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刺杀太子殿下 第四十一章 是你的软肋
    太子李琮背部受了重伤,此时又被苏蔷扼住咽喉,不知道是无力反击还是任由她处置,他只是眼含挑衅地看着她,不挣扎,也不叫人进来。

    他这个样子,苏蔷反而下不去手。她缓缓放开他,顺手捡起地上的药碗碎渣。

    李琮剧烈咳嗽了几声,自顾自抚了抚胸口,只看着苏蔷笑。

    “你笑什么?”苏蔷又抬起手,作势要对他不利。

    “本宫笑你伪装这么久,终于还是被本宫诈了出来。辅国公府,小公子崔晚彦,果然是你的软肋。还说自己不认识,不承认梦里唤他的名字。”李琮冷笑起来,笑了半晌,又抬眼看着苏蔷道:“‘晚彦,不要怕。’这是你在梦中说过的话,你能不能告诉本宫,这是什么意思。”

    他敛起笑颜,神情认真。

    苏蔷眸子里沉沉一片凉色,冷眼看向李琮道:“崔晚彦,他才九岁,是阻了太子殿下承继大统的路,还是碍了太子殿下阔步高升的脚,你怎么便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

    李琮阖眼片刻,待苏蔷说完,才睁眼道:“九岁,已经不小了。辅国公府数代将才,传言国公爷十四岁便斩杀敌国将领,十六岁便带大军凯旋而归了。国公虽老,兵法谋略不会老。国公府虽然没落,只要有人,便有崛起的可能。”

    “所以即便他们数代忠良、从不曾有半点私心,你们还是怕了吗?”苏蔷咬牙道。

    怕。怕国公府得民心,怕国公府得军心,怕国公府左右朝政做大不好收拾。所以趁羽翼未丰,倾轧盘剥。如今国公府大小姐已死,他们却还不放心一个九岁的孩童。

    那玉山下矮矮的一片坟茔,终要变成无人拜祭的绝子孤坟,这些人才会安心吗?

    苏蔷只觉得寒冷彻骨,恨不得把李琮碎尸万段。

    却见李琮微微一笑道:“大弘朝廷,如今竟都成了鼠辈般眼界窄、胆量小的蛀虫。你是不是这么觉得?”

    苏蔷的拳头在衣袖中握紧,默不作声。

    李琮继续道:“可惜本宫要死了,做不成太多事。”

    苏蔷抬眼看了看他。他的确要死了,不过大弘朝没有人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大家想的盼的,正是他死了,摄政王好稳定朝局。

    这么想着,她觉得太子失了民心,也算咎由自取了。

    “你能做什么事?”苏蔷脱口而出。

    李琮的手掌在大腿上拍了拍,施施然道:“做不了太多,不过本宫如今知道崔晚彦小朋友是你的软肋,那么可不可以说,如果你再对本宫不利,本宫就拿小朋友开刀?”

    空气中药香弥漫,苏蔷的手在袖中拨弄匕首,考虑是否该抽出来一了百了。她不能让自己唯一的弟弟,成为别人摆弄自己的筹码。而一方面,如果太子死了,两国开战的代价又太大。

    “其实,”考虑片刻,苏蔷道:“我只是想离开东宫罢了,是否刺杀你,并不是很重要。”

    如今太子也活不了多久,有摄政王在,想必不等太子登基,摄政王便会独揽朝政。而摄政王并不是酒囊饭袋之徒,不会把国土拱手让人。既然如此,她在不在东宫,杀不杀太子,都变得不太重要了。

    如今重要的是,她要回到国公府,去护住自己的家人。

    “好说,”李琮眉眼弯弯看着她,笑了笑道:“你可以装死,本宫给你办个风风光光的葬礼。”

    装死倒是一个办法,但是皇族的太医不是好骗的,这是个有风险的事。而且她也不能相信李琮会在事成后把她从棺椁中捞出来,别看起来是装死,到最后她真的死掉了。

    “不能和离?”苏蔷道。

    “和离?”李琮似乎才想起大弘朝还有这个词,哂笑道:“哪有皇族和离的?你让尚书大人的老脸往哪里搁?”

    是了,苏蔷几乎忘记,如今她的皮囊是尚书府小姐。倘若她和太子和离,便真成了街头巷尾奇闻一件。到时候苏亦铭在朝堂不好过,苏府在市井间也难免被辱。

    她能重生得益于这具皮囊,若因为她,害得苏府难以在大弘立足,也不是她所愿。

    “好,”苏蔷点头,“我可以装死,那么就请太子早日把这件事办了,也算今日太子殿下对救命之恩的回报。”

    “救命之恩。”李琮在口中咂了咂这几个字,勾唇道:“救命之恩不是应该要本宫以身为报吗?怎么太子妃反而要离开东宫?”

    苏蔷站起身来,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李琮,淡淡道:“这东宫对我来说,不过是牢笼罢了。”

    “这么巧!”李琮笑起来,“这东宫对本宫来说,也是一个牢笼。”

    对他来说吗?他九岁受封太子,如今的确在东宫待得够久。不过只要皇帝陛下一日在世,他就要继续困在这东宫。

    这没什么好抱怨的。

    苏蔷站得端庄,敛裙深深一礼道:“那么苏蔷就等着太子殿下履行约定了。”

    李琮目光深深看着她,良久,才抬手挥了挥。

    ……

    “事情搞砸了?”一个青蓝衣服的年轻男子坐在春凳上,正独自手谈。棋盘上黑白两子正斗得难舍难分,虽已夜深,他的脸上却无倦意。

    “章大人。”来禀报的人北地口音,虽恭恭敬敬跪在地上,却没有摘下面罩。

    独自对弈的正是摄政王府谋士章朔。他抬眼看了看来人,俊俏的脸上拂过一层讥讽。

    “章大人,”来人又道:“您的消息不错,只是小人差事没办好,不仅折损了兄弟,还差点露出行藏。”

    “这样啊……”章朔悠悠然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你此时来这里找我,莫非是带了人进来,要把这事扯到王爷头上?”

    来人惊慌间额头触地,惶恐道:“小人不敢!小人已经甩开了尾随,又乔装打扮,才敢偷摸进王府。”

    “这样啊……”章朔更深地叹了口气道:“此事本来便与王爷无关,如今你又来求我,无非是希望能全身而退离开京城,对吗?”

    来人重重叩在地上道:“太子的暗卫实在厉害,我们撑不住了。”

    “这样啊……”章朔笑起来,“既然撑不住,也就没有价值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