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殿下请自重
    他们离得如此近,近到苏蔷能感觉到太子温热的鼻息扫在她的额头上,热热的,暖暖的,似春日恼人的风。

    她一手扶住马鞍,一手用匕首顶住李琮的腰腹,微微用力。

    “殿下请自重!”她声音清冷,并不准备被他讨了便宜。

    匕首往前顶了顶,隔着春衣,李琮能感觉到刀尖的凉意。

    “爱妃不要动。”他笑着温声道,同时示意她听前面的动静。

    前面隐隐马蹄声近,且蹄声响亮整齐,显然是巡查的府兵。京兆尹或兵部巡查的府兵必有首领,这些首领都是识得太子的。

    看来太子想隐藏身份,不想被府兵查探出什么。

    苏蔷收好匕首,便见一队府兵列队而来。看到他二人,为首的只是斜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行去。

    他们这个样子,的确跟春游时依偎私语的青年男女没什么两样。大弘朝世风开化,这种情形倒也正常。

    再往前行不久,便见张银宝和小清焦急地等在路边。见他们过来,忙上前搀扶太子下马上车。车夫显然已经被特意交代过,把马车赶得平平稳稳,半点颠簸也无。

    太子李琮靠坐在车厢里,抬眼看着正襟危坐的苏蔷,微微笑了。

    “怎么,在害怕?”他眼中带着笑意,喘息间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淡淡的血腥味弥漫。不用看,苏蔷也知道他手里的丝绢上必然沾上了血。这么咳着血,却又不带随从便出来游玩,也不知道是为的什么。

    “真想知道这到底是谁的土地,大弘太子被金国刺客追杀,又畏首畏尾掩饰伤情。”苏蔷掀起车帘看了看外面,嘲讽道。

    李琮不以为意地抿了抿嘴,从小桌案上拿起苏蔷的茶杯喝了一口,才淡淡道:“把本宫被金国刺客刺杀的事昭告天下,然后两国开战吗?”

    苏蔷冷眼看他,缓缓道:“太子如此担心开战,是害怕被陛下派去征讨吗?”如今摄政王监国摄政,若起战乱,便不益领兵打仗。三皇子还小,唯一可能被派去的便是太子李琮了。

    “本宫?打仗?”李琮哂笑道:“本宫好好养着还活不久呢,去前线折腾,恐怕不等大弘军队攻入落音山,就没气了。”

    果然是这样,他就是个贪生怕死的酒囊饭袋。

    苏蔷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待马车进入城门,距离皇宫也就不远了。她心里松懈下来,扭头看去,太子已经靠在厚厚的枕靠上,沉沉睡去了。

    毕竟失血过多,又连番费心神掩饰伤情,都忘了她这个刺客在身边,竟就这么睡了。

    他脸上仍然有浅浅的潮红,眉眼深邃,鼻翼被窗口射出的光线勾勒出好看的弧线。嘴唇紧紧抿着,并没有因为睡眠放松精神。

    苏蔷靠近他,细细打量。

    他如今,该是已经睡熟了吧。如果这个时候杀了他,再把责任推给金国刺客,倒也顺理成章。

    方法也简单,把那裹着伤口的布帛揭开,再用匕首刺深一些。只要伤到脾脏,没有不死的。

    只是如他所言,那样的话两国必然开战。

    虽然苏蔷并不怕打仗,但她亲眼见过战事会有多惨烈,见过兵士死伤、百姓罹难,见过战马过后白骨堆积,哀嚎声声。

    所以因为一己之私引发战争,她还做不到。

    马车至东宫,一直行到寝殿门口才停下。苏蔷命人把太子抱进寝殿,密令传东宫医官过来照料,封锁消息,不准外传太子受伤的事。

    安排好一切,她换了身男子的装扮,命小清牵了太子的马匹过来,要了张银宝的腰牌,重又出了东宫。

    她要再去那里看看,查一下那些刺客身上有没有什么印信。金国刺客来大弘朝行刺,必然会有歇脚处,有联络人,甚至可能有庇护者。

    且他们这一次刺杀太子,下一次目标是谁?是为挑起两国战争,还是别有目的。事关两国邦交,她得弄清楚对方的底细。

    因为一人一马,她又换了男装,这一次速度很快,半个多时辰便到了辅国公府祖坟墓地外的林子。

    林中鸟鸣声阵阵,淡淡的血腥气弥漫,可是已经空无一人。

    无人,亦无尸体,似之前的打斗根本没有发生过。

    苏蔷依记忆走到几处原本应该躺着刺客的草地上,那里沾血的草被铲除,淌血的地面也已经被填上新土,遮盖得很严实。就连打斗时被箭矢刺中的树皮,也已经被割掉。显然是他们刚走不久,便有人打扫了这里。

    看来这些刺客并没有倾巢而出。他们有人刺杀,有人在后料理。如果太子被他们刺杀,会不会也这么悄无声息地消失掉。不过,也可能会搅得天下皆知。大弘朝廷再不济,也不能受此大辱。不出半月,估计便会跟金国开战。

    所以这次太子掩下此事,倒是合情合理。

    苏蔷把马拴好,独自往前走了几步。

    前面光线渐强处,便是辅国公府祖上几代的坟茔。她的先祖,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换了个皮囊,又活了下来呢。

    拨开长及腰部的杂草,渐渐走近,苏蔷看到了一座新坟。

    堆土很高,坟前堆着悼念祭奠之物,还有些未燃尽的纸钱在风里轻轻挣扎,似要随风而起。坟前有碑,碑上,有她的名字。

    崔晚歌。

    她的名字规规整整,刻在墓碑上。看那字迹,虽然不成书法,却刚劲有力,竟是父亲大人手书。

    一般女子从夫家,未出嫁便死去的女儿是不能入祖坟的,只能葬在姑女坟。可她的父亲,到底不想让她成为一缕孤魂。他要她留在此处,等着自己为大弘朝流尽最后一滴血,便前来相伴。

    崔晚歌未经男女情爱,对她来讲,最珍贵的,是父慈女孝,姐友弟恭的亲族之爱。

    苏蔷静静站在碑前,不由得湿了眼眶。再往下看,墓碑下面新封的黄土处,有一支开得繁茂的桃花,不知道被谁祭在此处。

    她弯下腰去,想要拿起那枝花,可是眼角处却忽的瞥见一人来。

    “谁?”苏蔷冷喝一声,手里的匕首已经飞了出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