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 重重危险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哦。  ”颜倾颜已经明白了,怡人一定同苟孝儒有关系,却没有说穿。因为黎矿管带着苟孝儒来乌金矿,并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是翁婿关系,除了很少数的人知道外,别人根本就不知道。沈凝香那时候只是来看看,并没有苟孝儒同颜倾颜说了会子话,便告辞去了客院准备同黎矿管一起吃席聚会,然后回去自己的小院。已经见过颜倾颜,说了该说的话,他的心里亮堂多了。

    说起来也是他因为念念不忘与颜倾颜的那段情,也因为心底为颜倾颜抱不平。想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小报复。这三年虽然一直在蓄谋,也渐渐实施。但是终归是明白人,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哪里能动得了沐寒风,就是沈凝香也只不过让怡人动动手脚,提醒提醒沐寒风而已。其实有时候他自己都绝望了,却是不甘心。

    现在颜倾颜好好地,他也就不必再替她报仇了,也可以放下以前满心的仇恨,安心地回家生个孩子给苟家续香火了。娘还在世的时候就总是念叨孙子,如果她不是走的那么早,他同颜倾颜应该早已成亲,孩子都有了。看来古人说的对,缘分天注定,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怎么也得不到、

    他有在账本上做了手脚,这跟盗贼没有两样。他从来没想到事情暴露了有好结果。他没想到的是颜倾颜说让他只要将账目改回来,或者另写一个就好,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她是沐府的当家主母,账目好不好清楚不清楚是她说了算。

    他脚步轻快起来,走得快了,就看得出腿上的毛病,一瘸一拐的,让颜倾颜心里顿生内疚。

    目送他离开之后,她并没有着急回去。在原地徘徊,她的将这件事情捋一捋再说:苟孝儒一介儒生,都已经失去了为官的机会,却还会被云王所利用。苟孝儒说云王对他不错,一点架子没有,每次来都城都会请他吃饭,只为了打听一下乌金矿的产量收入。可见此人多么善于笼络人心,对乌金矿是多么的虎视眈眈。除了云王,还有一个隐藏在暗中没现身的厉王。已经逐步浮出水水面。这两人一明一暗,都不是平地卧的虎。这从皇上明知身边的人威胁自己的龙位,却还带在身边就可以说明问题。

    不是功高盖主就是权倾朝野动不得。

    所以现在沐寒风的担子很重,危险也很大。想想看,沐寒风现在可是南征兵马大元帅,据说可以调动大凉国一半的兵马,地位仅次于皇上同兵部尚书。她不懂这些官职,但是可以想到皇上如果是除了皇上还兼职军委主席的话,兵部尚书应该就是副主席,南征大元帅应该就是最大军区的司令员或者也是第二副主席吧。

    而且沐寒风不止是有兵权,还有钱。他的钱现在也许可以供应国库所需,以后那可是会比皇上还有钱。

    有兵权有钱,如果云王厉王真的想谋取江山,还不得拉拢他,拉拢不成肯定的除去他。现在看情况显然不是拉拢的问题,而是谋取。只是不清楚他们是想先除去他再谋取呢,还是直接谋取。如果是前者不但沐寒风危险,儿子小劫也有危险。因为小劫现在可是沐寒风唯一的儿子,嫡长子,爵位理所当然的世袭者,沐府未来的主人。

    想想沐寒风将要遇到的各种危险,她忽然很心焦,很想马上见到他,确定他是安全的。还想顺便提个醒。

    想法还很迫切,她转身想去香园。沐寒风去香园见沈凝香的六叔了。沐寒风可是威胁她晚上必须将他从香园带回去。

    才转身,就看见不远处怡人满脸疑惑的看着她,眼角还瞄一眼苟孝儒消失的地方。

    她对怡人没多少好感,这丫头以前看她都带着藐视,也对妹妹颜娇颜很不友善。不过据说现在好了很多,听沐寒风说好像还有点可以利用的意思。

    现在要稳着沈凝香,自然也不能动怡人。

    看了她一眼:“怎么了怡人”

    她的眼里除了疑惑还有一点点的嫉恨,最起码颜倾颜看出了这么一点。

    怡人低头:“少夫人,刚才那人可是乌金矿的苟先生。”

    她都认出了苟孝儒,应该是已经很久了。

    联想起她眼里的一抹嫉妒,还有苟孝儒竟然知道沈凝香对她不利。淡淡地说:“是啊,乌金矿的账本是他记的,有点问题,正好碰见了问一问。怎么有事儿”

    怡人眼里闪过一丝释然,虽然很短很快,颜倾颜还是看了出来。

    她小声说:“没什么事儿,奴婢有什么事儿。奴婢就是以前跟着我家小姐去过乌金矿,见过苟先生,猛的看见他在府上,有点不确认。、”

    颜倾颜嘴角带上一抹笑意,缓缓地向前走,边走边说:“你看的真准,就是苟先生,他这次也随着黎矿管来帮忙。,说起来他可是个人才,既是学堂的先生,又是乌金矿的账房。他同黎矿管可是亲戚,要不然这样的人才,还真难找。我都忘了,他是黎矿管的什么亲戚来着。”

    听颜倾颜夸奖苟孝儒,怡人心里高兴,比夸奖她自己还高兴。

    刚才她本来是牢记着苟孝儒的话,要将沈凝香的动态有意无意的暴露颜倾颜。或者沐寒风。她选择了颜倾颜,毕竟她是沈凝香的丫鬟。冒然对沐寒风说这些。了,有点冒险。沐寒风喜欢沈凝香,她很早以前就亲眼目睹的。听颜倾颜说要去客院,找了来。,

    没想到竟然看到了颜倾颜同苟孝儒在一起。

    两人谈了很长时间,虽然听不清楚,却看到苟孝儒眼里流露出的是一种饱含情意的东西,而颜倾颜也和颜悦色的,还陪着笑脸,似乎在刻意讨好。

    她的心底一沉。

    苟孝儒是她认识的第一个男子,也是她的男人。在她眼里,他是这世上最好的最优秀的男人,就是主公沐寒风也比不上。所以她觉得少夫人有点不守妇道想要动她的苟先生念头的意思。听明白了只是问一问账目的事儿。放心下来。、她这两天跟着沈凝香寸步不离,自然知道颜倾颜同沈凝香再查账,更更知道乌金矿的账本就是苟孝儒在记。、

    她跟着颜倾颜走,心里高兴,顺着颜倾颜的话:“少夫人,是黎矿管的三女婿。”福利 &ot;songshu566&ot;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