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可以先有个孩子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心里恍惚,耐着性子等绿翘终于吃饱喝足了,揣上金锭走酒楼。

    没走几步剑童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跟在她身边微微低头:“少夫人,刚才跟踪的人已经查明:是个小混混,他说是因为看到少夫人同主公一起,知道身份不一般,想弄点财物。不过据小的观察,似乎不像。”

    剑童果真去查了跟踪者,

    不是为财物那为了什么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天子脚下的,一个小混混还不至于大胆到劫色吧,再说了她也自知还没到能让人劫色的地步。

    不解地问了句:“不像那是为什么”

    “小的看那混混也不是个没钱人。似乎另有所图,却是口太严,怎么问也不多说,小的只好让巡捕将他先抓去,慢慢审讯。”

    三人回到府上,颜倾颜将自己关在屋内,好好的躺在床上将今儿的事儿仔细想了想。

    看来这沐府少夫人的位置并不好坐。

    府内有沈凝香时不时的骚扰,出门还有人盯梢。

    既然柳无影已经不能再依赖,以后也不可能让他继续做自己的依靠。、

    那么必须尽一切努力先让地位真的稳固起来,好好的为以后铺路。等翅膀真的硬了,以后出了沐府有立足之地,没有男人,也一样自强自立自尊。

    可是那个黑衣男子为什么会跟着她,还看到了她同沐寒风一起出来,一路跟随,特务般的。

    她没有仇人,没有背景,没有钱。为什么还会被人跟踪呢,还是个不差钱的人。,

    她在屋里百思不得其解。

    醉君楼。李寻情回到自己专属的内室,即刻招来李鸨儿。

    “雪奴,无影现在怎样”

    李鸨儿无奈地摇头:“喝了两坛酒,醉了,刚睡着。估计明儿才能醒来。他明儿就要去锦州,要不要去对师兄说一声。”

    李寻情散了架般的半躺在卧榻上。绝代风华的脸上呈现出了少见的老态。

    李鸨儿心里泛起一丝苦涩,轻轻上前坐在他身旁,替他揉着肩头:“李郎,你也不用太操心,无影是个聪明孩子,会挺过去的。”

    李寻情轻轻风叹息一声,伸手抚了抚李鸨儿的头:“刚才回过过颜倾颜了,那孩子秀外慧中,很通世故。无影这么多年对她倾心不无道理。”

    突然他猛的睁开微闭的双眼:“雪奴,去找一个出身好家世清白的女子,先让无影有个孩子。我同师兄就守了这么一个独苗,不能断了香火。师兄答应过我,无影的第二个男孩跟我姓李。也就是我们的孙子。我们可以先让他先有一个,先跟我姓。”

    主子终于认可了她的身份,李鸨儿欣喜若狂。

    立刻起身:“李郎放心,雪奴这就去找。”

    终于被承认,还会有属于自己的孙子,李鸨儿风一样的走了出去。

    最终做出决定的李寻情懒懒地翻了个身,毫无形象的仰面着,一点也没了惊世风姿。

    晚上,柳无影醒来,睁开干涩的眼睛,头没有以往醉后醒来的疼痛感。

    他看了看室内,红红的蜡烛已经点燃。桌上放着公主带给爹的虎骨酒。醉前的事情只在脑子里闪了闪,便想起了颜倾颜那双漆黑纯净的眼睛。

    心揪了起来。

    明儿就要去锦州,很长时间会看不到她。

    门吱纽一声开了,李鸨儿满脸媚笑的走了进来:“无影醒了你这一觉睡的。无影,李妈妈求你个事儿,刚才来了个雏儿,性子真是刚烈,你帮妈妈。”

    说完眉眼间全是暧昧之色。

    柳无影知道她同师叔的关系,没人的时候她叫她无影,他却不叫她婶子,师叔还没给她名分,叫她李妈妈。

    柳无影低头回绝:“李妈妈,无影明儿还要出门,现在没心思。”

    他只有想颜倾颜想到不能自己,才会找雏儿泄,并不是来者不拒。

    李鸨儿也不勉强:“既然无影没兴趣,妈妈就不勉强了,去看看看你师叔吧,他在等你。”

    柳无影应了声,转身出了屋子。

    李鸨儿嘴角露出一似媚笑。

    柳无影走出上房,直接到了李寻情的内室,看见林寻情独自坐在坐榻上,面前摆着一张小方桌,上面放着一只大肚子瓷瓶。

    看见他立刻带上慈爱的笑意:“无影,来陪师叔喝杯酒,这可是师叔留了十年的陈酿,”

    “师叔,无影酒才醒来,不能喝了吧。”

    柳无影坐在李寻情对面,有点提不起精神。

    李寻情随手拿起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酒杯,拔开酒品塞子倒了一杯,酒透明般的。

    他用手轻轻一摇,变成乐琥珀色。

    “无影,这酒不是我们喝的一般酒,是强骨提神,增加内力的酒,不会醉人。师叔精心配制的,名字都没起。只此一瓶,一直舍不得喝,你要去锦州,师叔就当是为你饯行。”

    说完拿出另一只酒杯也为自己倒了杯。

    不醉。还可以强骨健体,增加内力。

    这个可以喝。

    柳无影同李寻情比对柳陵还亲,也不多想,端起同他碰了碰杯:“师叔请。”

    便一口喝下。

    李寻情并没有喝,顺手帮他又倒了一杯。

    酒味道不错。

    柳无影又喝下一杯。

    李寻情又倒了第三杯,这才端起刚才碰过的准备同柳无影一起干了。

    门开了,李鸨儿急匆匆进来:“李郎,那个玉海棠突然晕倒了,快去看看怎么了”

    “哦,玉海棠又晕了。无影你先等着,师叔去去就来。”

    李寻情急匆匆随李鸨儿走了出去。

    酒味道不错,琼浆玉液说的就是这样的味道吧。

    柳无影自斟自酌了几杯。

    便感觉全身着火般的滚烫,他看了眼室内,已是初春,火盆什么的都撤了。

    按理说屋子里应该还有点冷,他怎么就这么热的。

    还是燥热。

    他有点烦躁的脱去外袍,撕开衣领。

    却是口干舌燥,心烦意乱,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心里知道酒有问题,更知道师叔不会害他。

    正在纠结。

    就听见门开了,走进一位怯生生的柔弱娇美的女子。顿时明白师叔的意思,这也算是为他饯行吧。

    心无堤防,药兴作。

    那女子便仿佛是一股清泉,他条件反射的滚动喉结,生扑上去。福利 &ot;songshu566&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