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不能害我呀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寒风体内之火熊熊燃烧,火烧火燎的,他拎着颜倾颜只顾着往回走。   忽然感觉手里一空,就听到扑通一声,停住脚步定眼一看。颜倾颜娇小的身躯已经从宽大的外衫中褪了出来掉在地上,他的手里只提着一件外衫加大氅。

    掉落的颜倾颜跌坐地上,然后很度的爬了起来,似乎有点迷糊,一双漆黑的还挂着泪珠的眼睛忙然的看着。

    刚才她已经都停止了挣扎,安于现状的只等着安全着6,却没想到被掉在了地上。

    沐寒风冷冷的看着手里的衣服,对上颜倾颜细腻的毫无瑕疵的小脸,茫然的样子,忽然有点好笑。

    颜倾颜外面罩着喜庆的红色华服,里面却只穿着红底素花的紧身小棉衣小棉裤,为了保暖很贴身。裁剪的十分合体,在昏暗的微微泛着红光的灯笼光中像只直立的小花鹿。

    她不是古代十四五岁十五六岁就成亲的没有育完全的小少女,她已经二十一岁,有前世的经验,对于形体比较重视。

    所以看起来凹凸有致丰润饱满,当然也不失少女的稚嫩青涩。

    沐寒风只觉得体内那股子邪火越来越旺,烧得他有点糊涂,顺手将手里的衣服一扔,伸出一只大手将她抱了起来,嘴里骂道:“穿的花鹿般的,难看死了。亏了在晚上,如果是白天丢死人了。”

    “停下”

    颜倾颜忽然一声惊叫。

    沐寒风以为出了什么事儿,手一松,颜倾颜双脚落地。

    她飞地跑去将沐寒风扔进小径旁的衣服捡起来抱在怀里,躲沐寒风远远地说:“公子,你就算怎么恨我也不能害我呀。最起码现在不能。”

    只是丢了件衣服就是害她了沐寒风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如果这样算害她的话,刚才他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他伸手脚步上前想将她重新抱起来。

    他这个时候真想将她捏碎揉进自己的胸疼。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颜倾颜兔子般的转身就跑。

    度之快让沐寒风一愣。

    这个讨厌的小女人竟然敢跑。

    他斜起眼睛看着前面窈窕的小身子,这个女人也许是长了心眼,他现在才现这个女人很有心计,所以才没长高吧,她只比四年前稍微高了一点点。

    这么点小身板,腿倒是不短,跑的度也快。

    跑起来纤细的腰肢柔柔地,有点曼妙。

    他嘴角的玩味之意越来越浓,体内的那股子火倒是稍稍的熄灭了一点。

    看着小女人跑过假山,快要从眼前消失。嘴角笑意变浓,双脚一提身体一纵,几起几落便优美的落在了颜倾颜面前。

    还在飞跑的颜倾颜只顾着用耳朵听身后的动静,猛地一头就扎进了宽厚的怀里。

    胸口的弹性实在是太好了,差点将她飞弹飞了出去。

    吓得她捂着嘴巴瞪着双眼差点没惊叫出来。

    好半天才指着冷眼俯视的沐寒风战战兢兢的说了声:“公子,这是晚上,是大年三十晚上。图的是平安,喜庆,你要是把我给吓死了,那就成了惊吓了。我们还是不要闹了,好好的回房休息吧。”

    说完捂着胸口,一副差点吓死我了的表情。

    只不过飞落在她前面就吓成这个样子了,又不是没见识过。

    沐寒风嘴角扯起一丝冷笑:“嗤,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这都能吓死你,你还能活到现在,矫情。”

    以前在颜家洼的时候,他同柳无影每天有一大半时间在练功,早晚是练轻功的时候,几乎是每个早晚,颜倾颜都会看到他们两个在眼前跳上窜下的,突然出现在前面是很平常的事情,她也从没有被吓到过。

    颜倾颜平缓了呼吸,很警惕的看着他说:“以前我是习惯了。而且也没这么晚。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子夜了。我说公子。我知道你恨我,恨不得我现在就死,可是人不都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么,老天不要命阎王不召唤我也没办法,我知道你想要我死很简单,就跟捻死一只蚂蚁似的。可是你能不能在等一段时间。我才二十出头,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颜倾颜偷偷看了看身前身后,有逃跑的余地,胆子大了点。

    真是伶牙俐齿。这口齿伶俐吐字清晰一气呵成的。

    声音倒是很好听。

    不过看到她眼里的警惕,随时准备逃走的样子。

    沐寒风眼里的寒气加重了。

    这个讨厌的女人,还是同四年前一样,见了他跟见了鬼似的,还加上了伶牙俐齿。

    他冷冷的盯着她,寒气袭人、

    颜倾颜感觉自己被冰封了,身体不由自己的打起了寒颤、

    牙齿也上下磕碰起来。

    一股寒风也适时的吹了过来。

    太冷了。

    她慌忙将手里的衣服手忙脚乱的套在身上,为了缓和气氛,嘴里蠕蠕叨叨的:“公子,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太冷了。我的把衣服穿上。对了,你忘了以前公主奶奶怎么说的,说是衣服晚上必须收回去,绝对不能留在外面,你刚才把我的衣服扔了,是什么意思,是不是。”

    沐寒风冷冷的看着她一张殷红的嘴巴一张一合,从嘴里散出一个个莺声燕语般的话。

    刚刚压抑下去的邪火又窜了出来。

    他记得很清楚十年前刚到那个荒芜人烟的叫颜家洼的山沟里,奶奶第一件事情就是交代:以后凡事他的衣服每天晚上太阳落山之前必须收回去,因为据说晚上是孤魂野鬼邪灵出没的时候,谁的衣服没有收回,很可能会被吸走魂魄。当然别人的最好也尽可能的收回去。

    从那以后,负责清洗他的衣物的颜倾颜每天夕阳夕下时都会将他的衣服收起来叠好。

    他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小女人十岁到十六岁的小身影。

    一种很久违了的说不清的情愫涌上了心头。

    他没有等她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步上前,一手抱起她就往回走。

    一张嘴想也没想就堵上了还在喋喋不休的嘴。关注 &ot;hongcha866&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