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也不能这么一直忍着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怡人没说沈凝香是怎样害颜倾颜的,苟孝儒也不敢太多过问。  怕她起疑心。

    不过

    套出了这么多,苟孝儒有了打算。

    他用充满感情的声音说:“怡人妹妹,虽然你我是初次打交道,但是相谈甚欢,小生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来都城了,想住上几天到处看看,如果怡人妹妹有空的话,小生想请你帮忙挑选几块布料,带给矿上的朱大夫,他是小生的恩人。”

    被这样一位儒雅的男子邀请,对于从来看着沈凝香脸色生存的怡人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福利。

    她想都没想,更不顾女子该有的矜持,满口答应。

    苟孝儒彬彬有礼的亲自送怡人出了客栈,还买了一支精致新颖的钗送给她说是作为见面礼。

    男子送女子钗可还、是有寓意的,怡人心里明白却没有拒绝。

    她拿着钗脚步轻盈满脸笑意的走了,心里满满的全是喜悦。这个时代男子娶妾找外室很正常,作为一个卑贱的生活在压抑苦难之中的丫鬟能被人娶走,哪怕只是小妾也是一种解脱。

    而身后的苟孝儒,一双温润中透着犀利的眼睛露出一丝冷冷的笑。

    就算是不能亲手替倾颜报仇,害了倾颜的人也不要好过。

    在都城逗留了十天时间,怡人有三天抽空出来陪他几乎逛遍了都城所有的大街小巷。苟孝儒作为黎矿管的女婿,早已不是以前的穷酸书生了。黎矿管当初为了安抚他,给他一笔不少的安抚金。这一年多来又在乌金矿忙碌,薪酬也不低。

    他也已经看透了人生并不太看重金钱,出手也大方。

    不但请怡人好吃好喝,还给她扯了上好的布料,买了几样像样的饰。胭脂水粉,还给她的家人也买了东西托邮差送过去。

    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怡人自是感觉踏在云彩上般的轻飘飘的。苟孝儒走的那一天又请她去客栈小坐。还准备了酒菜。

    怡人平时那有机会喝酒,自然不胜酒力,几杯酒下肚,便双眼迷离。

    苟孝儒便说:“怡人妹妹,你我如此情投意合,小生难以舍弃。如果怡人妹妹不嫌弃小生已有妻室,不如就委屈作小生的侧室。小生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保你吃香喝辣衣食无忧还是能做到的。”

    怡人眼圈一红也不顾羞耻,低头:“苟先生能看得起奴婢是奴婢的福气,奴婢也想早早脱离为奴为婢的日子。可是我家小姐不会放过我的。”

    苟孝儒很惊讶的说:“你已经十七八岁,早已到了离府出嫁的年纪。难不成她不要你嫁人,以后要将你送给沐少公做妾可是她现在都还没当上少夫人呢吧”

    怡人很有情绪的说:“她就是当上少夫人也不会让奴婢伺候少公的。如果她真让奴婢去,奴婢也就离死不远了。”

    怡人对沐寒风的占有欲有多强,作为贴身丫鬟她最清楚。她能对沐寒风明媒正娶的少夫人一次次狠下杀手,她一个小丫鬟那里敢动那个念头。就是现在被她折磨的全身是伤。她些天她大着胆子找各种借口出来陪苟孝儒还不知道回去后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苟孝儒更加吃惊,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怡人妹妹不可瞎说。你人这么好怎么会混得这么差。看那沈大小姐端庄贤淑的,怎么会对贴身丫鬟这么刻薄。要不小生请四少爷去说说,帮你赎身出来。”

    怡人又是感动又是恐慌,她也是喝了点酒,就将不该说的说了出来:“苟先生错了,我家小姐才不是算端庄贤淑呢。她不知道有多心狠手辣荒淫无耻。奴婢告诉你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她的野心大着呢,挤走害死少夫人才是第一步,后面才是当上少夫人,接手乌金矿,好像还有什么更重要的。奴婢跟了她这么多年,知道的太多,她怎么会放奴婢走呢。苟先生,你是好人,只可惜怡人没福气。苟先生对怡人的情意怡人感激不尽。”

    怡人说完脸面呈现失落之色,做沈凝香的丫鬟时间越久,心里就越害怕,现在只要听到沈凝香的声音她便心惊肉跳。即使她早已不敢对沐寒风有什么非分之想,对沈凝香唯唯诺诺唯命是从。也知道自己迟早要将这条命还给她。稍有差错,她的小命连同全家老小的命都岌岌可危。

    虽然喝了几杯酒,说了不该说的。心里多少还是清楚的。

    苟孝儒脸上浮现出暖暖的笑意,柔声安慰:“怡人,其实你也不用这么害怕她。既然你知道她这么多,她一定怕你说出去,不敢招惹你。”

    怡人苦笑一声:“她才不怕呢,奴婢同奴婢一家人的性命都在她手里呢。她想要奴婢死奴婢就的死,。想要奴婢做什么奴婢就的做什么。比如她想要少夫人死,就的奴婢去传话做帮凶。”

    苟孝儒看着她说:“那你就让黎妈多帮帮你。你家小姐看起来很看重黎妈。”

    “黎妈”怡人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黎妈比怡人还可怜呢。她就是厉王府的一条狗,如果不好好叫的话。她的儿子,就再也见不到了。苟先生,这事儿你也知道就好了,不要乱说、黎妈的儿子可是她的命根子,嘿嘿,不过也是是人质是肉票。”

    “儿子”

    苟孝儒心里一顿,他记得过完年岳丈黎矿管从都城回到矿上,翁婿二人一起喝酒。

    那晚,喝多了的黎矿管曾经看着他说:小子,老子以后不用看你小子的脸色了。老子有儿子。就在都城,老子以后的家业有儿子继承。

    当时他以为他是喝醉了。现在一联想,他那位风流的岳丈有可能早就同黎妈有一腿,还有个儿子。被沈凝香做了人质。

    这么一想,就上前轻轻揽过怡人,柔声道:“怡人妹妹,小生自小家境贫寒,总是听说大户人家的丫鬟都是我们不敢高攀的。小生还以为做丫鬟很舒坦,有吃有穿,以后还能找个好人家。没想到你这么惨,不过也不要太伤心。那沈大小姐她也是人,她做的太过分了,我们也不是一定要忍。不敢同她真的硬碰硬,也可以用别的方法,总是不能让她这么欺负你、你也是人,是女人,以后的嫁人生子。”

    这么感人肺腑。

    怡人第一次依偎在男子的怀中,热血沸腾激情澎湃。

    她扬起脸庞,一双被雾气氤氲的双眼痴痴地看着苟孝儒弱弱的问:“可是奴婢只是个丫鬟,不忍又能怎样呢,”福利 &ot;songshu566&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