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没办法变黑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寒风了冷冷一笑:“好啊,想死是吧。 太容易了。”

    这个讨厌的女人,竟然用死来威胁他,他难道还舍不得她死么他不知道多想她去死呢,最好现在。。

    他嘴角扯起一丝讥讽,冷笑变成了讥笑,顺手一把提起她,提一只布袋般的。

    然后让她直面自己。

    “小爷这就成全你,想想,该让你怎样死呢,掐死捏死踏死摔死淹死吊死还是制造个现场被害死呢”

    沐寒风亦真亦假的,每样死法都让人毛骨悚然,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闪着邪恶的光,仿佛来自地狱最深处。。

    颜倾颜只觉得头皮麻,头一根根的竖起来了。

    心在流冷汗。

    面对如此恶人,死亡都没面对这么可怕。

    却是硬撑着,眼睛毫无生气:“公子觉得奴婢怎么死去合适就让奴婢怎么个死法吧。反生奴婢也不想活了。其实奴婢也知道,人要知道自己的分量,麻雀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蛇再强抬头也不是龙。都是公主奶奶厚爱,非要奴婢做什么沐府的少夫人。这就是强赶鸭子上鸡架。这个少夫人奴婢其实一点也不想做,空架子不说,公子你都这么讨厌,别人能么会看得起,都说妻以夫为荣,女人不就活个男人的势么。奴婢这样或者,生不如死,”

    说的很凄惨,反正是豁出去了,能有多惨就多惨吧。还一口一个奴婢的。表明了宁可做丫鬟也不带那个这个少夫人的态度。

    心里害怕却知道他是不会杀了她的。

    沐寒风果真顿了顿。

    颜倾颜对他的称呼一直在变忙,公子,夫君,对自己也在变,为妻,妾身,小女子,现在变成了奴婢。

    在他的记忆中颜倾颜即使在颜家洼那么艰苦的日子,做着丫鬟的工作,也从没在他面前自称奴婢,在奶奶面前也没有。

    心里隐隐的不舒服起来。

    这个讨厌的女人自降身价,以奴婢自称,自己好像做的是有点过了。

    他虽然一直冷傲,却对待任何人除了那些个作奸犯科的,都是面冷心热,一个丫鬟一个下人都没惩罚过。却对这个奶奶钦点的孙媳妇,皇上御赐的一品夫人,自己的媳妇儿不依不饶。还下死手。

    而且刚才这个女人提醒了他。

    奶奶对她的信赖已经过了他,这么重大的事儿,本该是由他这个少国公亲自出马的事儿都得她跟着。

    如果真的将她杀了,或者逼急了,出了意外,奶奶一定不会放过他。,这么多年等待的机会许会失去。

    他破天荒的没有再为难她,闭着眼睛靠在坐铺背上,脑子里闪过沈凝香多愁善感的脸庞。

    她对他那种殷切的希望让他心里隐隐作疼。

    必须的干出一番作为来,有了能力,才能早点将凝香妹妹娶过来。

    想起凝香妹妹,他的心柔软起来,她的眼泪让他沉沦。让他恨不得马上有所作为,让乌金矿造纸坊绣坊重现辉煌。

    颜倾颜有气无力的说完话,死气沉沉的垂着脑袋。。

    她知道该死的沐寒风接下来一定会让自己皮肉受苦,生不如死的。好半天没了动静,有点摸不着头脑,慢慢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就看见沐寒风双眼微闭,靠在坐铺上。

    双眉入鬓,睫毛粗黑浓密,鼻梁高挺,嘴唇轻薄,面部轮廓优美的柔如希腊雕塑。

    这样的他看起来温柔俊美,美好极了。一点也不比柳无影差。

    “可惜啊,可惜了这么一副上好的皮囊。”

    颜倾颜暗自咒骂了几句,悄悄的坐在了坐铺的一头,一动不动的尽量减少存在感。

    马车走得很平稳,听声音赶车的师傅是个中年人,声音浑厚有力。

    走了一会儿,看沐寒风没有接下来的举动,悄悄地掀起车帘,想看看绿翘跟来没有。

    外面阳光依旧淡淡的,农人们还在劳作。

    她将头缓缓探出车外,看到后面还有辆马车。墨童剑童还有几个男子骑着马跟着。。

    她大概数了数,有五十几个人。

    “将这衣服换上。”

    正在看后面,耳边突然想起沐寒风冷冷的声音。

    吓得她一个激灵,慌忙将身子收了回来。沐寒风双眼圆睁,幽冷的盯着她。

    “穿就穿。”

    不知道自己睁开眼睛魔鬼一样么,不好好闭着眼睛干嘛睁开,

    颜倾颜用只有自己能听的清的声音嘟囔着,伸手拿过衣服很快脱去外衫,套上。

    这是一套小厮的衣服,灰白色粗布衣服,类似八角帽的粗布帽子。

    衣服似乎是量体定做的,很合适,帽子也合适。、只是简简单单小厮的衣服,倒让她穿出了一种天然雕饰的美。、

    沐寒风默默地看着变得更加灵气十足俏皮可爱的颜倾颜,冷冷的说了句:“头乱一点,脸太白了。”

    “头能乱,脸没办法。”

    她说的是实话,她从小皮肤白皙,也注重保养,哪怕是一天不洗脸也丝毫没有影响,只能是更白,哪里能黑。

    “没办法也得想办法。男人们的地盘女人太招摇不是好事儿。”

    “干脆我就不去了,我找个地方住着,等公子将交接工作做完了,我们一起回去就是了。到时候你怎么说我就对公主奶奶怎么说就行了。”

    颜倾颜根本就用不想同沐寒风一起。

    沐寒风嘴角扯了扯:“不行,奶奶这么信赖你,你怎么也得给奶奶做好监工。”

    这个讨厌的女人既然已经来了,怎么能让她这么舒心呢。

    乌金矿区他已经去过无数次了。

    那是个只要一踏进除了黑色就没有别的颜色的地方,方圆千里,全都是一片黑。

    即使矿区远处的青山也被覆盖上了一层黑色。

    乌金覆盖面极广,方圆千里,蔓延不断。他很清楚的记得十岁以前每年爷爷每年都会带他来一趟。那时候一踏进矿区,便会看到一片热火朝天的工作场面。不管是下矿的还是地面的,也不管是运煤的还是计量的,全都鼓足了干劲。

    这片矿区爷爷全部视察完的半个月时间。

    那时候他看到的是有人为了自己家人能来煤区谋个差事,当面给爷爷下跪。

    可是四年前返回都城,再来,却看到一片荒芜。添加 &ot;xinwu799&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