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不要说出去的好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黎员外黎宝山看这个很不起眼的少夫人说话客气,对他尊敬,忙说:“满意满意,这已经很不错了。 少夫人用心了。”

    都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真的没说错。这个外表看起来一点都不配少公的穿着男装娇小的少夫人说话做事儿一点不含糊。

    这从她做出的账本上就能看得出。

    这个新来的管事儿,玉香镇赫赫有名的黎员外颇有领导才能更有管事儿风范,也很能随遇而安,善于观察。这个人选的没错,都说相由心生,此人长的方方正正,应该是为人做事儿有懂规矩。

    颜倾颜浅笑着点了点头:“这样便好。这段时间事儿多。也没顾得上给黎叔配几个跑腿儿的。不过呢后厨有几个打杂送饭的,十几岁,都很机灵。黎叔有事儿只管使唤。“

    说完有意无意的看了眼苟孝孺。

    “苟,相公。别来无恙”

    黎员外先进了隔壁小院,苟孝孺紧随其后。颜倾颜快走几步追上前去,小声问道、

    叫了声苟相公,她觉得有点拗口。不过这个时代人们对秀才以上的有点功名的读书人都叫相公,并没有古言书里写的老公的意思。以前在玉香镇她也是这么叫的,虽然苟大娘纠正了好几几次让她直呼其名或者叫孝孺哥,但是她对有学问的人向来尊重,便一直叫他苟相公偶尔叫声苟大哥。只是那个时候没有别的想法,叫相公并不别扭。但是现在她已嫁作人妇,忽然想起了前世的意思。有点心虚。

    不过相公在前世还有鸭子牛郎的意思。不要想那么多,她及时提醒自己。

    苟孝孺的脚步慢了慢,眼神稍稍一顿,继续抬脚,

    颜倾颜已经看到了他的右腿比左腿短了一截,走路一一跛一跛的。瘦弱的身子随着身体的簸动一摇一晃的。她不知道他的腿怎么会瘸,潜意识的觉得同柳无影有关系。

    苟孝孺似乎没听到颜倾颜的话,有点艰难的右手扶了扶门框,抬起一条腿跨进门槛。

    “苟相公。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你同三小姐成亲了吧”

    她也不知道怎么就问了这么一句。

    苟孝孺身子一僵,一条腿在院内一条腿在门槛外啊,一双眼睛冷冷的看向她,嘴角带着讽刺:“少夫人,您认错人了吧小生根本就不认识少夫人。对了,少夫人该不是看上小生想红杏出墙吧。如果是,还请少夫人高抬贵手,小生不敢。”

    说完在手的支撑下,将另一条腿跨进院内。

    头也不会的一瘸一瘸的走了进去。

    颜倾颜默默的看着他瘦到纸片般的背影,泛起一丝苦涩。

    如果换做以前,在前世,她绝对的会认为这个文弱的书生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可是到了这一世经历了这么多,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便不会那么黑白分明,而是多位换位的去思考。

    不可否认,玉香镇的四年,除了最后离开的那一天。苟孝孺对她是有感情的,感情很浓烈,虽然比不上柳无影,但是绝对自肺腑,从那双闪烁着深情的目光,令人心动的诗词中不难现。这让妹妹颜娇颜十分的羡慕,也让她倍感内疚。她只是将他当作了避风港避难所,并没有投入一丝一毫的真感情,所以后来的生的虽然出乎意料,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她离开之后,因为再次见到了柳无影心情激动,更因为就那么嫁给了沐寒风沮丧。所有的思想精力都用在了怎样见到柳无影怎样维护好那份情感,和怎样应付沐寒风,怎样为以后打算的事情上,而彻底忘了这个苟孝孺。

    忘了柳无影说过的狠话。

    颜倾颜的心情很沉重,与她来说他并没有做错太多,却承受了这么多,看他的眼神虽然冷淡到看不出一点波动,但是她看得出来,一定不单单是腿瘸了这么简单。

    他不认她也好。

    如果被柳无影沐寒风知道他就是那位抛弃了她的酸书生,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待他。

    柳无影也许还不会太计较,毕竟她终于成了他的妹妹,而且他也教训过了。

    沐寒风就不一定会善罢甘休。

    她不知道那天离开后他对他有没有怎样,但是现在如果知道一定不会绕过他。

    因为他有一天在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之后,听到她骂的那句:“禽兽不如”后说了句:“得到本公这么宠幸,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呀。你想啊一个穷酸书生都不要你,而本公要了你。对了,本公都会要的女人,那个酸书生竟然敢不要,难道他比本公的眼光还高,如果以后本公见到他,一定要他好看。”

    这句话让她当时觉得他很卑鄙。他自己根本没看上她好吧,只是在她身上泄报复的快感。而苟孝孺不同,他是喜欢她的,只是在权力金钱面前变了而已,

    两者不可相提并论。

    所以现在在情感方面她是偏向苟孝孺的。他一个已经中了举人的读书人,放弃无量的仕途,随着岳父来这偏僻的矿区做账房先生,一定是因为腿的原因。

    、要不然他就算不再考取进士贡生,也完全可以去衙门做个军师文书之类的文职官员,最不行也可以做个私塾先生。

    很同情他,更有深深地内疚。

    苟孝孺的事儿绝不能说出去,只要没人知道,再过几天她就会回都城。而他会留在矿区做账房先生,以后做学堂的先生。

    但愿他过的好,她心里的愧疚才少一点。

    颜倾颜有点恍惚的带着绿翘回到自己的小屋,爬到床上,。脑子里满满的全是苟孝孺冷冷的眼神,一长一短的腿。

    而黎员外苟孝孺的小院内,黎员外坐在桌前看着手里的账本,苟孝孺则陪着小心垂在在一旁,一条腿踮起来。

    黎员外终于看完了账本,轻轻合起来放在一旁,看着苟孝孺语重心长的说:“贤婿,你要将少夫人的账本好好的再看几遍。以后就照这个样子记账。这个少夫人很不简单,这些账目很详细也很准确,就算矿上以前的账房也没有记得这样好过。少夫人不简单,少公更不简单,他虽然对账目不很了解,但是眼神太毒辣了,老夫听他说起重新开矿的事儿,年纪不大,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筹集到这么多资金,还能铲除了云海这么块正常营运,不简单啊。他手下的那个柳无影也不简单。以后我们做事儿要小心谨慎。”快来看 &ot;songshu5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