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有来无回
    “你敢戏耍咱们!”

    冲上前来的刺客站在树后,手持弓弩对准苏蔷。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能听出声音阴狠毒辣,含着不甘和怒火。

    苏蔷眼中冷色更甚,与东宫护卫一起背对背站立。她手中拿着匕首,护卫手中拿着长刀。如果此时她手里有弓弩,或者有长鞭,局势要好很多。

    “你们敢来我大弘朝撒野,就不要怕命丧荒野、无人收尸。”苏蔷一边说,一边示意护卫小心弩箭。

    果然,话音刚落,嗖嗖破空声起,弩箭已经向这边飞来。

    大弘朝的弓弩,经过前朝苏先生改良,无论是速度还是精准程度,都进步了一大截。好在苏蔷听出他们使用的仍是之前的弓弩,可七箭连发,速度虽然比普通弓箭快,然而却有可能格挡开。

    护卫挥动长刀扫向空中,挡去大半弩箭,然而还是有漏网之鱼,刺中护卫的大腿和手臂。这东宫护卫虽然勉力护住苏蔷,但是体力渐渐不支,隐隐似要倒下。

    苏蔷抬手把他手里的长刀接过来,让他躲在树后。连弩声已尽,该是这一次上弦后的七支箭都已经发射完。

    就是现在!

    苏蔷忽的快步朝前攻去,不过十多步便到一名刺客身前。那刺客刚上完弓弩,猝不及防间拔刀相迎。

    苏蔷一脚踢中他的髋骨,身子上前伸手拽住他的胳膊,试图把他拉近。刺客慌忙躲避,格挡开苏蔷的手,弃弩用刀,自下向上劈来。

    正此时,另一名刺客也已经上前,自身后向苏蔷袭来。

    “小姐当心!”早看得目瞪口呆的小清脱口惊呼。苏蔷已经撕开衣袖卷住右手,生生接过面前的刀,一个反手间已经夺过刀来。与此同时,左手拿着护卫的刀看也不看便向后刺去。

    身后的刺客闷哼一声,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胜券在握,对方为何却似幽灵般一个回合便把自己刺中。

    苏蔷面前的刺客已经没有刀,她手中夺过的刀又往后刺了一刀,直到听到身后沉闷的倒地声,才施施然对着面前目瞪口呆的刺客道:“你是要自裁,还是要我动手。”

    那刺客厉声叫骂着,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无章无法砸过来。苏蔷闪身避过,回手给了他一刀。

    “长得这么难看。”她冷声嫌弃道:“声音还这么难听。”

    身后传来小清的掌声和喝彩声,苏蔷没有理睬,仔细确认这五名刺客已死,才去看太子怎么样。

    护卫和张银宝正守着李琮。张银宝闭着眼偎在李琮身边打颤,听到小清的叫声,才小心翼翼睁开眼睛。

    看到刺客倒地,护卫也没有死,而苏蔷,正一手拿着匕首,一手拿着刀走过来,张银宝惊呼道:“想不到殿下有这般的能耐!”

    他两条腿仍在颤抖,好在说话囫囵了。

    “莫要出去乱讲。”苏蔷把刀丢给护卫,手拿匕首指了指他发抖的腿,喝令道。

    “奴婢哪里敢乱讲啊。”张银宝勉强挤出一丝笑,五官扭在一起,看起来好笑又可怜。

    苏蔷径直走到护卫身旁,伸手掰断箭矢,留了箭头在护卫体内,等方便时才能取出。那护卫受宠若惊道:“卑职无碍,还是先看看太子殿下如何了。”

    苏蔷冷着脸瞧了他一眼。

    这护卫方脸浓眉,长相一般但是眼神透着一股子锐气。之前他处变不惊、应对得当,倒是难得的一把好手。

    “你叫什么名字。”她帮他掰断最后一根胳膊上的箭杆,开口问道。

    “卑职名叫方虎。”

    “老虎的‘虎’?”苏蔷抬眼笑道。

    “正是。”

    “以后你就跟着本宫吧,”苏蔷开口道,“我会同太子讲,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这话把那护卫惊得心神一颤,他不顾身上疼痛,缓缓跪下道:“太子妃殿下身手不凡,又有大将风范,非卑职可及。卑职担心会辱没了殿下的栽培。”

    之前同苏蔷一起并肩作战,他才发现这个平日里似乎娇滴滴的太子妃,竟然是不世出的武学奇才。心下惊讶间,自己也不由得使出了十二分的力。如今被太子妃点名要提携,他心中五味杂陈,一边惊喜一边担心自己技不如人,拖了后腿。

    苏蔷笑着摇了摇头道:“既然知道本宫身手不凡,就要努力比本宫更强些,下次护好本宫和太子殿下。哪有谦虚躲避的道理?”

    方虎忙点头称是。

    苏蔷这才转过身去,在张银宝急切的目光注视下去查看太子的伤情。

    太子靠在树上闭着眼睛,苏蔷探了探他的鼻息,好在还算平稳。伸手搭了他的脉搏,轻而快,是失血过多的原因。苏蔷扶住他的身体,让他靠在张银宝身上,再细细查看。

    果然,他身后的黑衣被刀划开,虽然看不到层层衣装内的情形,然而从晕开的血痕看,伤口应该不浅。

    “搭把手,把他的衣服脱了。”苏蔷命令一旁紧张兮兮的小清道。

    小清应了声是,三两下便解开太子的衣袍。外袍解开,又翻下内衬,最后是亵衣。看到内里情形的小清轻叫了一声,捂住了嘴。

    李琮身后从左肩到右边腰背处,深深的一道刀痕。这刀痕被他用一块布粗粗包裹过,然而因为在身后的缘故,并没有包扎妥当。此时刀口裂开,鲜血染红了一大片亵衣,又透出外袍。

    苏蔷皱了皱眉,抬手把张银宝的外袍揭开,在张银宝不解的目光中撕掉一大片锦袍。

    “殿下,您……”张银宝的脸竟然红了。

    “你什么你?”小清喝斥了一声道:“难道你连一片衣服都不肯给太子用吗?”

    张银宝咧嘴低下了头。

    肯是肯,不过那些戏文段子里,不都是女子撕了自己的衣服给男子包扎伤口吗。咱这女主子果然不同。

    两人废了两句话的时间,苏蔷已经把太子之前包扎的布解下,又从袖袋里拿出一瓶金疮药仔细涂抹了伤口,从肩膀至腰间,把伤口缠裹了个严实。

    张银宝的眼瞪得更大了。

    女主子,竟然带着金疮药……

    这女主子,难道是太子娶来保护自己的暗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