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不做妄想
    :[]

    http://www.778./最快更新!无广告!

    星星点点的红色洒在素净的床罩上,虽不多,但也刺目。

    李琮抬头看了眼那红色,又迅速低下头去,眼神躲闪间没有应声。

    皇后屏退左右,才又询问道:“怎么,太子受伤了吗?”语含关切。

    “母后,”李琮终于抬起头来,脸上竟带着些羞赧道:“儿臣没有受伤,那血是,是太子妃落下的。儿臣与太子妃,与太子妃……”

    吞吞吐吐,语焉不详。

    “不必说了!”皇后忽然轻声喝止了李琮。她脸上漫过红霞,许久才渐渐淡去。她是女子,又是掌管后宫的皇后,早该想到那红色的血迹是什么。都怪她先入为主,以为太子身体羸弱,不能成事。

    真是没想到。

    她瞧了太子片刻,声音柔和道:“太子妃身子才好,太子该多加爱护才对。你起来吧。”

    太子应了声是,站起来扶着皇后坐在床榻旁的春凳上。

    “本宫来看看,主要是担忧太子妃的身子。眼下看她无碍,本宫也就放心了。陛下病重,你们这些做小辈的,要好好的,让他心安才是。”皇后眼角眉梢慈悯的神色蔓延开来,使寝殿内多了几分暖色。

    “让母后挂心了。”太子诚恳道。

    二人又推心置腹般闲聊了几句,皇后便要移驾回銮。太子简单收拾了形容,亲自把皇后送出东宫。

    曲芳随侍在太子身旁,见皇后离去,开口道:“殿下还回寝殿去吗?”

    太子笑着摆了摆手道:“本宫不回去了,你找几个得力的,守着太子妃便是。”

    似乎心情大好。

    寝殿内的苏蔷却神色闷闷的。

    皇后和太子一离去,她便从床帐内挣扎了出来,穿好亵衣,又唤了婢女进来打扫。

    东宫的嚒嚒和宫女看那床上一团一团乱糟糟的物什,倒没有人露出不合礼仪的神情。只是当她们同皇后一样看到那浅浅的红色血痕,便神情一滞,当下转身去唤了嚒嚒进来。

    教引嚒嚒当着苏蔷的面,低头嗅了嗅那团红色,细小的眸子内喜形于色,脸上绽放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她随即伸手把床帐揭下来,珍而重之叠放整齐,收在一个精巧的木匣子里,抱了出去。

    什么啊……这明明是那死变态的血好吗?

    虽然心中隐隐知道她们为何高兴,知道皇后为何问出血迹便不在东宫逗留,但是苏蔷很想坦白这血不是自己的。

    不过坦白好像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

    这些奴婢自从她嫁进来,表面上对她恭敬温顺,可是骨子里却带着东宫养大带来的倨傲。如今似乎这么一诈,倒似终于明白了她的身份了。

    她是太子明媒正娶,位主东宫,以后八成要做皇后的——假如太子比皇帝陛下活得久的话。

    就连那平日里总带着十分疏离的教引嚒嚒,都已经低眉顺眼许多。

    不过太子这么做显然不是为了帮她得到奴婢们的忠心。更多的,是为了欺骗皇后。

    为着这样的欺骗,竟然连她刺杀自己的事都不再计较了?

    苏蔷在小清小和一边偷笑一边细致的伺候下,恨不得出去逮住李琮问个明白。

    ……

    “你问吧。”

    绣工繁复的罗裙从一尘不染的寝殿台阶上滑下,皇后抬手把裙裾拨开,端坐在铺了厚厚波斯毯的罗汉床上,这才开口对早早迎着她的男子说道。

    这男子身姿伟岸,正是摄政王李璋。

    李璋此时却没有穿皇子服饰,而是一身精干的禁军服侍打底,外面套了蓝色短衫。乍一看,似是皇族哪个部族的高阶守卫。

    听到皇后这么问,他眉眼恭顺道:“劳烦母后帮儿臣走一趟,不知道东宫那边是什么情形。”

    皇后眼中藏着不易察觉的戾气,此时被李璋这么一问,终于抱怨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这样都能瞒过你?那太子妃一点事都没有,太子也不像是要把她扔下不管,你就放心吧。”

    虽是抱怨,然而这话进了李璋的耳朵,竟似十分入耳。他轻轻吁了一口气道:“没事便好。”

    脸上是云开雾散的轻松。

    “既然没事,依本宫看,太子要挟你的事你也不必挂在心上。”皇后接过李璋递过来的温茶,轻抿一口浇熄心中莫名的怒火,淡淡道。

    “儿臣自有分寸。”李璋答道。

    皇后轻轻叹了一口气,抬眼见李璋心情已经大好,忍不住道:“你莫要怪母后擅自做主。尚书府已经是你的人,实在没有必要为了再娶嫡女为妃得罪太后。倒是郑氏那边左右摇摆,看不出到底站在哪边。本宫听说你和和微郡主私下里很是热络,有些事情不必让本宫明说吧。”

    大弘世风开化,男女私下相悦后说动宗族提亲的不在少数。若和微郡主愿意下嫁李璋,这事便成了**分。郑氏的力量不容小觑,无论如何,他们需要得到。

    李璋神色沉沉点了点头。

    这神色被皇后看在眼中,她又叹了口气道:“本宫知道你不喜欢她。尚书府那里不是还有个苏薇吗。本宫已经跟太后提过,允许你娶了她做侧妃。听说她和她的姐姐长得几分相似,也算慰藉你一番心思吧。”

    “母后不用这样。”李璋忙拒绝道。

    皇后眼中一抹冷色划过,声音不复柔和道:“有些事情,不要做无谓的妄想。而又有些,是我们必须得到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我母子,一个在皇宫曲意逢迎,一个在边境流血死战,为的是什么,你莫要忘了。”

    李璋端端正正在皇后面前跪下,应了声是。

    皇后的目光中这才有几分慈爱蔓延,她抬手抚了抚李璋的额头,淡淡道:“要快些了,免得太子妃生出皇长孙,便又是一桩难办的事。”

    皇长孙……

    难道……

    看来今日皇后去东宫一趟,得到的讯息不仅是苏蔷身体无碍,还有别的。

    李璋的眼中弥漫出惊讶的神色,脸上几分痛心。面上的痛苦只显露了一点,而心中却如同铁锥刺穿,缓缓淌下血来。

    皇后看着他,点了点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