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她要的奖励
    瞅瞅脸皮多厚,还想要奖励呢。

    不过什么奖励能让她愿意露出真功夫呢。

    李琮看着她因为刚刚学了箭术而微微发烫的脸颊,低头道:“太子妃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苏蔷在心中默默盘算。

    看郑夙微持弓的架势,显然是没有学过的。自己就算赢了她,也只是说明自己学的快了一些罢了。眼下说不定是个机会。

    “郡主想要什么?”苏蔷忽的转身看向郑夙微道。

    郑夙微正一边听李璋讲解,一边偷偷听着这边的动静。所以苏蔷话音刚落,她便兴高采烈道:“我想要太子哥哥女儿节带嫂子出去玩的时候捎上我,不知道可不可以。”

    女儿节就在三月三,是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也是男欢女爱、私下约会的节日。

    看来郑夙微逮住个机会,就要跟太子腻歪在一起的。

    “自然可以。”李琮没有回头,一双眼睛盯着苏蔷,淡淡道。

    他在等苏蔷的答案。

    “如果我赢了,”苏蔷靠近李琮,轻轻踮起脚尖,嘴唇凑上他的耳朵,轻声道:“烦请太子殿下今晚歇在寝宫。”

    吐气如兰,声音软糯,一句话末了便迅速撤回了身子,任那声音钻进李琮的耳朵,在四肢百骸间回荡。

    他怔怔地看向她,一时间竟觉得跟自己说话的另有其人。

    苏蔷眼中半点羞涩也无,落落大方道:“小小奖励,太子殿下可会答应?”

    这种话,是一个习读诗书长大的贵女能说出的吗?青楼红牌邀约公子时,恐怕才能做出这样放肆的举动。

    李琮忽然有一个想法,或许她在婚礼时跟真正的苏蔷掉了包了吧。

    但是怎么可能呢。

    他们的婚事由太后主导,内廷司和礼部层层核准,她的身份该不会出错。苏亦铭或许已经胆大到谋逆,但是他自己的女儿还是认得的。

    “好。”他答道。

    她提这个要求,是为了趁他睡着了好对他下手吗?

    看来她完全忘记了,新婚夜里,她自己是如何昏了一晚上的。或许她真有些拳脚,但是对迷香却丝毫没有办法。

    李琮冷眼打量苏蔷。

    苏蔷眯着眼睛笑了笑,便转过身去拿起弓箭,做出要认真练习的样子。

    一个时辰后便是比试,内侍重新布置了箭靶,拉近了距离。

    听说太子妃和郡主比试射箭,在管事的默许下,来了不少内侍和宫婢躲在不远处观看。李璋索性示意他们大大方方过来看,于是人群中一阵欢呼,众人围在校场边,等着看两位女子比箭的风采。

    在这种氛围下,郑夙微颇有些紧张。她来太子宫中是为了亲近太子的,可不是为了出丑。

    内侍上前为她们换了女子用的轻弓,两人站上箭台,四周一片掌声响起。

    “肯定是咱们太子妃殿下赢。”一个宫婢踮着脚尖,跟旁边的内侍搭话。

    “那可不一定,”内侍道:“和微郡主怎么也是在东宫长大的,虽然没有亲自练过,也看过不少骑射,耳濡目染肯定更容易学会。”

    服侍的内侍击了一下锣,示意四周安静。

    “太子妃殿下先来吧。”郑夙微谦让道。

    “还是让我先琢磨一下,郡主先来吧。”苏蔷道。

    郑夙微闻言向前一步,在微风中轻轻举起弓箭,箭搭弓弦,看起来倒是有模有样。

    嗖的一声,两尺余长的箭矢朝着箭靶疾飞而去,接着箭靶晃了晃,那箭正扎在箭靶边缘。

    若再偏离一分,便会脱靶。

    “好耶!”虽然不是好成绩,但是对女子来说,已经足够厉害。内侍和宫女们踮脚欢呼,似乎忘了自己的女主子是太子妃。

    苏蔷浑不在意,提弓上前。

    这是适合女孩子用的轻弓,射程不远,弓弦也不够紧,但是胜在箭矢打造精细,所以校准容易。

    苏蔷轻轻把弓举起。

    她能感觉到李璋神情略有些担忧站在她身前不远处。而太子李琮,却带着几分玩味的神色,眯着眼看她。

    不知道这时突然把弓对准李琮的话,他能不能逃开。不过就算他不能逃开,自己刺杀的罪名是逃不过了。

    这想法在心中晃过,便被苏蔷否定了。

    既不能输,又不能让他瞧出自己的实力。

    苏蔷拉了个满弓,对着箭靶调整着方向。四周的内侍和宫婢被她小心翼翼的神色感染得几乎透不过气来,人人噤声不语,就差闭过气去了。

    在这紧张的时候,苏蔷却忽的转过头来看向李琮,不自信般道:“这样对吗?”

    李琮还没有应声,就听得苏蔷“哎呀”一声,那箭已经脱弦而去。竟是她跟李琮说话时没有注意控弦,箭已经脱手而飞。

    完了,太子妃肯定输了。

    那个原先认定太子妃会赢的小宫婢一瞬间有些失望,可是忽的四周腾起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中了!”有人一边喊,一边跳起来。

    这都能中?

    宫婢往那箭靶上看去,只见太子妃的箭矢不偏不倚,就停在和微郡主的箭矢旁边。说是旁边,其实简直是挤着和微郡主的箭,却又比她的箭更靠近了靶心一点点。

    只是一点,还不如拇指般宽,却算是赢了。

    苏蔷轻轻捂着嘴,做出不可思议的样子。一边的郑夙微虽然气恼,却不由得屈膝道:“太子妃嫂子厉害,不看箭靶都能射这么好。”

    “哪里哪里?”苏蔷挥手道:“我是蒙的,运气好罢了。”

    箭靶后的内侍已经击锣道:“第一局,太子妃殿下胜。”

    “还有啊?”苏蔷看向李琮道。

    李琮神情平静,眼中如一洼冬日的湖水,波澜不惊道:“自然。”

    想要赢又不想暴露自己懂箭,第一局可以装作运气好,第二局你还能怎样呢。

    李琮的嘴角扬起,觉得今日的校场,实在来的值。

    “还射箭靶吗?”苏蔷问道。

    “不,”李琮道:“总射箭靶有什么意思,”说完一挥手,他身边的侍卫立刻会意,钻进人群,不多时拎出两个内侍来。

    “这次是活靶子,太子妃可要小心了。”李琮阴恻恻地笑着,亲自拿起一根箭,送到了苏蔷手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