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命运相连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沐寒风站在屋里,感受着颜倾颜来来回回很不灵便走动带来的震撼。  看到她的肚子鼓起来像口锅似的,很惊奇的走来怀抱着用手去摸。

    夏天穿的少,孩子已经七个多月正好动。就感觉肚子骨碌碌的的滚动,似乎里面的小生命在同他打招呼。

    他满眼惊讶,一双深邃的眼睛孩子般的透着满满的求知欲。

    颜倾颜娇羞的扭动身子:“一个小人儿在肚子里能不大么,他都七个多月了自然要活动活动手脚。夫君,鞍马劳顿的,先洗把脸。喝口热茶。”

    也许是因为有了孩子,被抱在怀里安稳踏实极了。也有点小享受,她的头便很撒娇的靠在他胸前。

    沐寒风嘴角一扯,竟然透出致命的温柔:“不喝茶,不洗脸。”

    就这样抱着摸着肚皮,样子像极了想要得到糖块邀宠的孩子。

    颜倾颜心底一柔,这是沐寒风第一次这样。

    下意识的反手摸了摸他的脸:“好好,不洗。不喝。站着吧。”

    颜倾颜柔软的身体,暖暖的清香,鼓鼓的肚子,甜腻腻的呼吸让沐寒风痴迷,他的嘴唇热乎乎的触碰到了肉呼呼的耳垂,轻轻地咬上去,肥而不腻的红烧肉般的。

    他一点一点的舔舐品尝。

    痒痒的,颜倾颜缩了缩脖子,娇嗔道:“可大着肚子呢,不能引诱。”

    沐寒风沙哑着声音:“没引诱,解馋呢。”

    “夫君,我脚肿了站不久。先睡了,你真的喝口茶洗把脸。乖,”

    一声乖,几乎让沐寒风崩溃。

    他这么着急回来,还在下雨天,还一改以往的冷酷,这么温柔,足以说明他目前为止对于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渴望的是重视的。

    这让她感觉很暖,有了孩子,随着孩子在肚子里一天天长大,她的想法也慢慢改变。

    以前她是不会考虑沐寒风的对她的态度的,好与不好她以后总是要走的。所以对于他晚上热似火白天冷若冰霜习以为常,也并不在意。男人么,就是下半身动物。晚上是野兽白天就当是禽兽。

    但是现在她会以沐寒风的态度判断孩子的未来。

    “为夫送你上床。”沐寒风双手一用力,轻轻抱起她,放在床上。

    一向有洁癖的他匆匆的擦了把脸,喝了口茶。也上床躺在她身边。

    两人相拥而眠。

    沐寒风的身体火一般地滚烫,呼吸沉重。

    他极力压抑,却不想松开怀中之人。

    倒让知道一点点孕期常识的颜倾颜实在于心不忍。

    心慈悲,手脚嘴并用,还稍微的配合了一点,才将那熊熊烈火降了下去。累的她气喘吁吁,散架了。

    沐寒风心满意足,压抑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满足,虽然没有以前那样酣畅,却已经很满足了。

    他轻轻地搂着颜倾颜,附在耳边说了声:“夫人辛苦了,改天一定好好回报。”

    “不要。”

    颜倾颜窝在他怀中,闭上眼睛,忽然想起了什么。又猛地睁开双眼,说:“对了夫君,黄婆有东西放在我这里,公主奶奶说交给你。”

    这才将金玉公主被招进宫中已经两月有余的事情说给他听,还说了黄婆,毕掌柜的事情。然后再点上油灯下了床。

    弯腰从床底下拿出木盒,打开包袱。

    沐寒风并不知道奶奶被请进宫陪伴太皇太后,听颜倾颜这么一说,脸色凝重起来。

    虽然不是朝中忠臣,也有机会经常被皇上召见,也时常会同各权臣打交道。,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联想到外出的几个月,先是蒙不谦被军令牌召回,接着是夏辰宇被以平阳来了特使有要事需要定夺被找回,最后柳无影也差点被召回。

    这是有预谋的。

    他看着颜倾颜解开包袱。

    却看到她只解开包袱就停了下来,看着他说:“夫君,黄婆说盒子里的东西很重要,是夏公亲自交给她的。让她务必保存。如果他自己不去取,以后有机会交给公主奶奶或者夫君。黄婆保管了十二年,我想一定是关乎沐府的,为妻就不要看了,夫君自己看就好。”

    一副避嫌的样子。

    沐寒风盯着盒子,说:“夫人,你是我沐寒风的夫人,你我命运相连。打开看看是什么。”

    这么信任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沐寒风说得对,现在不管有没有危险,他同她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命运相连。

    她很快地用火将封口处的腊烤的融化一些,又用小刀开封。

    打开一看,两封书信。,一个画着奇怪符号的铜牌。

    什么东西。

    两人对视一眼。

    沐寒风拿起其中一封信,颜倾颜走了过去坐进他怀中。

    这是一两份协议,是关于大凉国同赤丹国交好,十年内不开战的协议。一式两份,都有签字,一份上签着夏国公的名字还有手印,一份签着赤丹国相掌管赤丹国兵马的袁大宏的名字也有手印。

    十年内不开战。

    这个条约沐寒风不知道,似乎也没听皇上提起过,倒是听说那赤丹国不时骚扰边境。

    沐寒风皱着眉头,又拿起另一封。感觉到怀中颜倾颜不安的扭动,还低头吻了吻她的头。

    这一封只是手稿,也是写给那袁大宏的。信是一般的问候,也传递了很多的相思挂念之情。,看起来也就是一般的友人。

    两人看罢书信,不是很明白什么意思。

    沐寒风又拿起铜牌,仔细的查看鬼画符一般的符号,看来看去,看不出一点眉目。

    看不明白,颜倾颜便脑洞大开,联想起武侠小说里的桥段。

    “夫君,你说这两封信是不是说沐府十二年前被冤枉的原因。这鬼符是不是什么令牌”

    沐寒风也正这么想着。

    他拿起盒子,又仔细的左看右看,终于看出盒子的侧面有一条很细的裂缝。用刀子别开,里面还有一字条。

    也是夏国公的亲笔、

    说那份协议已经写好,但是还没有来上报皇上就遇到了强大的阻碍。有人或许会用它做手脚。而那份传达情义的,是写在鉴定合约之后。

    “这是说夏公已经同那位国相大人签订了停战协议,却被人阻止上报皇上。而他在签订了协议之后,给袁大宏写了封书信。这封书信有可能成为他通敌叛国的罪证。”美女小说 &ot;hongcha866&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