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兴师问罪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你要去哪里”

    从质子府回家,已是华灯初上。   颜倾颜实在不想面对沐寒风一张千年冰山脸,快到牡丹园时偷偷对绿翘招了招手,想溜去凤至园躲一躲。却不幸被沐寒风现了,声音冷的结了冰。。

    颜倾颜心里一紧,感觉心脏有点抽搐,尴尬的陪着笑脸:“去看看公主奶奶,她昨儿腿疼病犯了。”

    沐寒风嘴角扯起一丝冷笑:“只是这个原因不是为别的”

    不去看也知道比不笑还恐怖的冷笑有多可怕,颜倾颜抽搐的心狂跳起来,她能感觉到它在腹内扭曲变型的的样子。目光不由得愤愤的看向已经告辞回香园的沈凝香看不到的背影。她没想到这个弱兮兮的女子,不好好凄苦的寄人篱下,鬼主意比眼泪还多。今儿她可是给她创作机会,她却陷害她。虽然很老套的却很实用。

    真好似低估了她。

    沐寒风显然已经认定是她故意伸出脚让沈凝香出丑的。

    哎,真是可惜了一个好好的大家闺秀,弹的那么一手好琴,却心术不正。

    她涨红脸狡辩:“就是这个原因,还能有什么原因。”

    沐寒风用鼻子哼了一声。

    不说话嗤之以哼,就算是默许了。

    颜倾颜提起裙摆亦步亦趋的想溜走,鬼鬼祟祟的样子让沐寒风已经够冷的脸更冷了,就在颜倾颜转身的一瞬间伸手将她提了过来,进了园门。

    雨烟云烟忙迎上来,见这样的情况都低头不说话跟在身后。

    颜倾颜双手乱舞双脚乱踢,嘴里喊道:“公子放手,我要去看公主奶奶,给她敷腿。”

    她又不是一只鸡一只鸭的,说拎就拎,当着很多丫鬟的面很没面子的。

    就听雨烟在后面说:“少夫人。公主进宫了,说是三天后回来。”

    颜倾颜没好气的瞪了雨烟一眼,这丫鬟怎么做人的,关键时刻落井下石。

    雨烟装作将眼睛看脚下。颜倾颜似乎看到了一抹幸灾乐祸。果然是谁的人向着谁。死丫鬟我记住你了。

    只有绿翘苦着一张脸跟在后面,想要帮颜倾颜却无从下手,又近不了沐寒风,只是一个劲儿的说:“姑爷,你放下我家小姐,放下。”

    后面都带着哭腔了。

    沐寒风拎一只小鸡般的将颜倾颜拎回房间,用脚关上门,冲着外面喊了声:“将那个哭丧的赶出去。”

    就狠狠地将颜倾颜摔在地上,恶狠狠的盯着她看。

    屁股好疼颜倾颜呲牙咧嘴的摸着屁股仰起头看着似乎已经忍她很久终于爆的沐寒风。听着外面绿翘的哭喊声远去,这孩子怎么这么没战斗力,不是学过点功夫么,这就被人给弄走了

    眼里便闪过一丝恐怖。

    她也没起来,免得再被摔一次。

    直到沐寒风重重的坐进座椅中,才爬起来。

    “跪下”

    还没站稳,沐寒风冰冷的声音似一盆凉水从头浇灌而下。

    又跪下好端端的跪什么,又没真的动手脚。该死的没品男,让人下跪上瘾了。

    她倔强的站着不动,小声说:“好好的跪什么我们是夫妻又不是主仆,再说了我为什么要跪下”

    沐寒风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她,精美的毫无瑕疵的脸上似乎冒着冷气,直看的她头上似乎也冒出了冷汗,才幽幽的说:“不知道哼,真是没看出来小爷的夫人演的一出好戏,既然这么会演戏,不妨给小爷再演演,让小爷也看看。”

    说完邪恶的一笑,似冰块碎裂,有点渗人,他一条腿伸了伸,颜倾颜嘴角下意识的抽了抽,便毫无悬念的狠狠跪倒在冰冷的地上。

    膝盖处又是碎裂般的疼。

    又是这一招,难道她的膝盖是折叠的不会损坏的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她忍着疼适应了一会儿,疼痛感同以前一样一会儿消失了。这才愤愤的抬头盯着沐寒风。

    一双漆黑如熟透的葡萄般的眼睛冒丝丝凉气,睫毛因为愤怒跳跃着。愤怒的小鼻头有点红,巴掌大的精致的小脸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粉红,半张着小嘴:“公子,我是你的夫人不是戏子,想看戏去梨园,去戏院,要不家里养几个”

    “好一张伶牙俐齿。”沐寒风低头看着脚下娇弱的女子一张小脸因为愤怒变的像朵将要被摘下的花朵般的,心情竟然没由来的好起来,伸手抬着她的下巴:“说,多说几句。”

    调戏,裸的调戏。

    简直跟流氓无赖一般无二。

    她愤愤的扭转脸庞不去看他,也不说话。

    沐寒风嘴角旋起一丝面对她才有的招牌式的讥讽:“怎么不说了。你这女人还真有心计,先是让奶奶对你信任有加,现在又开始冲着凝香妹妹了,让她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心里很得意吧”

    说完将颜倾颜的头扭转过来面对他。

    小心眼的家伙,果然是为了沈凝香。

    颜倾颜向来嘴头利索:“我向来有心计,公子才现啊,可惜迟了。我就是有能耐哄的奶奶开心,怎么不服不服我四年不在,怎么不教教你的凝香妹妹哄公主奶奶。还有我就是想看沈凝香出丑,怎么着有本事你休了我,娶她当夫人啊”

    沐寒风看着一连串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伴着一股子甜腻的温软,红艳艳的小嘴一张一张的,洁白晶莹的贝齿闪闪亮,隐隐的可以看到一颗调皮的小虎牙。鲜红的小舌头。

    一股火迅的在体内燃烧起来。

    瞬间点燃了他。

    抬着颜倾颜下巴的手加重了力道。

    眼里的的冰块融化,泛出一丝火光。

    “疼,疼疼。公子我这下巴可是骨头加肉组合起来的,不是生铁铜块,扭碎了可修不好。”

    颜倾颜的小脸疼的抽搐起来。说出的话娇喘吁吁的。

    听在沐寒风耳朵里就像一只蚂蚁咬噬着心肝。麻酥酥的还有点微疼。

    身体也膨胀燃烧的有种毁灭性的渴望。

    他知道这是身体最原始的渴求,也是只有面对这个他最讨厌的女人才有的。

    这个女人才嫁进来几天,却每一次分明是讨厌至极想要惩罚她,让她皮肉受苦,看她痛不欲生,却没由来的会有如此反应。

    他眼里闪出可怕的光,似一头饥饿的狼的绿光,从座椅中起来,就用那只手托着尖巧的下巴,一使劲将她扔进了软软的床上。福利 &ot;songshu566&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