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罪魁祸首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黑夜再次笼罩,颜倾颜睁大一双无神的眼睛盯着屋顶虽然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她却一直盯着。  如果这个时候能看清楚她的样子,就是痴呆。

    其实她早已清醒多时,脑子更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只是满脑子都那个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她的颜娇颜。两人一起成长的片段电影般的回放,不断回放。说实话半个多月了,她还是不能接受妹妹已近走了,不愿面对现实。

    沐寒风外出办事回来多时,看过金玉公主之后走了进来,漆黑的屋子让他觉得窒息般的压抑难受。他站在门槛处犹豫片刻,屋里很久没点灯了,因为颜倾颜看见亮光就会一直闭着眼睛。为了让她有点正常人的反应,睁开眼睛证明还活着,沐寒风让绿翘晚上不要点灯。

    可是这样暗无天日的,给沐寒风的心理造成了一片阴影。

    日日夜夜伺候的绿翘显然已近习惯了,也适应了黑夜。知道沐寒风来了,担心的再次看了颜倾颜一眼就退了出去。她不敢出一点声音,怕沐寒风会随手撕了她。沐寒风的脸实在是太冷了,那种靠近有危险的信息让她决定还是偷偷溜走的好。

    沐寒风也不去管耗子般的溜出门的绿翘,伸开双手让随着他进来的雨烟摸索着更衣之,雨烟有点手忙脚乱的伺候他更完衣服,蹲下身换上家常布鞋,又往已经几乎烧尽的火炉内添了乌金,这才慢慢退出。

    沐寒风眼神好,只适应了一小会儿就看到了颜倾颜依旧睁大着一双死鱼般的眼睛恨不得将屋顶看穿。心里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怒气,这个讨厌的女人真让人心里不舒服,说实话一想到她这个样子,他心里就憋得难受。但是他并没有将怒气泄出来。而是默默地看了一会儿,轻叹一声坐在床头,呼吸有点沉重。

    这些天来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来看看,却很少晚上留下来。他不想面对比活人多了口气的颜倾颜,也不想面对她幽香的身体有任何的反应。他觉得她很矫情。他从小见惯了死亡,刚刚记事起就知道娘亲死了,他很短精神,别人都可怜他,到十几年前爷爷爹娘兄弟姐妹宗族家人在他面前死去,到现在的明争暗斗,死人是很正常的事儿。他觉得颜倾颜有点夸大其词。他虽然现在想起那个很没存在感的小姨子心里也难受也惋惜,但是人死了就死了,死人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应该好好活着为她报仇,这样半死不活的难道要去殉死。那不是正中了歹人的愿了么。

    但是心里总是放不下。他还记得颜娇颜下葬的那天晚上,他看到她丢了魂般的软的似毫无应变能力的婴儿,心里难受。见将她抱在怀里想安慰安慰,可是她软绵绵的身体,烫的脸颊,无助的茫然的样子让他他的身体比平时还难以控制的有了反应,他想将她好好的疼爱一番,将她的柔弱全都吸走。可是他知道那样做是卑鄙的,虽然他是想给她一点力量,温暖,却是有那种想法总归是龌龊的,那天他很费力的在冷水里泡了一个时辰才让自己体内的邪火降了下去。所以这些天他并没有太多接近她,免得然让她觉得他乘人之危。

    不过这么多天了,颜倾颜的样子很让他担心。坐在床头,看着她小脸瘦了一圈,心里似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般的的,呼吸都有点堵塞。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没烧也不冷,身体没问题,还是心病。

    他忽然觉得无能为力了,面对这个女人现在这个样子,打不是骂也不是。安慰的话他可说不出来,可是就算能说出来估计也没多少作用。这些天来奶奶师父师兄走马灯般的轮流上场,她还是这样。

    想了想,他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问:“你想随你妹妹去”

    颜倾颜还是直直地盯着屋顶,似乎没听见。却在心里无声的回答:我倒是想随她去可是去不了啊,要死也得先替她报仇。我要是现在死了妹妹岂不白死了。而且妹妹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她活着,不但要活着要替她报仇,还要替她做一件事儿,只是这件儿做起来有点难度,这些天纠结了很久。

    颜倾颜心里回答沐寒风的问题,很久没说话了,不想说也有点说不出来。

    沐寒风被她的沉默气的抓狂,用沉默对峙了一会儿,伸手狠狠的将她从厚重的被窝里拽了起来。狠狠地摇晃片刻,感觉她似没有骨肉的布袋。再摇下去,说不定会散了。这才停下动作盯着她的眼睛,恨恨的说:“颜倾颜,你死了一个妹妹就这样半死不活的,那我沐寒风是不是早就该死了。我沐府二百零八口人。我的祖父祖母,姨祖母,叔伯姑婶,姐妹兄弟。哪一个不是至亲,可我活下来了,活的好好的。我要重振沐家,我要沐家子孙满堂。如果我死了,还有什么沐家你要是想死忙,为夫成全你。也省的一天到晚的面对半个死人。”

    颜倾颜已经被摇得昏天黑地的来,感觉身体已经四分五裂了,魂也跑了。双眼无神的盯着他黑夜中熠熠光的眼睛,当它是招魂的灯。思维集中了很久才身心合一。

    回想了一遍他刚才的话,他说的很轻巧,她同他能相提并论么。

    他是朝廷重臣,御封的国公。他的祖上积累了半国的财富。沐府出事儿,那是皇权同财权的较量,是出于政治目的。死多少人那是残酷的政治斗争。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老百姓,爹娘已经因为沐家而死,现在妹妹也死了。她知道还是沐家连累了她。如果不是同沐家有瓜葛,她怎么会来到沐府,妹妹怎么会丢弃性命。

    想到这些,怒火燃烧,她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沐寒风。对,就是这个该死的渣男。他才是让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是杀人的刽子手。想当年如果不是他快被饿死了,如果不娘心软,就不会去沐府当奶娘。如果娘不去沐府当奶娘,爹也就不去去沐府,爹娘都不去沐府,就不会有李株儿,没有李株儿,就没有颜娇颜,没有颜娇颜,就没有现在的事儿生。而且如果爹娘不去沐府,怎么会双双丧命,她同妹妹又怎么能同沐府有任何的关系。添加 &ot;songshu566&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