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看来得管管
    :[]

    http://www.778./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月三这一日是好天气。

    太子殿下晨起便出去了。

    苏蔷装扮得像个寻常人家的小姐,坐着去掉铭牌的马车出门去,只带了婢女小清和一名护卫。张银宝不放心,也换了寻常人家仆从的装束,急慌慌跟在马车后面。

    街市之上喧哗嘈杂。这是大弘朝年轻人最喜欢的节日,这一天,未出阁的小姐不必遮面,出了阁的小妇人也可以离开婆家出门踏青。大家沿水而行,或踏歌起舞或祓除畔浴。

    车到郊外,苏蔷从马车上下来,遣车夫把马车停在一边,便带着小清他们临水而行。

    皇帝陛下的口谕说要他们寻“春味”敬献,苏蔷是不太在意的。她只想趁着春光大好,出来散步踏青活动筋骨。如今见河流两岸青草丛生,柳枝低垂,心情果然好了许多。

    无论如何,刺杀太子的事要从长计议。如今自己的目的已经暴露,太子必然会小心提防,这件事便难上加难了。只不过不知道太子打的什么算盘,竟就由着她继续在东宫厮混。

    正在心中盘算,耳边忽的一个声音道:“小姐,前面似乎走不通了。”

    前面河床抬高,河流绕着树林围了个不大不小的沙洲。沙洲附近有官家侍卫驻守,正驱散靠近的游人,惹得不少人小声抱怨。

    “不知是哪一家在此处宴饮,竟然占去路径,让百姓们绕开。”苏蔷蹙着眉头,厌恶道。

    张银宝立刻上前道:“哪一家也拦不住咱们主子从这里过,奴婢这就去招呼一声,让他们让开路去。”

    “别了。”苏蔷抬手制止他:“咱们本来就是出来转转,一旦说明了身份,反而起了麻烦。他们拦在前面,大不了咱们绕开就是了。”

    张银宝阖眼点头。

    看咱们的主子多么大度,不愧是恪守礼仪的尚书府小姐。他日太子殿下登基,也必然是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

    正准备离去,忽的前面起了一阵喧哗。

    就见聚集在前面跟护卫理论的人群惊呼声四起,便有三两人捂着脸跑了出来。露出的指缝间,赫然是红色的鞭痕。

    “侍卫打人啦!”

    “皇族欺负人啦!”

    侍卫打人有什么可稀奇的!

    皇族更是常常欺负人,不过那叫欺负吗?那是抬举。

    张银宝已经引着苏蔷要转身离去,却见苏蔷定在原地,并不打算走了。

    “岂有此理。”她的手从阔袖中滑出,交叠着揉了揉道:“原本占着河溪,就没有道理。如今跋扈伤人,看来得管管。”

    “要管要管!”张银宝点头如小鸡啄米道:“奴婢马上着人上报京兆尹府……”

    话未说完,便见苏蔷已经领着护卫和小清大踏步向前走去。

    “不识好歹!”有个侍卫统领正骑在马上,朝着围观指责自己的百姓厉声训斥道:“好言好语劝你们离去,你们嘀嘀咕咕在这里骂谁呢?想吃鞭子就早说,爷的鞭子今日正好闲着。”

    围观的百姓大多敢怒不敢言,也有几个青壮汉子想要打抱不平的,被同行的友人拉扯着离开了。

    苏蔷伸手捡了个湿漉漉的鹅卵石,冲着那侍卫统领就是一石头。

    啪的一声,他躲闪不及,险些从马上摔下来。沾着苔藓的石头在他额头抹了一块绿痕。

    “是谁?”侍卫统领恼羞成怒,在马上骂骂咧咧。

    围观百姓轰然大笑起来,苏蔷站在人群里,也笑得肆意。

    眼看找不到人置气,马上的侍卫统领干脆挥动鞭子,不论青红皂白朝着四周打来。人群轰然散去,有躲闪不及的,哎呀呀叫苦连天。春衣单薄,又是为了这上巳节特地置办的新衣,少不了被鞭子打烂,便又有更多的人骂了起来。

    苏蔷抬臂遮在身前,张银宝大声喝斥道:“大胆!”她身边的护卫已经冲上前去,要把那马上的狂徒拽下来。

    可是人群惊呼一声,再去看时,马上已经没有了人。

    原来是有人扯住四下挥舞的鞭子,把侍卫统领从马上拽了下来。噗通一声,他跌落在浅水滩上,啃了一脸的泥巴。

    围观百姓大声叫好,更有人上前趁机踹上一脚。

    侍卫统领骂骂咧咧的站起来,就要兴师问罪。忽的却一个愣怔,咚的一声跪了下来。

    “小的,小的给摄政王殿下请安。”

    人群这才把视线投向打抱不平的汉子。

    在三两人簇拥下,手持鞭子缓缓走近的,正是摄政王李璋。寻常人虽然不认得他,但看他器宇轩昂却又温文尔雅的样子,跟传言丝毫不差。

    当下便有百姓躬身道谢。

    那侍卫统领跪在地上再不敢言语,他身后助阵的侍卫也慌里慌张跪地请安。摄政王看向他们围护着的那一片浅滩,问道:“你认得我,你们主子是谁,让他出来见驾吧。”

    不等这些人回禀,浅滩处已经有个蓝衣青年慌里慌张跑出来,一脚踢开挡住自己的侍卫,跪在了地上。

    这青年虎背熊腰,眉眼粗糙,若不是衣装得当,真像山林里的狗熊。

    “下官不知摄政王殿下驾到,有失远迎,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李璋睨视来人,半晌才道:“卢远照,四品都尉,如今都敢在这京城撒野了?”

    被唤做卢远照的青年抖如筛糠。他老子刚刚给他捐了个官,趁着三月初进京述职的机会,他也想着凑一凑京城的热闹,来水边嬉戏玩耍。封了这一块地方,全因为想讨好弦月楼的新花魁。哪知道花魁没来,把摄政王给惊来了。

    若不是他手下的侍卫是从南衙调的,认识摄政王。这一次自己如果敢把摄政王打了,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却不知朝廷官员众多,摄政王怎么把自己认了出来。

    “你也不必述职了。”李璋看着已经说不囫囵话的卢远照,淡淡道:“本王看你述职的挺好,蔡城缺一个看门的守卫,本王就调你去那里吧。”

    卢远照啊的一声瘫在地上,就准备跪行几步上前求情,李璋身边的护卫已经冲过来,拖着他让开了道路。

    苏蔷同围观百姓一起笑了笑,正准备离去。李璋身后钻出一个婀娜的身影,朝着她就跑了过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