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本宫打个赌
    :[]

    http://www.778./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能自己走吗?”苏蔷料理好太子的伤,转身看着方虎问。

    方虎正了正身子,冷静道:“卑职能走。”

    “好,”苏蔷扶着太子站起来,着小清拽好缰绳,和张银宝一起把太子勉力扶上马,自己又上去,在太子身后环住他,才肃然道:“因为牵扯到金国,太子遇刺重伤的事情便需要瞒着。你找一处医馆处理了伤口,张银宝和小清去把马车牵出来,咱们在之前官道第一个转弯处见。”

    她吩咐得利落,张银宝和小清也答得恭谨。话音刚落,他们便按照苏蔷的指示四散离去。

    太子的马很高大,如今驮着两人,在山林中穿行也丝毫听不到喘息。马蹄稳稳落地,由苏蔷牵引着缰绳,不久便至林边小径处。

    苏蔷身子瘦小,如今又一边控缰,一边任太子靠在自己身上,渐渐感觉到吃力。

    马身上的血迹已经被苏蔷抹去,李琮身后被染湿的锦袍也已经微干。如果他们能安然跟张银宝他们碰面,便可顺利掩饰这次刺杀。

    已行半里,她正在心中计算距离官道还有多久,便听得前方马蹄声响,接着可见三五人簇拥着摄政王李璋和郑夙微迎面而来。

    他们一行人也在马上,不同的是赏玩踏青间气氛融洽。郑夙微头上还戴着个花环,手里拿着杨柳枝条。

    见到太子和苏蔷,李璋的神情微微讶异,郑夙微却欢快地叫起来道:“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殿下原来在这里。”

    虽然神情欢快,眼中却一抹疑色划过。

    苏蔷心神微动。太子还晕着呢,难道瞒不过去了吗。按说摄政王和郑夙微是自己人,但是她心中隐隐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的好。

    正微笑着准备回应,身前的人却微微动了一下,接着靠在她肩膀上的头颈移开,太子的声音缓缓道:“上巳郊游,自然要到花开繁茂的地方来。”

    原来他竟然已经醒了。只是苏蔷抬眼看了看,四周都是杨柳松柏,哪有什么繁花。

    摄政王李璋驭马前行一步,挑眉道:“太子脸色很不好,出什么事了吗?”

    李琮抬头轻笑,因为失血的缘故,其实他如今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摄政王却讲他脸色不好,是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了吧。

    “承王兄挂怀,本宫没出什么事。”他声音清清冷冷,是寻常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调子。

    “既然太子哥哥无事,不如咱们同游玉山?我听说前面三里外,便有数里桃林。如今桃花都开了,太子哥哥正好可采一枝送给嫂嫂。”郑夙微扶了扶额上的花冠,笑眯眯看着他二人,提出邀约。

    李琮转身看向苏蔷,在逼仄的马匹上偎着她问道:“怎么样,要去看吗?”

    苏蔷淡淡道:“承蒙好意,不过臣妾身子不适,想要回宫歇歇了。”

    李琮从苏蔷手里顺势接过缰绳,耸肩看向对面二人道:“太子妃平日不常出来,如今是走的太多,累了。玉山虽然不高,爬起来也要费一番体力,我们就不去凑趣了。”

    说完这话再不与他们周旋,轻夹马腹便越过李璋,往前悠悠然行去。

    待他们走开,李璋转身盯着他们的背影许久,沉沉无话。

    郑夙微抬手把花冠取下抛掷到地上,闷声道:“真无趣!”

    李璋这才留意到郑夙微小脸通红,显然是屡次被拒,这会儿生气了。他于是温声安慰道:“郡主喜欢桃花,本王陪你去看便是,何故非要拉扯上新婚夫妇呢。”

    郑夙微扭过头,自嘲般笑了笑,忽的又道:“自小本郡主就是同太子哥哥一起长大的,以前不觉得什么,如今他成亲了,怎么感觉似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去,总是心里不快。”

    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去。

    李璋又回头看了看已经消失无踪的二人,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何尝不是这样。

    “郡主得太后宠爱非常,想要什么又是得不到的。”他宽慰道:“真要是想下嫁东宫,也不是不可能。”

    纵然是常常玩耍嬉闹的兄妹,郑夙微听李璋这么说,还是红了半边脸。

    她把玩着手上的柳枝,嗫嚅道:“谁稀罕嫁东宫!你又不是不知道太子他……”

    话说到此处戛然而止,便再也不能往后说了。

    谁不知道太子身染沉疴命不久矣,嫁入东宫,难道要守活寡吗?

    “太子他又不喜欢我。”郑夙微转过话头道,眉心微蹙,似是万般焦心。

    李璋一笑道:“郡主冰雪聪明又天资貌美,这世界上恐怕还没有不喜欢的。”他不常夸人,如今话一说出,便见郑夙微的心情好了大半。

    “罢了,”她重又笑嘻嘻道:“咱们去赏桃花吧,就让他们夫妇恩恩爱爱回东宫。”

    李璋哈哈一笑,压下心事,纵马向前而去。

    ……

    “你是什么时候醒的?”苏蔷努力在马鞍上挪了挪,使自己离李琮远一点。奈何马鞍上空间有限,无论她怎么挪动,都似贴着李琮。前面的人一边驾马一边疑惑地转身看她,她只好问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本宫?”李琮转过身笑了笑道:“本宫一直醒着啊。”

    “你那时在林子里,不是晕过去了吗?”苏蔷讶然道。

    “哪有,”李琮嘴角弯了弯道:“若不晕过去,怎么有幸知道爱妃辗转腾挪、刀戈匕首玩得那么好,怎么能逼着爱妃救下自己的夫君呢。”

    原来是这样。为着让她出手,竟毫无男子气概地装晕过去。

    苏蔷周身腾起一阵怒火,冷然道:“你知道我也是要你死的,你就不怕自己晕过去,我干脆走掉拉倒?”

    “怎么会?”李琮戏谑道:“本宫赌你不舍得灭口了张银宝和小清。”

    是这样吗,如果她那时走掉,的确需要处置了张银宝、小清以及方虎。她杀过很多人,不过唯独没有杀过无辜之人。

    “还有一样,”李琮又道:“本宫也赌你不舍得我死在外族手里。”

    “自作多情!”苏蔷冷冷回了一句。

    “是吗?”

    李琮忽的单手控缰,一只手臂从前面绕过来,环住了她的柔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