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爱妃请喂药
    树丛中的人影并没有停下,与此同时,叮的一声,一个什么兵器在空中碰撞苏蔷的匕首,两个兵器双双落地。

    苏蔷在墓碑后面隐住身形,在对方还没有躲藏妥当时看清了他的容貌。

    “阿贡!”她唤了一声。

    已经藏起来的黑衣男子,竟是东宫太子的暗卫阿贡。苏蔷曾在东宫数次见他向太子禀报朝堂事,却不想他身手竟然如此了得。

    树丛后躲藏的身影凝滞一瞬,没有做声。

    “阿贡,是我。太子妃。”苏蔷只好报上身份。

    树后的人影仍没有动静,苏蔷又道:“太子受了重伤,你若再不出来,本宫要问你个玩忽职守之罪。”

    树后的人影这才确定了苏蔷的身份,缓缓站了出来。

    “太子妃殿下!”他单膝跪地行礼,又道:“太子殿下受伤了?怎么会受伤?”神情紧张忐忑,不似装的。

    苏蔷从墓碑后站出来,看着他冷然道:“你先说说,你为何会在这里。”

    阿贡神情犹豫了片刻道:“卑职同太子殿下约在此处,因为有一事需要汇报。”

    “约在几时?”

    “巳时。”

    “为何你未时才到?”苏蔷从地上捡起自己的匕首,冷然看着他。

    阿贡坦然道:“卑职被人拖住了。”

    刺杀太子,当然必须要拖住时刻保护他的暗卫。

    “你们约见,是为何事?”苏蔷低头看了看阿贡掷出的兵刃,是一枚不大的金钱镖。虽然不大,却雕工细致、质地坚硬。

    阿贡仍跪在地上,恳切道:“恕卑职不能说。”

    苏蔷走近阿贡,把匕首支在他的脖颈上,冷然道:“若本宫趁太子昏睡,问罪处死你,你也不说?”

    阿贡低着头,咬牙道:“殿下尽管问罪,恕卑职不能说。”

    他明明武艺高强,如今虽然跪着,想必几招之内也可跟自己拼个死活。但是他就这么木讷地跪着,任匕首划破了脖颈却闷不做声,倒让苏蔷不由得对他起了信任。

    “你起来吧。”苏蔷收了匕首,淡淡道:“太子被金国刺客刺杀,虽然没死,也只剩半条命了。你去查一查这帮刺客的底细,等太子醒来,也好将功赎罪。”

    “是!卑职谢太子妃殿下不杀之恩。”阿贡神情郑重地叩了个头,才站了起来。

    “殿下与卑职约在此处的事,无旁人知道。卑职会去细查到底是如何走漏了风声。”阿贡说着退后几步,就要离去。

    苏蔷手里的匕首敲了敲手心,淡淡道:“你自己也要小心。查出什么,尽管报给太子便好,不要自作主张使自己陷入不利境地。”

    阿贡双手抱拳,重重点了点头,才迅速离去。

    约在此处议事?

    苏蔷抬眼看了看四周。这里是自己祖辈的坟茔,是他们安息之处。约在此处,莫不是要搅得他们不安吗?

    “李琮,”苏蔷冷然道:“亏我救了你一命。”

    ……

    用来消毒的烧酒、安神的檀香、止血的白药、化淤的麝香,这些物什的气味搅合在一起,熏得苏蔷刚踏进寝殿,就转身退了出来。

    身前的嚒嚒和宫婢战战兢兢,一盆一盆端了微红的血水从房里走出来。看到苏蔷,屈膝行礼间隐隐又有些崇敬的目光流露。

    她从外面救回了太子。

    就算再遮掩,这件事情也是瞒不住东宫的下人的。

    吩咐小清带着她的衣服去净房,梳洗一番,换了平日在东宫起居的春装。小清小心地给苏蔷盘上头发,发丝垂坠间,终于忍不住道:“小姐,哦不,殿下今日实在令奴婢刮目相看。”

    “是吗?”苏蔷抿了抿嘴。

    从尚书府带来的两个婢女,她对快言快语又会些防身功夫的小清印象要好些。

    “小姐,是怎么一下子这么厉害的!”小清回想今日打斗时的场景,忍不住抚了抚胸口。

    “练的啊。”苏蔷笑了笑道:“最近不是走了梅花桩子吗?”

    只是走走梅花桩就这么厉害了?

    小清眼露艳羡和不解,不过既然小姐这么说,那么肯定是小姐天赐英才、无师自通啦。相比之前只知道读书绣花的小姐,她怎么看都觉得现在的小姐更让人心里佩服。

    二人梳洗完从净房出来,便见曲芳跪在地上,声音忐忑道:“太子殿下已经醒了,请太子妃殿下过去。”

    苏蔷看着曲芳笑了笑,慢走几步道:“只是请本宫过去,大管事怎么便行如此重的礼。”

    曲芳声音哽咽道:“老奴谢天谢地谢太子妃殿下,今日搭救太子殿下于危难之时。老奴也心里惭愧,今日没有安排妥当,以至于太子险些就……”说话间眼泪便流了出来。

    苏蔷令小清搀扶起曲芳,淡淡道:“大管事也知道本宫是太子妃,那么自然没有不救太子的道理。太子行事莽撞,更不是大管事的错。”

    话虽如此,但是曲芳是知道她曾多次想要行刺太子的。太子虽然掩下了那些事,对太子妃的调查却没有停过。

    所以曲芳的泪水里,一大半是庆幸苏蔷开窍,没有把太子丢下。

    正想着,苏蔷已经越过曲芳,朝寝室走去。

    太子李琮侧躺在床上,已经醒了。他脸上的红色褪去了大半,此时嘴唇苍白,额头汗珠凝落,眼神黯淡,看起来竟似强弩之末。

    苏蔷第一次相信,他的确是活不久了。

    “殿下怎么样了。”屏退了左右,苏蔷上前几步坐在床榻边的矮凳上,几分戏谑道。

    李琮的眼神微微亮起一缕色彩,唇角勾起,温和道:“还好,等着爱妃给本宫喂药。”

    床榻边果然放着一个四角小几,小几上一碗浓浓的药汤。春日微凉,看药汤上的轻雾,正是可以喝的温度。

    苏蔷抬手把药汤端起来,看着李琮道:“你就不怕我下毒吗?”

    “爱妃此时毒死了本宫,恐怕要起战事。战事啊……不知道辅国公府的小公子有没有能耐上战场。”

    啪的一声,药碗掉在地上,溅起浓黑的药汤。

    “你说什么?”苏蔷伸出手去,扼住了李琮的咽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