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这也是巧合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肉靶子。

    郑夙微一张小脸已经煞白,而苏蔷眼中一片冷色。

    她知道这种玩法儿。

    大弘曾与突厥交战后交换俘虏,侥幸活下来的兵丁浑身都是血窟窿,几乎奄奄一息。他们眼中都是愤恨,说突厥那边把他们当做人肉靶子练箭。

    这种别人折辱自己国家才会用的伎俩,没想到太子殿下用的时候倒是浑不在意。

    这不就是恬不知耻吗?

    摄政王李璋的神情也颇不自然,他看了一眼哆哆嗦嗦被拎到校场中央捆在木桩子上的内侍,开口道:“大弘有律,不可虐待家仆,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若被言官知道,少不了参上一本。”

    李琮漠然不语。他身后的护卫上前一步,单膝跪地道:“摄政王殿下有所不知,这两名内侍,是昨日查出的东宫奸细。大弘有律,背主之奴杀无赦。”

    “既是查出来的奸细,是不是该交给宗正府了结。”李璋道。

    李琮这才挥了挥手,神情散淡道:“不用那么麻烦。”

    被绑在柱子上的内侍显然已经听到了这边的对话,闻言大呼冤枉。话音刚落,呼呼啦啦一堆东西被丢在他们身边,原来是护卫直接把搜检出来通外的书信和印鉴丢在他们身边。

    看来是证据确凿。两人这才不说话,只呼呼喘着热气,空气中有淡淡的尿馊味传来,竟是已经失禁了。

    “不必害怕,”李琮冷冷道:“你们对别人已经没有价值,不会有人来救。至于本宫,也不想从你们那里问出什么。今日太子妃和郡主心情好,若她们射中你们哪个,哪个就可以被放出宫去,自生自灭。倘若射不中,就交给宗正府问刑,也跟东宫无关了。”

    射中他们。

    太子妃和郑夙微射箭的水平他们刚刚才见识过,那么大的箭靶都差点脱靶,如今射他们两个活人,男人都心里胆颤,女的能不能拿起箭还不好说呢。

    两名内侍的脸上带着死灰一般的绝望,瞪大眼睛盯着太子妃和和微郡主。求求你们一定要射中啊。

    完全没有考虑过要是射在脑门上,还是一死。

    郑夙微拎着弓箭看了看苏蔷,怯生生道:“嫂子……”

    苏蔷抿了抿嘴,冷笑道:“你听见太子殿下的话了,如今我们射中了,反而是给了这两人活路,算不得杀生。

    “我知道,可是……”郑夙微嗫嚅道,显然没想到轻松的比箭竟然成了射活靶子。

    “怎么,吓到了?”李琮嘴角弯弯看着郑夙微道:“不然这一局就算了,直接把他们送去宗正府算了。”

    话音刚落,柱子上被绑着的两人就开始哀叫起来:“殿下!太子妃殿下!奴才们求求你,求你们一定给奴才留条活路啊。”

    豆大的汗珠从他们额头滴落,由于手脚被缚,并不能擦拭。时间久了,汗水几乎要迷住眼睛。

    郑夙微心中并不挂念这些人的生死,只是在太子面前装出女孩子的慈悲心罢了。听闻苏蔷说她算是做好事,又见那些内侍哀求她,她便缓缓举起了弓箭。

    若射中了,是她箭法好,又救了人。若她未射中,是她心软,不忍心射伤活人。

    活人靶比之前的蒲团箭靶要近了些,郑夙微认真瞄准了很久,脸上微微发红,才松开箭矢。

    四周观看的内侍和宫婢齐齐惊呼,又齐齐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不由得悬起了心。

    两个活靶子身上干干净净,没有受一点伤。

    是脱靶了。

    也就是说不管太子妃是不是射中,他们两个中有一个是要被送进宗正府受刑,必死了。

    郑夙微叹了口气,无辜地看了李琮一眼。

    李琮的视线却在苏蔷那边。

    而苏蔷,微微蹙眉,在众人的紧张噤声中提起了弓箭。

    她把那弓提起来,箭抵弓弦拉满,忽的又转过头来看向李琮道:“太子殿下,臣妾心里实在没谱的很,真的要这样吗?”

    李琮的眼神深不见底,微微靠近半步道:“需要本宫帮你托着弓箭瞄准吗?”

    若他瞄准,一箭射去便是夺命了。

    苏蔷转过头来,小山眉下眼睛中光芒凝聚,手指在箭矢上稍稍用力。

    啵的一声,箭矢离弦而去,这声音比寻常射箭的声音要低一些,隐隐如金戈铁马穿阵而过。

    “中了!”人群中响起呐喊声,接着是才反应过来的活靶子在疼痛中哭喊的声音。

    “射中了哪个?”有挤不到前面的宫婢好奇地问。

    “左边这个!”有人回应。

    “不对,右边那个!”有人反驳。

    李琮沉静如深潭的眼睛中,如一尾鱼从高空跳落,激起一层浪花。

    两个活靶子的确都中箭了。

    一个是左胳膊,一个是右胳膊。

    伤不至死,又捡回了一条命。

    苏蔷射出的箭矢,在脱弦的那一刻从中间劈开,分别射中了不同的活靶子。

    “这怎么可能!”首先开口的是李璋,他飞快走过去,身后跟着旋风一样奔跑着的三皇子李琅。

    只见他从一名内侍胳膊上把箭矢拔出,细细打量。

    “这一支是薄一些的,箭杆和箭羽劈开了,没有带箭头。”

    又拔下另一支,感叹道:“箭头在这一支上。”说着看向苏蔷道:“莫非太子妃殿下有神人相助吗?”

    “太子妃嫂嫂可真厉害!”李琅眼睛瞪得大大的,欢快地鼓起掌来。

    除了李琮和郑夙微,其余众人皆以崇敬的目光瞧着苏蔷,简直以为她是神人下凡了。

    苏蔷一脸懵懂,歪着头打量了一下虽然中箭却喜不自胜的活靶子,迷惑道:“臣妾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这是巧合吧。”说着又看向李琮,神情认真道:“这样的话,算不算臣妾赢了?”

    “算。”这个字几乎是被李琮从牙缝里挤出来。

    苏蔷心里觉得好笑,脸上就真的笑了起来。

    原来有很多她以前觉得只是有趣的事,在她艰难困苦的漫漫人生中,还是有用的。

    正在心里高兴,李琮已经走近她几步,俯下身子,一字一句道:“看来太子妃今晚的邀约,本宫是必须到了。要记得把自己洗干净……”

    苏蔷抬起头,李琮已经整了整衣襟,从李璋手中接过那箭矢。而他身后的郑夙微,一张脸红的骇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