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溺毙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管事张银宝乐滋滋的吩咐宫婢把用剩下的粥菜撤走,殷勤地走来走去,脸上带着喜色。

    “奴婢已经听说了,”他红着脸等苏蔷净了口,安安稳稳坐下,终于忍不住道:“今夜太子殿下要宿在寝宫。”

    苏蔷抬眼笑笑,等着他继续说。

    “今日在校场上,主子你实在是光彩夺目,狠狠压了和微郡主一头。”他躬身道:“咱们这些做下人的,没有不为主子高兴的。您为殿下长了脸,殿下今日便舍不得住在东暖阁了。”

    “哦?”苏蔷假装疑惑道:“本宫还以为是殿下的病调理的好了。而且,我听说和微郡主是跟殿下青梅竹马长大的,今日让她不开心,不知道殿下有没有生本宫的气呢。”

    “怎么会?”张银宝笃定道:“太子妃殿下才是太子殿下心尖上的妻子,其余甭管是谁,还不都得靠边站啊。”

    嘴还挺甜的。

    苏蔷身边站着的小清小和忍不住笑起来。

    “好了,”苏蔷正了正身子站起来,“拿些赏银去玩吧。寝殿这边,还靠你把眼睛放亮些。有什么事早点来讲。”

    张银宝忙不迭地应声,从小清手里接了赏银,就准备往后退,可转身间突然一个愣怔。不知道什么时候,太子李琮已经消无声息地出现,就站在他身后。

    “出去吧。”李琮声音凉凉的。

    “是。”张银宝悄悄抹了把汗,退了出去。

    门口伺候的宫婢以及小清小和也识趣地退了出去,一时间寝殿内只剩下李琮和苏蔷二人。

    “太子歇这么早?”苏蔷站起来,看李琮掀开门帘朝内走去,跟过去道。

    “太子妃习惯晚睡吗?”李琮解下外袍,丢在衣架上,之后便背对苏蔷抬起胳膊,做出等着人宽衣解带的样子。

    苏蔷没有动。

    “本宫身体不好,太医说不益晚睡。”他的胳膊定在半空,等了一刻又道:“太子妃要本宫自己解衣吗?”

    按说嚒嚒们早就教过宫里的规矩,怎地这点伺候人的能耐都没有。

    苏蔷的眼睛瞄了瞄玉枕,那下面压着她磨好的匕首。

    本来她的计划是,一刀结果了他,然后随便划拉自己几刀,做出有刺客行刺的样子。可是如今天才刚黑,没有刺客会傻到这个时候来行刺吧。

    她上前两步,从后面解开李琮系着的里衣肩带。柔声道:“殿下可否稍候片刻,臣妾还未沐浴。”

    是他说的,让她洗干净了等他。

    “好。”李琮抬手扯掉里衣,只穿了件亵衣转过身来。

    他个子很高,常年的疾病让他看起来颇为消瘦,更显得肩膀宽阔。此时转过身来,苏蔷的视线正对上他**的胸部,脸忽的红了。

    “正巧本宫也该洗洗了,他们应该就在门外等着了。”

    他们,谁呀。

    苏蔷抬手打开帘子,刚才还悄无声息的寝殿门口果然有脚步声起,接着两个人抬着一个硕大的浴盆走了进来涌进旁边的净房。

    他们身后,跟着抱着热水桶的内侍。

    哗啦哗啦,热水迅速灌满了浴盆。

    在苏蔷的目瞪口呆中,他们在李琮的示意下迅速退了下去。

    “有太子妃在,自然不需要他们伺候了。”李琮一边解释,一边走到浴桶旁,抬脚迈了进去。

    亵衣迅速湿透,贴着皮肤冒出白色的雾气。好在浴桶上漂浮着刻意捆好的药草袋子,遮住了下面的风光。

    李琮往下滑了滑身子,除了脑袋,整个人都浸没在浴桶中。

    “过来。”他微微闭着眼睛,下了命令。

    苏蔷缓缓向他靠近,琢磨着如果把他按进水里,能不能在内侍听到动静之前使他溺毙。

    刺杀这种事情,自己真的很不在行啊。

    “本宫头疼,你给本宫揉揉。”他开口道。

    揉揉……

    苏蔷这辈子,不记得自己曾给谁揉过头。

    她本来就不是按着伺候人的样子养起来的,况且她手劲儿大,也没有谁敢让她伺候。

    不过,若揉的时候趁机把他按下去……

    她这才走过去,把衣袖往高处堆叠,双手抚上了李琮的头顶。

    “左边一点。”手上还没有用力,便听到李琮下命令道。

    她随意往左边按了按。

    “手劲儿还行,竟比曲芳按的还好些。”李琮依旧闭着眼,似乎没有留意到苏蔷的手始终放在他的头顶,连太阳穴都不曾帮他按一下。

    “你能不能跟本宫解释一下,今日的箭术是怎么回事。”李琮道。

    苏蔷的手停了一瞬。

    反正你就要死了,随便跟你说几句吧。

    “臣妾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想必是那箭矢做的不好,受不住弓弦之力,裂开了吧。”苏蔷的手随意按着,解释的也随意。

    “本宫亲自看了,那切口很整齐,像是被人偷偷用匕首划开的。划开的那个人,不仅仅手段高明,更是个练家子。”李琮淡淡道,语气寻常,似乎真是跟亲密的人聊寻常的事。

    “东宫有这样的能人!”苏蔷佯装惊叹道:“太子殿下该好好查查是谁,他日可以委以重任。”

    “委以重任——”李琮冷然笑了笑,嘴角扬起,讥讽道:“都说东宫私下豢养死士,你也信了?”

    豢养死士有违律法,若被言官知道,恐怕宁愿一死也要把他这个太子参下来。

    “臣妾不懂。”苏蔷淡淡道,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李琮的一只手从水里抬起来,缓缓扬起,按住了苏蔷放在自己头顶的手:“太子妃懂的似乎并不少。”

    他身体松弛,就连抬起的这只手,都似乎没有什么力度。

    就是这个时候!

    苏蔷的决断和她手上的力度同时传下,她双手下压,使出全身的力气把李琮往浴桶内按去。

    与此同时!

    李琮抬起的手反手握住了苏蔷的手臂,随着他整个人没入水中,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把苏蔷整个人扯进了水里。

    噗——

    情形的突变让她忍不住抬头吐了一口水,紧接着整个人压向李琮。

    她要把他按进水里溺毙!

    她杀过不少人,一个被养在东宫患病多年的太子,怎么能抵得过辅国公府的独门武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