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游医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想了一会儿没想明白。这沈凝香看起来娇娇弱弱,还孤苦伶仃的寄住在沐府。能掀起多大风浪呢

    虽然想不明白,但是常言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越是弱者越容易出事儿。

    她知道。这事儿不能拖,得让沐寒风知道,早早知道早早预防。如果是什么阴谋诡计,早点识破对谁都好。矿区才刚刚开业没多久,它是公主奶奶沐寒风以及沐府的希望,更是柳无影蒙不谦夏辰宇的心血。万一她对矿区不利后果很严重的。

    她起身说了声:“走,去看看公子他们,顺便说说这事儿。”

    她知道单凭她信口说说,还有绿翘看到的这点沐寒风根本不会相信,但是不管他相不相信,都得说给他听。

    两人出了门,紫燕蓝燕跟了上来。

    四人才刚到沐寒风屋前,竟然看到沈凝香同怡人提着一只篮子走了进来。脚上全是泥巴。

    沈凝香看到颜倾颜立刻满脸堆笑,娇声道:“少夫人,巧了,妾身刚才去了对面的山上摘了点杏子,很新鲜,想要拿给寒风哥哥柳少爷他们尝尝,正好也想给少夫人送几只过去。”

    她说的声音很大。

    原来是摘杏子去了,真是没必要。天下着雨,杏树都在山坡上。万一滑下来,摔不死也的个半死。

    颜倾颜笑着说:“沈大小姐真是有心了。不过以后还是不要这样冒险了,下着雨,万一出个好歹,我夫君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沈大小姐如果想让我夫君高兴,等天晴了吧。”

    说完带着绿翘走了。

    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沈凝香冒着雨给沐寒风摘杏子,他感动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怀疑。

    回到屋子,越想越不对劲。

    雨还在下,山上的树木笼罩在烟雨之中。山路一定很难走。可是沈凝香除了脚上沾了点泥泞之外身上还是干爽的。就算怡人拿着伞全程伺候,山上树木繁多,衣服也会湿的。

    不但她的衣服不湿,那怡人的也没湿、

    还有那个篮子,刚才绿翘说他们去的时候根本没带篮子。

    难道山上有他们的人,隐身在某个地方

    这么一想浑身惊出了汗。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既然柳无影的师叔能在林中隐身这么久,就有人也能。

    沈凝香对沐寒风势在必得,她嫁进沐府半年多,遇到了很多次危险。

    原来她还以为沈凝香虽然对沐寒风有意思,毕竟久居深闺。无非就是宅斗般的在府内对她动动手脚。她是寄住,大可不必害怕。出了沐府出了都城就安全了。

    没想到危险如影随形。

    之前她并没有想到这些危险同沈凝香有关系,以为是惦记乌金矿的人用她来打击沐寒风,现在看来她的估计是错的。

    沈凝香不简单。

    她倒在床上想来想去。目前还不确定,还是暂时不要告诉沐寒风,告诉他可不会相信。

    是不是得找个机会对柳无影说一声。

    她在这里思量对策、

    对面山中的一处树洞内,不是柳无影同李寻情呆过的那个,而是据眉月藏身的山洞不远的一颗大树内。

    李寻情靠在挖空的树洞内侧,风情万种的盯着双眼痴呆迷离的眉月。

    柔声问:“你叫眉月”

    眉月机械的点了点头。

    “谁派你来的”

    “我家少爷,也是我哥。”

    “派你来做什么”“除掉沐府的少夫人颜倾颜。”

    “为什么要除掉她”

    “少爷说她是个坏女人。”

    “她对你家少爷做了什么”

    “少爷说她招惹了他的主人。”

    “他的主人是谁”“主人是主人。”

    李寻情问一句眉月回答一句。已经问了好多次,答案都一样。

    看来问不出什么了。

    李寻情收起眼里的魅色,恢复到了温润如玉。

    眉月眼里的痴呆慢慢褪去。

    不一会儿她睁大眼睛看着李寻情。

    李寻情淡淡地一笑:“你醒过来了”

    眉月警惕的点了点头,看到李寻情儒雅慈安的脸庞,眼神疑惑起来。

    她躲在被枯枝遮盖起来的洞内,气味难闻,下体瘙痒。前几天少爷来过之后。给她留下了几天的食物和水,还有一点药,说是让她等着。

    可是天气燥热,山里时不时的有护矿之人巡逻,她也不敢轻易出来。

    这几天下体的瘙痒已经变成了溃烂,出恶臭。

    大腿根部也开始溃烂。站不起来。她知道这就是所谓的脏病。

    她感觉自己快要活不成了,才在晚上爬出了洞,想找个干净的地方了此一生。

    她看着李寻情,想到身上的恶臭,下意识的低下头。

    却现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下身已经不再骚痒,还带着丝丝凉意。

    吃了一惊慌忙试了试,竟然能够起身。

    她更吃惊了,一双眼睛仓惶四顾,现在一个低矮的木屋内。

    搞不清状况,她的眼睛便只管盯着李李寻情看。

    李寻情依然一副浅笑慈安。缓缓的说:“不用吃惊,是不才给姑娘换了衣服上了药。姑娘的病已经深入骨髓,不才只能治根不能治本。刚才不才已经给姑娘吃了药,暂时不会加重。不过姑娘须得十天半个月上一次药,否则又会加重。”

    病虽然没有彻底好,但是可以控制。

    眉月幸喜若狂。

    她之所以想一死了之,是知道得了这种脏病多半是活不了的,就算侥幸活下来少爷一定不会再要她,少爷不要她,活着有什么意思。

    现在有了希望,忙磕头如捣蒜。

    “多谢神医救命之恩,还望神医赐药。”

    她得了那样的病,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这么快就医好了,神医啊。

    李寻情从怀里拿出一个包交给她:“这里有两包药,每隔十天上一次。这种药很难配置,我这里也只有这两包,用完来再来找我。我住在都城,过段时间就回去,姑娘如果有机会去都城,以后需要药可以去醉君楼找李鸨儿。”

    他看着眉月双手拿了药,又说:“姑娘。不才是个游医,医者父母心。对姑娘出手相救是个意外。我不想这事儿被人知道。如果姑娘告诉了别人,包括你的那位少爷,便休想在我这里拿到药。好了,姑娘可以回去休息了。姑娘请。”美女小说 &ot;xinwu799&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