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早有渴望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夜深人静,雨还在不停的下着,颜倾颜身子重感觉很累,躺在床上摸着肚子感受着宝贝不规矩的胎动,不一会儿就出了轻微的呼吸。

    纱帘外的绿翘却睁开了眼睛,自从看到了屋顶上的影子,每天晚上她也只有在小姐没睡着之前稍微眯一会儿。柳少爷让她做小姐的贴身丫鬟时说得很清楚,就是让她好好保护她伺候她,可是小姐已经遇到了无数次的危险,她并没有起到保护的作用。她觉得自己很失职,对不起柳少爷的信任。

    她的眼睛不时的的盯着屋顶,耳朵竖起听着外面的动静。雨滴很有规律的落在屋顶,滴滴答答的。

    突然头顶响起炸雷似的声音:“出去。”

    她吓得都差点蹦跳起来,一声惊呼没来得及出,就半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好半天才回过神,慌忙跳下床,摸黑出了门,顺手关好。

    一出门就靠在墙上捂着胸口,长处一口气声嘟囔一句:我的妈呀,柳少爷还让她保护小姐呢、她哪儿有的那个本事。别人先且不说,这姑爷就跟地上钻出来天上降下来凭空冒出来般的。

    颜倾颜睡得正香呢,忽然听到绿翘那边有点动静,猛的就睁开了眼睛。也许是因为肚子里有了宝贝,她很警觉,但是凭感觉不危险,果然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清冽的味道,心里一松。轻轻地问了声:“夫君你回来了。”

    接到他的信,她已经隐隐的感觉今晚上他会回来。只不过因为下着连阴雨,觉得还需要几天。

    沐寒风磁性的低沉声音在屋里响起:“刚回来,夫人可好。”

    说这话时,沐寒风的心情是非常激动地。出去了将近五个月后时间他明白了一件事,这个讨厌的女人已经在他心里扎了根,不管他承认不承认,心里的根每天都会深一点。挠的他的心总是痒痒的偶尔还有点小痛,

    白天还好说,忙一忙就过去了最难熬的还是晚上。他会觉得夜很漫长,一个人睡着很孤独。他曾尝试着学师兄夏辰宇,找个干净的女人解解压,悲哀的现功能又回到了从前,就要算他怎么酝酿都无济于事。

    他苦苦的思考这个问题,以前他们都说他这个病叫做不能人事,作为一个四肢达雄壮的男人,他很自卑,这么难言之隐只有选择冷酷来掩饰。可是自从那个从小就讨厌的女人嫁进沐府,他知道他根本没病,不但没病,还很骁勇。他曾经将自己的时间同墙根听来的师兄夏辰宇的时间比较,略胜一筹。

    可是为什么这种能力只有在颜倾颜身上才能挥得淋漓尽致,难不成这颜倾颜不但是他的克星,还是他的良药。

    良药,良药苦口,所以才那么讨厌她。

    说起讨厌,便想起了讨厌的原因,这才现从小到大,脑子里的女人除了那位温柔的声音和很好听的奶娘之外,只有这个颜倾颜。从他记事起,很小,他不知道当时自己的样子,只记得她穿着小碎花袄,梳着朝天髻,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润润的小嘴。其实那那时候很孤独的他总是想靠近她,却是她无限的躲避。

    他甚至越来越清楚地记得每一次他真心靠近,她明显躲避,让他气恼的恨不得撕碎她的心情。

    他还记得那一年在颜家洼,当时已经年过十六岁的他无意中看到了诱人的美好的光洁后背,一种最原始的感觉驱使他靠近她,想要让自己火热的心跳缓慢下来,他觉得自己快要被点燃了。快要被烧毁了。

    可是她却见洪水猛兽般的。满眼都是敌意恨意还透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他的心火瞬间被浇灭,他狠狠地掐着她的脖子,直到她的眼睛几乎泛白才停了下来。以后他见到都会想起那双充满了恨意的眼神,便回她更冷的。

    那种刻意的躲避敌意很挫伤他,看到他同师兄有说有笑配合默契,觉得自己应该很让讨厌,所以听到奶奶要将她许配给他,他当时就坚决反对,后来反对无效,又亲自威胁。

    可是她真的悄然离去,也让他前牵肠挂肚了很久。

    这种状况直到遇到了凝香妹妹才有了改善,凝香妹妹美丽端庄,柔弱可人,在他面前从来是双目含情柔声细语笑颦如花。这让他心里暖暖的,找到了融化的源泉。

    渐渐地淡忘了颜倾颜。也忘了婚约之事。

    可当他满怀热情向奶奶提出要娶凝香妹妹的时候,奶奶断然回绝。还提出了很苛刻的条件。

    身不由己,违心的找到了颜倾颜。

    其实当时看到颜倾颜被苟孝儒同那位三小姐当街羞辱,他是怒火中烧的。

    虽然他不想娶她,却不想别人这么羞辱她。所以他惩罚了那个羞辱她的狗男女。

    娶了颜倾颜,他以为他会很讨厌她很排斥她,所以用自己的手段给她警告,却没想到讨厌她的人,却被她的身体点燃。

    直到现在有了时间好好回想,才恍然现其实他对这个女人的渴望从小就开始了,只是小时候自视太高,长大一点自尊太强,才用冷傲对她。

    而他对常常挂在嘴上的卖主求荣的那个家奴,他的亲爹也不是恨之入骨,只是想用来警告她。

    当时的情况他也看见了,疑点重重,颜倾颜说的也许都对,她的爹也是被人利用惨遭杀害的。

    她的爹娘也真的都是因为沐家才死的。

    这样无眠的夜里,他一遍一遍的回想起过去,想拥有她的满足惬意欢愉,竟然现那么想她,还想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跟她小时候一样呢

    清楚了心里的感觉,结束了乌金矿,造纸坊,绣坊的巡查,早早赶了回来。

    到了家门口,阻止了家人的禀告,自己悄悄地回到牡丹园。

    一进屋,紧绷的迫切的心放松下来,踏实温馨。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颜倾颜慢慢的起身点亮油灯,看到了沐寒风神一般的脸上那一抹风尘。

    下床亲自打来洗脸水,泡了杯茶。

    “肚子这么大。还动,真是奇怪。”快来看 &ot;hongcha866&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