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口谕来了
    :[]

    http://www.778./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蔷决定不再藏着掖着。

    既然太子不追究自己刺杀的事情,那么她就要趁机把身体筋骨练好了。这具身子虽然结实,但跟以往的她自己比起来简直弱不禁风。

    翌日晨起,她便吩咐内侍在寝殿外的院子里起了木桩子。两组梅花桩,两组木人偶,射箭的靶子安上一个,又去校场抬回来几张弓。

    张银宝气喘吁吁的,额头被春汗打湿,一面高兴自己被主子重用,一边疑惑这主子要做的事情如此不同寻常。

    似乎从太子妃嫁入东宫,这东宫就没有消停过了。

    一件件事,都是出人意料的。

    “我的好主子,”他一边拿手绢擦汗,一边躬身在苏蔷身边道:“这东西是都置办了,不过主子是想要人演练杂耍给您看吗?”

    正给苏蔷撬开一颗核桃的小清噗嗤一声笑了道:“有人敢在东宫练杂耍吗?是太子妃自己想耍耍。”

    张银宝张大了嘴,下巴快要掉到地面上去。

    太子妃她不是尚书府嫡生大小姐吗,不是温雅贤淑恪守宫规……

    抬眼间就见苏蔷已经穿戴妥当,换了天青色的短衫搭配黑白纹路的胡裤,头发上没有缀饰,只高高挽起盘了个小髻。

    梅花桩旁围着三五个此时没有事做的宫婢和内侍,他们兴致勃勃摸摸这里看看那里,不知道这些东西怎么玩。

    苏蔷对她们招招手,叫她们靠近了看。

    “本宫在闺中时,常常羡慕那些会些拳脚功夫的。”她走到梅花桩前摸了摸桩身粗糙的纹理,满意地笑了道:“如今在东宫平日里无事,正可以学着练练。”

    一旁乖乖站着的小和忙道:“太子妃要学这个,万一受伤了就不好了吧。”

    苏蔷抬手揉了揉她的肩膀道:“有拳脚傍身才不容易受伤啊。”

    话虽如此,可贵人们不都是有护卫保护着的吗。难道还要自己亲自跟人打架啊。

    张银宝垂首走过来道:“不知道需不需要给太子妃请个老师。”

    “好呀,”苏蔷由小清扶着踩在梅花桩上,顺便把小清也扯了上去,“不过我记得小清是会拳脚的,陪练就不用请了。”

    小清笑嘻嘻地站上梅花桩,冲着下面愤愤不平的小和做了个鬼脸。

    瞅把你能的。

    小和不悦地翻了个白眼。

    谁知道自家小姐是怎么转了性子了,以前喜欢描红作诗,现在竟然动起拳脚来了。

    不行,得把这事儿告诉老爷知道。万一小姐磕了碰了或者在东宫丢了人,受损的还是尚书府。

    想到此处,小和不再理会得意洋洋地给苏蔷指点如何走梅花桩的小清,安静的像个鹌鹑。

    可是她才刚安静下来,教引嚒嚒却跑了过来。嚒嚒跑得满头冒汗,然而拘着礼仪规规矩矩躬身请安后才道:“请太子妃快下来,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苏蔷摇摇晃晃又往前走了几步,嚒嚒干脆挪动肥胖的身子钻到梅花桩的缝隙里去,惶恐地张着手,唯恐苏蔷掉下来。

    “太子妃殿下……”她声音急切道:“殿下如今随时可能身子不适,若这样伤到自己倒是小事,伤到了龙子龙孙怎么办?”

    龙子龙孙……

    是说她有可能怀孕吗。

    “不会有事的。”苏蔷笑道:“不信嚒嚒你大可去太子殿下那里告状,看看本宫可不可以练一练拳脚。”

    教引嚒嚒跺了跺脚,挥手叫几个宫婢过来护住苏蔷,自己果然从桩子旁边挤出去,慌里慌张走掉了。

    没多久,嚒嚒又小步跑了回来。虽然没有再阻止苏蔷,但是又带了十多个人手护在梅花桩周围。

    走梅花桩,只是锻炼平衡。

    苏蔷和小清一起,在桩子上走了小半个时辰。好在以前的经验和记忆不曾忘记,这会儿只是让这具身子慢慢适应这样的活动,倒不算累。

    正走的兴起,有内侍慌慌张张跑过来跟张银宝耳语了几句。张银宝一双柔嫩的手刚刚拍红,听到对方的消息,忙不迭跑过来道:“主子,陛下的口谕到了。”

    “要本宫去接吗?”苏蔷问。

    “不用,”张银宝脸上堆着笑,把苏蔷扶下来道:“太子殿下已经在前殿领了口谕,这口谕还跟太子妃有关呢。”

    “哦?”苏蔷接过温水抿了一口道:“什么事?”

    东宫前殿,太子李琮刚领了口谕,正跟曲芳闲话。

    “看来父皇的身体已经大好了。”他脸上少见地多了些轻松,眉眼里几点笑意,“往年上巳节,父皇也曾去水边沐浴,也曾祭祀宴饮,但是没有折腾过晚辈们。”

    “这怎么能叫折腾呢。”曲芳的心情显然也不错,“陛下要皇子公主和媳妇取‘春味’来献,竞比谁更胜一筹,是想着与大家同乐,也祛祛这两年卧病的晦气。”

    李琮点头道:“太子妃已经练起来了?”

    晨起寝殿外开始忙碌的时候,李琮便听说了:他这位原本应该娇滴滴的小娘子,几乎把武艺行搬进了东宫。他忍下好奇心没有去看,不多久便听说是装了梅花桩和木人偶。

    看来是不准备掩饰自己的拳脚功夫了。这样也好,正可以通过她练的东西,推测出她的师承来历。东宫别的人手不多,暗卫们可都是研究功夫的好手。

    瞧着时辰,如今也该操练起来了。

    曲芳点头道:“太子妃也是个急性子,说要便要,如今的确已经练起来了,把教引嚒嚒急得不行,跑来老奴这里告状。奴才以为主子高兴就好,咱们东宫规矩也不是那么多。太子妃还吩咐了张银宝给她找个老师来。”

    “把丘太傅给她好了。”李琮唇角微勾道:“反正东宫几乎是白养着他,这半年本宫也没有从他那里学到什么。”

    曲芳点头应了,又道:“‘春味’的事,要跟太子妃说吗。”

    “自然要说,”李琮笑起来,“本宫不怕丢人,她那个样子,怎么可能寻得好‘春味’,讨父皇欢心。到时候被人奚落,知难而退,以后便老老实实待在东宫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