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百七十四章 久违的感觉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看沐寒风重新垂下眼皮,才说:“夫君,刚才你也看到了。 不是为妻找她的麻烦,是她自己找上门来的。夫君,你有没有觉得你很偏心。”

    她说的声音很小,充满了委屈。

    还真会装。分明是将凝香妹妹气的掉眼泪,她还委屈了。

    沐寒风嘴角扯起一丝冷笑:“我怎么偏心了至始至终我可没怎么说话吧”

    听语气不是要惩罚她的意思说,那就大胆的说。

    颜倾颜提着酒壶,帮自己也斟满一杯,端起来一饮而尽。似乎在壮胆。

    然后狠了狠心:“夫君,你真的很偏心。其实你很清楚,为妻从来没去找过你的凝香妹妹,是她三番五次的来挑衅。作为夫君明媒正娶的夫人,沐府的当家主母,如果每次听之任之,岂不是很没面子,很无能。以后那刘美媛蒋温馨什么的还不都见样学样。为妻虽然进府没多久,却现夫君桃花不是一般的旺。府上的三个称得上小姐的都对夫君虎视眈眈。还有那什么雨烟云烟的。夫君,都说妻以夫为荣,打狗还得看主人,就算你同你的凝香妹妹以前怎么情深深意蒙蒙的,都是以前。现在我才是你夫人,她这样没完没了的,如果我不还击,也太窝囊了,夫君啊。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不给为妻讨说法主持公道,竟然说你的凝香妹妹受委屈了。我很失望啊,以后,你也不要碰我我被你折腾的死去活来的,就差被你揉碎吃了,我凭什么呀哦,让你快活的是我,偏心的是别人。我就这么贱那。我不干了。”

    说完自己又满了一杯,仰头喝下。一双眼睛醉意朦胧地透着坚决。。

    她没多少酒量,但是这点也不至于醉。

    只不过她想起了那句借酒撒风,也就是借着酒劲将想说的话说出来,如果事后追问一概不知。

    这是在吃醋还争宠威胁。有意思。

    沐寒风斜着一双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颜倾颜:看来他的夫人还没了解透彻他的脾气,他是最不怕威胁的。

    他端起酒杯把玩着,眼睛红红的看着颜倾颜。

    见她噘着嘴巴,自己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想起她那句死去活来,揉碎了吃下。还别说,很形象,现在他真的有这个打算。

    他的身体瞬间被点燃。忽然很想尝尝那张吧嗒吧嗒的小嘴喝过酒的味道。然后揉碎吃下。

    扯起嘴角邪魅的一笑,伸出长臂将颜倾颜捞了过去放在腿上。低头看着她的眼睛。

    神秘的迷幻的睫毛微微抖动,煽动他的心一收一紧。小腹紧缩,某物爆性的飞弹而出。

    他重重的压下去。

    又来了,颜倾颜可没让他得逞,脑袋很快一偏,身体上顷。

    嘴巴就碰到了他的耳朵。

    张口轻轻含住:“又想好事儿不行。不给个说法不许碰我”

    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看来一点没错。一心想维护小三,却想在她身上找泄、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得逞。

    声音在耳边荡漾,痒痒的麻酥酥的,耳朵被轻轻咬着,一股电流传遍沐寒风的全身。

    他觉得很难受,身体着火了般的。

    也不去管她的抵触,起身将她抱起来扔在床上。

    随即倾身而上。

    “不行,你不给我个说法,不坚决地站在我这边,就不许碰我。去找你凝香妹妹。”

    颜倾颜见他欺身上来,眼疾手快。伸手就搂着他的脖子,一双腿缠着他的腰身。粘糕一样的黏着他。

    沐寒风很着急,心中那一团火越烧越旺。身体的膨胀让他手忙脚乱。可是颜倾颜不配合,他干着急。

    “好好的,松手。”

    他将颜倾颜重重的压在床上,腾出手来,想要强制。

    却现颜倾颜死死的缠着他。

    心里一柔。

    从来都是他主动,现在颜倾颜就这么挂在他身上,如此亲密无间的贴着。

    除了身体的燃烧灼热还有一种从没有用过的温暖。

    仿佛很很久以前那种暖暖的软软的记忆。那种属于娘亲的温暖。

    她的身上有那个他当作娘亲的女人的味道,那么熟悉,那么令人痴迷。

    他再次想起了十年前奶娘死去之后的无数个夜晚,他都是哭醒的。

    心中的燥热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想要紧紧拥抱的温软身躯。他翻身侧躺在床上,同她相对。

    颜倾颜依然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将小脸埋在他的脖子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

    沐寒风竟然睡着了,出了均匀轻微的呼吸。

    什么情况颜倾颜松开手臂,傻傻的看着。

    喝了酒的原因。如此近距离的看着眼前这张帅的一塌糊涂的脸,潜藏在心底的好色本性被开出来。她伸手沿着沐寒风饱满的天庭,。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精雕牌细琢黄金分割的五官慢慢的抚摸而下,一直到坚毅有形的下巴。

    “眉毛好粗好黑。一看就不是善茬。睫毛又粗又硬,心狠手辣。鼻子挺太直有点阴险。这嘴唇么,薄凉,薄情寡义之人。不过这长得也真是好看,。除了我哥,还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可惜跟我不合拍。”

    好好的将他的脸抚摸了一遍,又扭又掐的好好调戏了一遍。

    这才轻轻的吻了吻嘴唇,醉眼迷离的说:“哎,如果不是你那么恨我,一直将我当仇人。其实我们也可以好好相处的。只要让我好好的在府上住几年,等公主奶奶不那么坚决了。你大可以娶你的凝香妹妹。我是懒得管你的。也不想管。可是现在不行,如果你讨厌我,别人就会看不起我,不尊重我。就会想办法排挤我,取代我的位置。如果无法挤掉,就会对我下手。所以,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又伺候了你几年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宠我爱我。让我安安全全。”

    “说真的,你对我的恨真的是莫名其妙毫无根据。我不相信我爹会出卖夏公爷爷公主奶奶,我看到他最后的眼神。无奈惶恐不甘还有期许。所以有机会我会查清楚当年的真想。那时候如果我爹真是卖主求荣,。我会替他承担所有的罪,任你落。如果他是无辜的,你的还他一个清白。”福利 &ot;hongcha866&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