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两种恨意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墨童说:“这位是沈小姐。 少夫人还在车里。”

    沈小姐谁啊

    李侍卫不知道,也不好问。只好尴尬的点了点头。

    眼睛便不去看沈凝香,而是盯着颜倾颜的马车恭迎,沈凝香刚才听李侍卫叫了声少夫人,心里一热,差点就要说话,却被讨厌的墨童插了一句。

    现在又看李侍卫墨童的眼睛都盯着颜倾颜的马车,再也不看她一眼。苍白的脸变得惨白了。

    看她气的眼睛都能喷出火来,身后的黎妈轻轻的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生气。

    就看到颜倾颜的车门被打开。李侍卫上前见礼。

    颜倾颜一出车门,就笑盈盈的说:““李侍卫,好久不见,不过看起来很不错啊。吃的穿的住的还好吧,有没有什么不习惯”

    说话语气轻松,悦耳动听。

    少夫人还关心他的吃穿住,李侍卫心里很激动。

    代做矿点管事儿,虽然操心费力,琐碎事不少,但是薪资不少还可以做足当官儿的瘾。

    是件双赢互惠的事儿。

    李侍卫忙说:“承蒙少夫人还想着属下,属下万分感激。这里的一切还好。几个厨娘的手艺也不错。住的也能凑合。”

    这里的一切还算正常。只是有一些调皮捣蛋的小子爱生事儿,不过作为当过侍卫的他来说,小事一碟。以武制人有时候最简单见效。

    “这就好,李侍卫费心了。”

    住的地方收拾好了,李侍卫请大家进屋。他只请了颜倾颜墨童几个,并没有理会沈凝香。

    这倒不是他势利眼,也不是忘了。他是一个非常中规中矩的人。他觉得矿上除了几个厨娘,他对除了颜倾颜之外的女子都有点反感。女子们不在家好好相夫教子,待字闺中的不好好待字闺中,瞎跑什么。

    也因为他从颜倾颜的眼睛里看到了对沈凝香的不满。

    他虽然为人木讷,但是作为吃皇粮的侍卫,观察力还是有的。

    颜倾颜被请进了屋子,上了热茶。

    沈凝香也只好跟了进来。

    “李侍卫,麻烦你将矿点的运作情况介绍介绍。”

    颜倾颜身体不舒服,喝了口热茶,便昏昏欲睡,却是看到沈凝香比她还昏昏欲睡,忽然清醒。

    李侍卫便将矿上的情况说了一遍。

    有一百三十人,四个煤井,分三班倒,每天的采煤量是一千公斤。

    过些天会更多。

    他还没说完,沈凝香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颜倾颜毫不客气的叫醒她:“沈大小姐,现在还不能睡,得好好听着,必要的时候还的记下来,。回去才能如实向公主奶奶汇报。”

    沈凝香心里难受,反胃。恶心。就想睡觉。

    被颜倾颜叫醒,也知道自己必须要记下来,勉强坐直身子。

    就听到门外有人传话:“黎矿管来了。”

    原来,昨天沐寒风就派人前往各个矿点了公告贴子,说矿上请来了矿管,以后全权负责矿区的管理。这几天要来每个矿点视察。顺便让大家认识一下。

    李侍卫忙起身:“请进来,正好少夫人也在。”

    不大一会儿,黎员外带着苟孝孺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黎员外看到颜倾颜上前见过礼,却没有理会沈凝香。

    他在矿管处已经见过沈凝香了,对她也没有多少好感,他也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女子。虽然他自己没有儿子,将三女儿当儿子用。

    “黎矿管来得正好,你陪着李侍卫给沈大小姐讲讲矿点的情况吧。我身体不适需要先休息。”

    说完问李侍卫:“还有闲房么,我去睡一会儿。”

    在车上已经睡了一天。却还是想睡觉。

    李侍卫忙说:“又,已经差人去打扫了,少夫人请稍等片刻。”

    颜倾颜点了点头。

    李侍卫便又开始介绍。

    颜倾颜只陪听,无意中一抬头正好对上了苟孝孺的眼睛。

    充满了怨恨,对上她的,淡定的看着。

    他的级别不够,没有他的座,只能是拿着账本靠墙而立。

    他的腿不好,站着一只脚也惦着,一会儿换个姿势。看的颜倾颜很不是个滋味。

    尤其是对上他那双充满了怨恨的眼神。

    他是苟大娘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苟大娘在世的时候对她似女儿般的好。

    苟大娘知道自己儿子除了读书没有一点别的本事,所以临死之前除了用殷切的目光求她答应做她的儿媳之外,还说以后要她多照顾苟孝孺。

    她也以为她会好好的照顾他,做他的娘子。

    却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刚才还那么困倦,却在对上苟孝孺的眼睛的时候一点困意都没了。

    得找个机会同苟孝孺谈谈,他的积怨太深。容易冲动。

    事情都已过去,她已嫁作人妇,他也已经娶妻。不论谁对谁错。以前恩恩怨怨抛在身后便可。

    苟孝孺看她的眼神那么幽怨,一定是还对她心存怨恨,很深的怨恨。还是不要留在他的视线里的好,免得他看的太久,掩饰不了。

    沐寒风暂且不说,柳无影对她的事儿很敏感,万一被他看出什么来,会害了苟孝孺。

    她慢慢起身,说:“黎叔,李侍卫,。你们谈,我去休息一会儿。”

    便跟着青年男子走出屋子。才刚走出屋子,一抬头又对上了门外守护的游灵。

    看到她,游灵英俊阴沉的脸更阴沉了。

    他狠狠地盯着颜倾颜,恨不得将她撕碎。

    颜倾颜心里一惊,今儿出师不利啊。

    这个游灵的眼神不但充满了仇恨,还裸的毫不掩饰。

    她确定以前从不认识他,他为什么会用如此充满仇恨的眼神

    她真的没有做出杀父夺妻类似的事情呀。心里不明白,也没躲闪,而是用眼神迎战。

    对峙良久。颜倾颜看身后的蓝燕紫燕都保持着警惕之色。开口便问:“你叫游灵以前我们可曾认识,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我得罪过你么”

    游灵阴沉的脸更阴沉了。

    他看了看周围,除了蓝燕紫燕绿翘以外,并无他人。但是肃穆极了、

    想来这个地方被清理戒严了。

    他低头回答颜倾颜的问话:“少夫人,小的只是沈小姐的贴身护卫,哪里敢直视少夫人,小人就这样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可我觉得不对。”颜倾颜直直的盯着游灵的眼神:“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想杀了我,然后碎尸万段。你如实回答,我们知否有仇”

    ”福利 &ot;xinwu799&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