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偶遇
    面前的人身穿桃红色连襟褙子,白色的裙裾上绣着蓝色的浅浅波纹,笑颜如花,正是和微郡主郑夙微。

    因在外面,她没有暴露苏蔷的身份,只是唤着嫂嫂贴过来,用手挽了她的胳膊,娇嗔道:“嫂嫂出门闲逛,怎么不见哥哥一起护着。街头地痞流氓不少,万一受了欺负可怎么得了。”

    她身后的摄政王李璋也走过来,左右不见李琮,同样露出不解的神色。

    新婚夫妇同游河溪过节,正是三月三的风俗。似乎如今他们没有一起同行,便是他们夫妇不睦的证据。

    苏蔷笑了笑没有说话,李璋走过来道:“本王和郡主正在依陛下的口谕,寻找‘春味’。若弟妹无事,索性大家一起吧。”

    “不必了吧。”苏蔷淡淡拒绝道:“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雅兴了。”

    “那可不成!”郑夙微更亲昵地贴上来道:“王爷说要寻今春的第一枝榆钱,煮了榆钱粥献给陛下。不如我们跟着蹭蹭新鲜?”

    春天的榆钱,的确是一道“春味”,且这“春味”又含了与民同乐的意思,肯定很得皇帝陛下欢心。

    “不知道郡主准备的什么。”苏蔷问道。

    郑夙微看她愿意搭腔,扯着她便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小声道:“本郡主从南地回来时,带着一样好吃又好玩的东西。赶巧陛下让敬献“春味”,倒讨了个巧。你看了就知道啦。”

    听她提起南地,苏蔷心中微有些凉意。

    几人往前走了一会儿,渐渐避开了人流,过了浅滩。郑夙微看有人在溪边濯足,掩不住好奇心也跑过去玩耍。一时间岸边只剩下李璋和苏蔷。

    侍卫和随从们远远站在后面,李璋踱步到苏蔷身边。

    “本王听说你病了,我很担心。”他站在新发的柳枝下,英气勃发的剑眉下一双眼睛含着关切。

    苏蔷转头看他,一时有些烦恼。

    真正的苏蔷因为不能嫁给李璋自缢而死。而李璋本人呢,并没有为娶她做出什么努力,反而在她嫁入东宫后屡次表明心迹。

    没有为她做过什么,却又不顾她如今的身份,随时可能陷她于不利的境地。

    为了这么一个人,尚书府的小姐死的真冤。

    苏蔷抬头迎上他的目光,轻抿嘴角道:“承蒙垂问,本宫已经大好了。还未恭喜摄政王。”

    李璋上前一步道:“何来恭喜?”他的眼中燃起星星点点的光芒,有些期待又有些疑惑。

    “听说摄政王要纳我本家妹妹为妃,自然该恭喜。”苏蔷神态认真,微微屈膝道。

    李璋终于要纳妃的事已经传遍朝野。因着他如今正摄朝政,太子又命不久矣,这事竟比她和太子的婚事更引人注意些。一开始不少人家往太后宫中递名帖,后来听说已经定了尚书府二小姐,多少人顿足叹息,感慨尚书大人这当朝国老是做定了。

    意思是不管太子承继大统还是摄政王最终得胜,苏亦铭都是国丈大人。

    听到苏蔷开口恭喜,李璋神色微变,轻轻叹息了一声。

    春风吹拂二人鬓角的碎发,李璋沉默了许久,忽的道:“这事是母后的意思,如果让你不快,我会推掉。”

    苏蔷眼中一抹冷色道:“摄政王殿下此言差矣,我是苏薇的姐姐,没有理由耽搁妹妹的婚事。只是一点需要摄政王谨记:就算在寻常百姓家,苏蔷和摄政王也不宜再多接触。往后山高路远,你是你,我是我,请摄政王殿下不要再给予苏蔷关心体贴。苏蔷也不会因为任何事去叨扰摄政王殿下。”

    风停了,空气中除了潺潺流水的清幽气息,还有沉闷的隔阂占据了他们两人之间的空间。

    李璋面色发红,缓缓道:“你跟以前,很不同了。”

    她跟之前的确很不一样了,李璋甚至看到她拿石头丢那个护卫统领。

    “从那件事后,苏蔷就是另一个人了。”她冷然道。

    李璋显然知道是哪一件事,闻言神色中几分疼惜,开口道:“终是我负了你。”

    苏蔷转过身来,脸上几分讥诮道:“那件事以后,我已经是心甘情愿嫁给太子殿下。以前的苏蔷,摄政王只当她已经死掉了就好。”

    李璋被她的抢白呛得哑口无言,怔怔道:“你如今说话倒是疾言厉色,很像太子了。”

    苏蔷自嘲般笑了笑,冲着不远处已经在溪水中濯足嬉戏的郑夙微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去。

    随侍的小清和远处的护卫以及张银宝忙抬脚跟上。他们绕开浅滩,又离开河道,往南边小径又走了许久。小清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小姐,咱们这是去哪里啊。”

    去哪里。

    苏蔷其实也有些定不准方向。

    这一处应该是京城以北,靠近玉山的地界。往年她来这里,都是前呼后拥一群人。有时候她骑马,更多的时候跟弟弟待在马车里。

    不知道这一次她走的对不对。

    离开河流半里,可见地势起伏,隐隐要到山脚。再行一段,绿松遮蔽处有个小小的土丘。苏蔷带着他们转过土丘,果然便见草丛中隐隐约约几个坟丘、数个石碑耸立在松柏下,在春日的阳光里寂然而立。

    这是辅国公府的祖坟处。

    堂堂侯府,并没有可匹配身份的祖宗庙堂,而是如寻常百姓家这样,圈一片地,祖辈葬在玉山脚下。

    苏蔷不由自主来到这里,是心中隐隐想知道,崔晚歌以未嫁之女的身份死去,有没有被安置在祖坟里。

    父亲大人该不会让她成为孤魂野鬼吧。

    正要迈步前行,后面气喘吁吁跟着的张银宝忽的跑上前来,叫道:“殿下止步!前面莫不是不吉利的地方嘛。咱们绕过去吧。”

    苏蔷安抚他道:“青天白日的,难道你还怕见鬼不成。”

    张银宝瞧着前面的坟茔,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正要开口,却忽的面露喜色道:“原来太子妃殿下绕远来这里,是跟太子殿下约好了的。”

    前面隐隐马蹄声起,一个黑衣少年正牵着枣红大马走近,赫然便是太子李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