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时间不够了
    :,最快更新!无广告!

    温热的水流夹裹着李琮从四面八方涌来,瞬间没顶。一声惊呼之后,原本站在地台上为他揉按的苏蔷也噗通一声跌落水中。

    没有呼救,没有挣扎,他只感到随着苏蔷落水,她整个人并没有试图站起来,而是顺着他攀抓胳膊的力度,整个人向他压来。

    原来她打的是这个算盘。

    浴桶足够大。

    大到如今盛了他们两人,还有足够的空间施展拳脚。

    浴桶又有些小。

    小到他一个翻身间,便能把苏蔷压在身下。

    他屏住呼吸,看到她一手撑住桶壁,一手握拳向他袭来,速度快得他竟来不及躲闪。

    砰的一声闷响,尖锐的疼痛在他胸口蔓延。倘若此时他紧张中喘口气,恐怕便被洗澡水呛死了。

    李琮硬生生忍痛受了这一拳,与此同时,抓住了她的拳头。

    柔柔弱弱的拳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度呢。从水中击出,按说已经被水阻卸掉了一半的力,却仍然这么难以抵抗。如果是在外面,他避不开这一拳的话,恐怕当场就会吐了血。

    太傅教的功夫虽然只是为了防身,但是此时倒是有效。苏蔷没有躲开李琮的拉扯,李琮在水中翻了个身,压制住她。

    他能感受到她柔软的腰身和被衣裙包裹的长腿,这种情况下,谁不能闭气,谁便先输了。

    可是这种束缚只在一瞬间,下一刻,苏蔷便似一尾鱼般迅速滑开,李琮甚至不知道她如何摆脱了自己的抓扯。她身体往上浮去,显然是要去换气了。

    不能让她出去!

    李琮伸手抓住她的肩膀,在她头顶刚刚冒出水面时,便把她拉了回来。

    在紧张的对峙中,苏蔷转过身来,看向李琮。

    温热的水流包裹着他们的躯体,在药草味灌满口鼻的辛香中,李琮忽的一个寒战,松开了手。

    她的目光。

    那当然不是大家闺秀会有的目光,但也不是一个刺客会有的目光。

    大家闺秀的目光温柔内敛,刺客死士的目光冰冷淡漠。

    苏蔷的目光里,是要舍身除恶的坚韧和不畏艰险的自信。

    在这种目光里,似乎有另一个魂灵从她身体里扑出,一手扼住了他的喉咙。这魂灵的力量让他动弹不得,浑身几乎麻痹。更让人迷惑的是,这魂灵带着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灌满了他的四肢百骸。

    这似曾相识却似乎有很多羁绊的力量,是谁?

    噗的一声四周光亮尽现,他们同时钻出了浴桶。

    喘息声和水声过后,入耳的是惊恐的敲门声。

    “太子殿下!殿下您没事吧……”是护卫和内侍紧张的声音。十多年来,李琮从不曾单独行事。要杀他的人太多,以至于就连太子妃,他们都不会放心。

    可是没有允许,他们不能进来这里。

    显然落水声和打斗声到底引起了门外众人的慌乱。

    苏蔷在李琮对面露出头来。她的衣服湿透了,鬓发散乱,水渍下洁净的脸庞微微闪光。

    只是一瞬间,她已经抄手捂住了嘴,眼睛中似要涌出泪水来。

    “殿下你没事吧!臣妾怎么不小心跌进来了?”带着惊魂未定的恐惧和虚惊一场的庆幸,她的声音里竟然听不出作假。

    看来是不想承认了。

    李琮抬手抚了抚额,对着门外道:“滚!”

    外面立时噤声,无人再敢问询。

    蒸腾起的水雾似把他们隔作了两个世界,浴桶内水波流动,李琮轻轻动了动。

    他能感觉到对面的人一瞬间的紧张。

    像是猫鼠游戏里摸透了小老鼠底牌的狸猫,李琮嘴角含笑,拨开水雾朝苏蔷靠了过去。

    “怕了?”他的声音里带着些关怀,目光盯着她被湿衣紧贴露出的肩颈曲线,再一寸一寸的,向下打量。

    虽然是一层一层繁复的春衣,但丝绸怕水,如今几乎丝丝缕缕间,竟然有些透明。

    苏蔷的紧张再也无法掩饰。

    到底是女孩子,敢杀人,却对男女之事提防胆怯。

    “怕殿下溺水。”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睫毛忽闪忽闪的,脸颊微红,看起来竟有几分无辜可爱。“殿下怎么就滑下去了,把臣妾吓了一跳。”

    绝口不提她在水中砸向自己那一拳。

    “桶壁太光滑,让太子妃受惊了。”李琮淡淡笑着。他们已经离得很近,一团白色的雾气把二人包裹住,气息暧昧。

    苏蔷的笑容里却带着淡淡的疏离,她靠着桶壁,人却没有半点松弛。李琮能想象的出,若他此时有半点分心,就有可能被苏蔷反扑。

    死在水里,又是他这些年日日熏蒸的药汤,倒像是个好的结局。

    “太子殿下无碍便好,臣妾衣服湿了,这就去更换。”她说着便要站起来。

    “不必,”李琮已经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把她重新带进水里。“在水里脱掉好好洗一洗,不是更好吗?”

    苏蔷脸上的笑容僵硬一瞬,微微挣扎,继而道:“臣妾怎可污了殿下的药汤。”

    “怎么能说是污了?”李琮整个人欺上来,伸出胳膊把苏蔷圈在浴桶里。

    “本宫就喜欢这种,带着女子香味气息的汤浴。”他眼里噙着无耻的光芒,闭眼轻轻在水汽中闻了闻,又睁开眼睛,盯着苏蔷逐渐发烫的脸颊。

    这个死变态。

    苏蔷在心中狠狠骂了一声。万万没想到她才刚动手,就被他拉进浴桶。更没想到他虽然身体瘦弱,却能禁住自己一拳。

    如今他已经有所提防,把他拉入水中溺毙是不可能了,但是一个手刀把他劈晕的话,是不是也可以做成溺毙的假象。

    那么,她需要绕到他的身后去。

    “既然殿下不介意,那么臣妾就继续帮殿下按按吧。殿下经常伏案,臣妾给殿下按按肩膀。”她说着,推了一下桶壁往李琮身后走去。

    “好。”李琮淡淡道:“不过时间不够了。”

    “什么时间不够?”苏蔷的身子僵在原处。

    “你的时间不够了……”这句话刚从他口中说出,就见苏蔷的眸子忽的黯淡下去,接着整个人迅速滑入水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