见微知著。从弓臂、弓弦、弓身,了解轻微的变化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这便不是在培养百步穿杨的兵丁,而是在培养胸怀全局的将领啦。”

    “果真?!”

    李琅从竹凳上蹦跳下来,长长的衣襟险些把他绊倒了。他身后的内侍忙扶住他,他却挥了挥手道:“闪开,太子妃嫂嫂说我将来要做将军的!”

    苏蔷笑着扶住他,肯定道:“自然是真的。不过在这之前,三殿下还是要平安长大才行,从凳子上跌下来扭到脚,可不是大将军光荣的历史。”

    李琅受教地点头,苏蔷抬手抚了抚他的头。

    似乎对这亲密的举动有些不安,但是李琅呆愣之下没有动。直到感受到那柔软却温暖的手抚上他的头顶,下意识地,他竟往上靠了靠。

    如一只小兽。

    他身后的内侍吁了一口气。

    出门的时候兰妃娘娘交代了很久,生怕三皇子在校场上有所磕碰。这下好了,他对射箭失了兴致,远离了那些兵刃是最好的。

    李璋站在李琅身旁,看晨光把他二人的衣襟上镀了一层薄彩,如同置身梦幻之境。

    他身旁的李琮咳嗽了一声。

    说的头头是道,倒像是自己学过射箭一样。

    看李璋和李琅的样子,像是她身上长了仙草。

    不过若想知道她学没有学过,倒是也不难。

    如果是个练家子,身上的骨骼和肌肉都会不同。

    他手持虎贲弓走到苏蔷身边,把缠着她问东问西的李琅提溜到一边,开口道:“太子妃想试试吗?”

    苏蔷站起来,透亮的眼眸眨了眨道:“臣妾不懂这个,也提不起这么重的弓箭,还是欣赏殿下的英姿便好。”

    郑夙微也站起来,期待道:“来了有一会儿,还没有见识到太子哥哥和摄政王殿下的本事呢。”

    李琮没有理她,探手抓住苏蔷的胳膊,把她引到暖亭外。

    “提不起有什么打紧,本宫帮你提着便好。”说完不等苏蔷有所反应,他忽的从她身后揽住她,宽阔的肩膀把她锁在怀里,在她身前提起了那把弓。

    他身材高大,臂展很长,这个时候把她圈在怀里,竟然还能留足弯弓的距离。苏蔷感觉到他贴自己非常紧,他的鼻息轻轻的,从自己耳边划过。

    “左手握着这里。”他说着,右手抓住她的手,轻轻按在弓身上。

    她的手指柔若无骨,指面指背上没有一点硬茧。只有食指第一节上,隐隐有条细细的划痕。

    那是做多了女工的缘故。

    她使了什么手段?或许,用了什么化茧的药水也说不定。

    苏蔷装作半点不懂的样子,随意把手搭在上面,微微用力。

    “这里不该用力。”他说,手指探上她的小臂,轻轻捏了捏。力道不重,但是隔着已经不太厚的春衣,可以感觉到里面薄薄又软软的皮肤。

    手掌往上划过,握住她的上臂。

    仍然没有半点肌肉堆砌的痕迹。骨头也细,倒真像没有力气。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李琮心中升起一点疑惑。

    他已经端正好她的身子,右手抽了一根箭矢放在她手里,拉了半满的弓。

    “会瞄准吗?”他在她耳后问,声音里含了三分轻柔。苏蔷心头一颤,几乎要丢开箭矢。

    “现在还不能放。”他说道:“不能直直照着靶心,要给个弧度才可以。”他说着带动她的胳膊把弓箭朝着天空倾斜,细细调整了位置,右手握住她的右手拉了个满弓。

    “放。”随着这一声低沉的命令,那根箭矢嗖地向前飞去,正中靶心。

    耳边传来摄政王的掌声和郑夙微的欢呼声,接着躲在靶心后的内侍探出头来,提着个锣击了一声。

    苏蔷额头起了细密的汗珠。

    原来装不懂拿捏架子,比大大方方射了更让人觉得累。

    “太子哥哥,我也要学!”

    郑夙微已经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根箭矢,脸上几分喜悦道:“嫂子可不可以把太子哥哥借给我一会儿。”

    苏蔷如蒙大赦般从李琮怀里钻出来,把位置让给郑夙微。

    “王兄让我一个人受累吗?”李琮却立刻松开臂膀,把弓箭平平放在架子上道:“不如王兄教一教夙微,好叫她们两个比一比,看看我们这两个师傅,哪个更厉害些。”

    又整什么幺蛾子。

    苏蔷微微皱眉,斜眼看李琮已经把郑夙微推给李璋。

    李璋笑着点头答应,神态里几分寂寥,又有几分自得。

    寂寥或许是看太子又跟她装得恩爱,想起了他们的往事。自得则是因为他自信如果比箭,自己绝不会输给太子。

    毕竟他才是那个征战沙场十年才回的,皇子中的将军,京城里的摄政王。

    “太子妃要不要再练练?”李琮看到李璋已经在教郑夙微射箭的要领,他转身对苏蔷道。

    “不必了。”苏蔷耸了耸肩膀,“你们觉得好玩,就耍弄我们吗?不知道若是我们谁比赢了,会给什么奖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