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不会是会情郎了吧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听沐寒风声音冷下来,沈凝香也不敢再说什么,却还是不满的说:“寒风哥哥你就是偏心,那颜倾颜打了我一个巴掌你都不给我主持公道,寒风哥哥,你是不是已经变心了,现在寒风哥哥的心里只有那个颜倾颜同小劫,没有凝香了。  ”

    她说的很悲切,黎妈都有点伤感。

    沐寒风顿了顿,才说:“凝香不要多想,寒风哥哥怎么会偏向她呢。你知道娶你为妻是寒风哥哥少年时的梦想,现在好不容易实现了。再等两天,就两天,好了,我先走了,早点休息。”

    沐寒风说完话就走出了屋子,黎妈都听出了迫不及待想离开的敷衍,忙躲在耳房旁。

    等到沐寒风走出了香园,她才进了屋子,看到沈凝香双目含泪,眼神痴迷,心里一紧,小声问:“小姐,主公他怎么说,主人他可以来府上么”

    沈凝香因为沐寒风的离去心里正烦恼着,没好气的冲着她喊:“问问问,就知道问,问什么呀。”

    、黎妈低头等了一会儿才说:“小姐,是主人问,主人等着回话呢。”

    沈凝香瞪着眼睛看了黎妈一会儿,她还是知道利害的,才说:“寒风哥哥说可以,明儿我就去告诉司马管家那个老奴才,让他写帖子。”

    黎妈说:“老身这就去告诉主人。”

    还没出门,忽然听沈凝香问:黎妈,怡人那个死蹄子呢

    黎妈忙说:“不知道啊,中午好像还看见她了。”

    沈凝香想了想:“没有啊,中午我去凤至园就没看见她。你说那个小蹄子该不会是跟着那个野汉子私奔了吧”

    黎妈吓得忙看了看屋外了,小声说:“小姐不可瞎猜疑。怡人多少年都没怎么出过府门了,偷野汉子也得有时间才行吧,她一定是有事儿,等她回来我们好好问问。”

    沈凝香哼了一声:“等问清楚了看我不剥了她的皮。”

    黎妈想了想,说:“小姐,有句话老身想对小姐说说。这怡人好歹跟了小姐这么多年,以后些小姐能不能看在她伺候了您这么多年的份上,手下留情。她好歹是个女儿家,留下伤以后不好。”

    沈凝香眼睛一瞪:“黎妈,做好你分内的事儿就好,本夫人的事儿不用你操心。”

    黎妈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一直到她回来点上油灯才看到怡人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沈凝香噌的起身去了屋外站在回廊上冷眼看着。;

    、小心翼翼的走进院子的怡人猛地抬头,看见沈凝香吓的一个激灵。忙上前:“奴婢见过小姐,。

    沈凝香柳眉一竖:“说,死蹄子,去哪儿了,是不是会野汉子去了”

    怡人脸一红,心想沈凝香怎么能说出这样粗俗的话来,不过还真被她说中了,她就是去会苟孝儒苟先生了。虽然现在还没名分,不过他可不是什么野汉子,是她以后要嫁的人。当然这事儿不敢说出来,说出来她可就没命了,苟孝儒也会被牵连的。

    她低着头蚊子般的说:“回小姐,奴婢是去外面的济世堂医病了”

    沈凝香向前走了两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医什么病好好地又不会死去医什么病”

    怡人声音更小了:“奴婢腰疼肚子疼,大夫说是伤太多,血郁结造成的,如果不及时医治会引起内伤。伤及肝脏脾。大夫建议针灸,奴婢害怕伤及肝脏,便等着呢。”

    这些都是苟孝儒告诉她的,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对付过去。

    沈凝香心里一虚,她不知道这些病。自然也就不知道她说的对不对了,但是有一点是对的,就是怡人身上伤太多。这可都是她的杰作。

    她第一次没有在这么生气的情况下追究,也没有动手。而是径直进了屋子。

    、黎妈松了口气,小声嘱咐:“快去给小姐倒杯茶。”

    怡人知道她的意思是让她去讨好讨好。点了点头跟了进去。很快到了杯茶:“小姐请喝茶。奴婢该死,因为害怕小姐不答应,所以自作主张。”

    沈凝香破天荒的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看着她轻轻叹了口气:“今儿的事儿本夫人就不计较了,不过从明儿开始。你的寸步不离的跟着,如有差错,后果自负。好了你们都去睡吧。不用伺候了。”

    黎妈怡人对视一眼,一起告退,。、

    出了门怡人还不敢相信的小声问黎妈:“小姐今没事儿吧,该不会是少公来哄高兴了”

    黎妈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盯着她的脸看了很久突然小声提问:“怡人,老实交代。今儿出去是不是会情郎了”

    依然的脸刷的一下就爆红了,她忙捂着黎妈的嘴嘴巴,紧张的小声说“黎妈你怎么,也,也跟着瞎说啊,我就是去看病,那里是会什么情郎我哪儿有情郎。”

    黎妈扒开她的手扑哧一笑:“紧张什么黎妈随口说说的,不过黎妈觉得今儿你很不对劲,你看看你这脸红扑扑的,眼睛都比平时亮。”

    怡人下意识的摸了摸脸:“真的么”

    被看出来了难道自己真像苟先生说的没一点城府,什么事儿都摆在脸上见她惊慌。

    黎妈狡黠的抿抿嘴一笑:“黎妈说对了吧。给黎妈说说,是不是有人了,要是有了,黎妈去帮你看看,如果真能配得上我们怡人,黎妈找人给你保媒。不,黎妈亲自去。”

    怡人正想点头,忽然想起苟孝儒的话:这事儿千万不能说出去,谁都不能说。万一说出来被沈凝香知道了,说不定会被拆散。她可不想同苟先生分开。

    忙佯装羞涩的低下头去,害羞说:“黎妈尽取笑我,就怡人这样的,一年到头出不了几次门,就是想,也没这个机会啊。黎妈,你不是说以后要给我找了好人家么,我可指望你呢。”、

    黎妈看不出来真假,知道她不会说实话,更清楚她撒谎的本事也不高。

    也不去继续追究,也都是当笑话说的,真的有了也不由她们。沈凝香不答应,哪里也去不了。

    拉着她回房休息。关注 &ot;songshu566&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