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驾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电光火石。

    苏蔷已经能闻到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可她的刀再不能前进一分。被她压在身下的李琮的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刀尖滴血,然而却停在锦被旁。

    “力气蛮大。”他戏谑道:“再差一点,本宫就被你杀掉了。”看苏蔷面露愠怒不语,他又道:“说起来,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姐会有的力气和手段。”

    话音未落,苏蔷已经松手弃刀,身体后撤又屈膝向下顶去。李琮只觉得腹部闷闷疼痛一瞬,下意识就要去遮挡,苏蔷已经又捡起那刀,朝他胸口刺去。

    李琮避无可避,情急下一个翻身从她身下逃出。

    苏蔷扑了个空,在床上轻吒一声追了出去。李琮手里没有武器,顺手抄起身后的枕靠挡在刀刃前。匕首锋利,枕靠内的棉絮噗噗洒落下去,一时间遮挡了他的视线。

    混乱中,苏蔷已经穿棉絮而出,纵身扑向李琮。嗖嗖几声,空中掉下什么物什,在纷飞的棉絮中缠上她手里的匕首,之后从上到下,把她全身裹了个遍。苏蔷才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如粽子般,被李琮扯下的床帐裹了个严实,重重跌倒在床头。

    “你使诈!”她愤愤道。

    “不使诈,难道要被你杀掉吗?”李琮眸子里透着少见的得意。苏蔷呆了呆,这种难以掩饰的得意,才让她醒悟到他不过才十七岁,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可平日里见他,总是死气沉沉没有活力的。

    她努力在床帐下挣了挣,半点也无法施展。

    这具身子还是太弱了。

    如果她还是她,岂是这一个床帐可以控制的。

    把她控制好,李琮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玉枕上,斜眼看着她道:“本宫很好奇,若你杀了我,准备去哪里?尚书府是回不了了,难道要学那些侠客们去流浪吗?”

    要你管!

    苏蔷在床帐内微微用力,没有理睬他。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真是可惜了。”他这么说着,忽的俯身接近她,在离她的脸只有半尺距离的地方停下来道:“你可以再想想要不要回答我之前的那个问题。”

    “哪个?”苏蔷冷眼看着他道。

    “崔晚歌,这个名字跟你的关系。以及,你在何处听过有关她的什么事,知道关于她死掉的什么真相,都可以用这个来换你自己的一条命。”

    就这么在意她的死吗?

    苏蔷眼中的冷色更重。

    杀了她,又怕被别人知道了真相。如今的朝廷,已经无耻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私下解决平叛大将,这种事情,除了皇帝陛下恐怕无人敢擅自做主。考虑到这些年来皇族和朝廷对辅国公府的倾轧,太子也可以算上一份。

    如今他这么在乎,果然是做贼心虚吧。

    “不说吗?”李琮冷冷道,接着他忽然伸出手去,放在她未被床帐包裹的肩膀上,把那肩膀上薄薄的亵衣往下剥了一点。

    “你要做什么?”

    苏蔷冷眼看着他道。

    她虽然身子不能动,可是偏过头把他的手指头咬断还是可以做到的。

    “你知道本宫快要死了,如果本宫有个孩子,兴许可以被封为太孙呢。”李琮一本正经道:“所以本宫只是想完成洞房花烛夜未尽之事罢了。”

    他说完这句话,剥开薄衣的手缓缓停下,等着看她的反应。

    会害羞崩溃的吧?

    毕竟是个女孩子。

    在浴桶里时,她就曾经因为自己的接近有瞬间的凝滞和慌乱。

    那么这个时候,该怕极了吧。或许便会把知道崔小姐的事招出来。

    “你……”苏蔷果然开口,她抬眼看着他停在自己锁骨上的手,语气淡漠道:“能成事儿吗?”

    李琮的手一僵,接着整个脸竟然红了。

    她这是在怀疑自己还有没有作为男人的能力?

    “要试试吗?”下意识地反驳一句,他就要继续手上的动作。

    忽的寝殿外一阵慌乱,接着传来曲芳的声音:“太子殿下,老奴该死打扰殿下。”

    李琮的手停下,却没有应声。

    门外的曲芳继续道:“皇后殿下突然驾到,此时銮驾已经过了正殿,直奔寝殿来了。”

    皇后殿下驾到,作为东宫的主人,太子和太子妃该盛装迎驾。

    可眼下他们两个,一个被裹在帐子里,一个鬓发衣服散乱,正抬手做着不轨的举动。

    “面子可真大。”李琮低头看着苏蔷,三两下把她的亵衣剥落到裹身的帐子内,露出光滑白净的肩膀,低声道:“闭上眼!本宫不杀你,稍后你也别乱说话。”

    这话音刚落,便听到门外哗啦啦跪地声起,接着是曲芳的声音道:“奴才们给皇后殿下请安,殿下万福金安。”

    请安声后,一个圆润温和的声音道:“本宫听说太子妃病重,可醒了?”

    曲芳的声音道:“现下是醒了,太子殿下正在里面。”

    “太子殿下也在?”皇后似乎并不介意太子没有迎驾的事,抬声道:“打开门,本宫要去探望太子妃。”

    门外东宫的人显然在迟疑,不过皇后身边的随从已经抬手推开了殿门。接着在几名婢女的引路下,皇后已经莲步轻移,拨开珠帘,进了内室。

    太子这才施施然从床榻上起身,把头发随意往后撩了一下,单膝跪地请安。

    “儿子给母后请安,未迎銮驾,望母后勿要责罚。”声音柔软,半点阳刚之气也无。

    皇后抬眼往床上瞧了一下。

    这还是正儿八经的皇族内室吗。

    厚厚的床帐东倒西歪挂在帘子上,有一片甚至已经消失无踪。床上乱七八糟堆着些被褥,玉枕丢在地上。一个枕靠烂了,棉絮四散在空中。往床上看,隐约可见睡着个人。那人却是被裹了起来,从肩膀看,竟似一丝不挂。

    饶是见过后宫太多香艳场面,皇后仍然脸色发红。她没有让太子起身,而是冷然道:“本宫听说太子妃醒了,怎么又昏着?”

    李琮低着头,有些惶恐道:“适才的确是醒了,可是又睡了过去。”

    “病没有尽好吗?”皇后问道。

    “病倒是好了,”李琮道:“是因为别的原因……”

    别的原因……

    皇后一双锐利的凤目扫着床上,眼神凝聚道:“怎么还有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